證實大法的歷程(上)


【明慧網2003年12月26日】

一、進京證實大法

我是一名教師。2000年9月下旬,我看到了《江××推卸不了的歷史責任》的真象材料,我是大法中的一粒子,面對無端的迫害,不能等閒視之,我要討個公道,在10月1日那天,我毅然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車,進京證實大法。

10月2日我到了北京,天安門廣場布滿了警車,我遇見許多大法弟子,他們告訴我,10月1日那天天安門廣場上到處都是大法弟子,大家採取各種方式正法,有打橫幅的、有煉功的、有高聲背誦《洪吟》《論語》的。武警、警察用大巴士、警車把大法弟子一批批抓走,送到各地關押。我碰到一些陸續進京的同修,大家商量等人更多一些時再上天安門廣場,那樣能形成更好的氛圍,如果人少一下就被抓走了,不能更好的達到證實法的目的。我們風餐露宿的等待時機,餓了吃一點自備的乾糧,有的學員沒錢買食物,一天只吃一小塊地瓜,夜晚就撿一塊紙殼或塑料布鋪在商店的門口水泥地上及地下通道棲身。正如師父在《強制改變不了人心》中講的,「修煉者堅定的正念超越一切人的認識,超越一切人心,是常人永遠都無法理解的,同時也無法被常人改變,因為人是改變不了覺者的。」

10月5日,我準備去天安門廣場證實法,遺憾的是走在地下通道被警察抓捕,隨即被送到派出所,裏面已經關了很多大法弟子,大家齊聲背誦《洪吟》《論語》毫無懼色。因為從10月1日開始,北京市各區看守所全部押滿了全國各地進京的大法弟子,北京近郊順義、昌平、大興、密雲等各縣看守所也都人滿為患,我們被送往懷柔縣關押,一路上背誦經文,還向押送我們的士兵洪法,大法弟子的誦經聲、正法之聲響徹雲霄。在順義的看守所裏,我們被迫拍照、編號、被脫光衣服強迫搜身後送到各個牢房,惡警對抵制迫害的學員揪頭髮拳打腳踢,用電棍猛擊,我們面對殘酷迫害開始絕食抗議。我們監室內編號303(因大法弟子不報姓名,他們就給編號)和另兩名同修被警察和犯人強行拖走,很長時間他們才被送回來,只見她們面龐青紫、腫大,頭髮凌亂,衣服不但被強行浸水濕淋淋的,還澆上犯人的尿,牢房裏一下子充滿了尿騷味,我們趕快幫她們換下衣服用冷水沖了沖,放在水泥炕上。邪惡的女警看到後立即衝進來對六十多歲的老人高聲謾罵,又是一頓拳腳,還把衣服扔到地上。一位老年同修祥和的說:「姑娘,你不讓我們放,我就用身體烘乾它。」說完就把一件濕衣服穿在身上,我拿起一條襯褲貼在腿上,大家把所有的濕衣服都穿在身上,女警見此情景灰溜溜的走了。雖然我們不知彼此的姓名,也不知都來自何方,但我們的心是相連的,目的是一致的,我們的心聲是:法輪大法好!

幾天後我被押回家鄉看守所關押,開始了看守所的證實大法的歷程。

二、看守所證實大法

走過看守所一道道大鐵門,在監號裏看到很多因進京證實法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大家面帶微笑心態祥和,坦然面對所發生的一切。第一次提審因我怕牽連單位,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被提審時有很多地方不在法上。在學法中,在與同修的交流中我很快認識到了,境界提高了,面對第二次提審我本性的一面出來正法,邪惡及被操縱的人被我的正念所震懾,旁邊的一名警察說:「科長,到底是你倆誰審誰呀?」最後給我定了個頑固分子,審我的警察匆匆離去了。我和大家每天開始堅持學法煉功。一天,我想起在火車上聽到廣播對10月1日大法弟子在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的誣蔑報導,我覺得有責任把自己所看到的、聽到的真象寫出來讓世人知道。我提筆寫出了在北京的那幾天見聞,其他同修積極配合抄寫很多份,準備寄給不同階層的人,讓他們知道真象,因大家在看守所裏開創的環境較好,這些信很快的傳出去了,包括我的同事、學生都看到了。聽外面的同修說,這些信對講清真象揭露邪惡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10月下旬看到《窒息邪惡》這篇經文,我們悟到應該緊密配合窒息邪惡。我們決定每天早7點、午12點、晚5點圍坐一圈背九遍《窒息邪惡》,我們都盤著腿結印集中精力地背誦。當時我們還不能明確的知道是在發正念,只知道這樣做是清除邪惡的一種方式。警察被我們的舉動驚呆了,來了好幾個人,繞了好幾圈離開了。開始時邪惡干擾很嚴重,大多數人身體出現不舒服狀態,有時背法腦子一片空白,我們沒有退縮,大家相互鼓勵堅持除惡,這些干擾很快被我們堅定的正念消除了,大家感到身體非常輕鬆,我在夢中看到了我們在另外空間除惡的景象。

師父在《理性》一文中說:「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這就是在建立覺者的威德。」我們面對管教,向她洪法,講清真象。我們還給我們的親屬、同事、政府有關領導寫了很多封信,通過各種渠道送出去使更多的人明白法輪大法好的真象,對揭露邪惡起到了積極的作用。外面的同修運用一切智慧把新經文和明慧文章送到我們手中,我們整體配合不斷的破除邪惡勢力的安排,為此有位同修畫了一幅「外面的心」與「獄中的心」緊相通的畫。

一天深夜,突然又有幾十名同修被抓進看守所,原因是各個派出所警察拿著師父的照片到各個大法弟子家讓踩師父的照片、罵師父、往照片上吐口水才不抓,否則一律抓進看守所他們才能安心過年,大法弟子絕不配合邪惡,有的只穿著襯衣,有一位六十多歲的老人用大被裹著強行扔上車,有的被拖出家門。幾十人被抓上警車,邪惡瘋狂迫害,大法弟子心如磐石,各個監號都有大法弟子證實大法,犯人們也都知道了大法「真、善、忍」。

三、勞教所證實大法

1、獄中背法

由於我進京證實大法,堅定修煉,被非法判勞教二年。剛進勞教所,她們便對我進行瘋狂洗腦,由於心裏有執著,多日不讓睡覺,使我精神恍惚,被邪惡鑽了空子,我從一個非常堅定的大法弟子走向了邪悟。後來看到經文《建議》,我認識到了自己的嚴重錯誤,給自己給大法帶來了很大的損失,我便和一大批走過彎路的同修在勞教所發表聲明:順從邪惡所寫的材料一律作廢,重新回到正法中。她們便對我進行嚴管,我被送入由很壞的刑事犯做包夾的嚴管班,這裏的一切都是全封閉的,大小便全在屋裏,門被擋上了布簾,飯量也被限制,最初飯菜由誤入歧途者和刑事犯抬上來,後來堅定的大法學員越來越多,她們只好讓我們堅定的大法弟子先去吃飯,不許我們和誤入歧途者或動搖者接觸,邪惡之徒密切監視我們的一舉一動,我們的一個眼神,一個舉拳都令邪惡膽寒(註﹕舉拳是我們獄中大法弟子相互鼓勵對方的一種手勢)。

大法是指導我們提高的唯一保證,我們只有多背法才能識破一切邪惡的陰謀詭計,否定邪惡勢力的安排。我們憑藉著記憶相互背法聽。我們的屋四面都有監控,還有幾名包夾時刻在看著我們,在這樣的環境中最初大家學法受到很大限制,不是被報告就是警察來干擾,大家配合一致開創環境。無論多難我們都要用法來改變這一切,有時同修傳來的經文我們就分別背誦,開始背法很慢,我記得師父在《再認識》中說:「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法指導我調整心態,我有了很大的突破,雜念干擾少了,去掉了急心,背法快了。有的同修識字少,年齡大,背法慢,我就主動教她們一句一句的背,我很注意自己的語氣、善心與耐心,鼓勵她們背法,在這麼邪惡的環境中,我們堅持正信的難度是可想而知的。我們是一個整體,我們的正念場越強邪惡才不敢侵犯。儘管邪惡極力的封鎖,總是以安檢為藉口無理搜查我們的衣物,其目的就是搜查經文,我們總是在師父的保護下得到新經文。

如果大家一齊背就面臨著沒等背下來經文就被收走的局面,因為我年輕大家就推薦我先背,等我背會了再教她們背,在微弱的燈光下,我常常是一隻眼閉著一隻眼睜著才能看清。警察巡視時,我要保持沉穩的心態。在背《大法堅不可摧》時,不斷的巡視,我才背了一點,大半宿了,眼看快天亮了,拿著手裏熱乎乎的經文,我很希望快點背下來,但我知道不能執著。突然,經文上的幾句法打入了我的腦中,我一下就記住了,我流淚了。我感到是法背後的佛道神看到了我們要學法的心,是師父看到了我們學法的心,在幫我快點記住啊。我背法的速度越來越快,我知道是大法開啟了我的智慧,同時也需要我做更多的事。白天背法我早已突破,晚上背法干擾還很大。一天晚上我正背得很投入時,忽聽床頭有腳步聲,心裏一驚,馬上抬頭看看,沒有人巡視,我意識到這是另外空間魔的干擾,我想:有師父保護,不怕,誰也干擾不了我背大法,我繼續背法,同時用正念鏟除另外空間的邪惡。我背得很入神,感覺不到它的干擾,兩晚上後,這種現象消失了。《北美巡迴講法》這部法很長,同修分部傳給我們屋,可是背這部法時,邪惡干擾很大,我全身發燒,噁心難受,我用正念清除,心想決不能讓它影響我背法的速度,很快我就把這部法背下來了,流利地給大家背法聽。

不斷的背法,認識也不斷的提高,在那樣邪惡的環境我已經會背一百多篇經文了,就是這偉大的佛法指導我們衝破一道又一道魔關。

(待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