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獄中證實法二三事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28日】

一、正念闖魔關

一次,因為做一件證實大法講真相的事,我被惡警抓進了公安局。這是一夥非常毒辣的惡警,它們先是哄、騙、套(聊天式的)我,想從我嘴裏知道它們想要知道的事情,我識破了它們的鬼計,沉著地一一應對。後來它們達不到目的,就撕下虛偽的畫皮,把我反背雙手,扣在鐵椅子上,嘴裏罵著世界上最難聽的污言穢語,用手揪我的頭髮,用拳頭往上顛我的下頜,使我上下牙齒被顛得直響。我知道它們瘋狂了,甚麼卑鄙的事情都能幹出來,於是我就發正念,並請求師父加持我闖魔關。只見惡警掄起手臂,大巴掌就「啪啪」打在我的臉上,然而我的臉沒有一點疼痛的感覺,只感到一股涼風,倒是惡警的手震疼了。然後它用擦桌子的抹布雙折起來抽我的臉,惡警邊罵邊打,我的臉不紅也不腫,這要是常人的臉早就被打變形了,我知道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替我承受了。

它們看我甚麼也不說,氣得像瘋了一樣圍著我坐的鐵椅子暴跳著。接著又換了一招,開始用結實的塑料袋套在我的頭上並繫緊,一點也不透氣,一會塑料袋裏的空氣就被我吸完,裏面只有我呼出的二氧化碳了。這時根本就喘不上來氣,塑料袋還牢牢的糊緊了我的鼻子、嘴上,憋得我眼球只往出鼓,可我的主意識非常清醒,我眼睛隔著塑料袋看著惡警,正念清除它背後操控它的邪惡,不允許它迫害大法弟子。當我憋暈過去後,它隨即摘下套在我頭上的塑料袋,用冷水潑在我的臉上,把我潑醒,我大口大口的喘吸著,它們就這樣反覆的折磨我,我還是甚麼都不說。

惡警們又換招了,它們買來芥茉油往我鼻子裏灌,一部份芥茉油流進了我的食道裏,一部份流出來淌在我衣服的前胸上,惡警看到芥茉油沒有全部灌進去,就氣急敗壞地用一隻手抬起我的下頜往鼻子裏灌,另一隻手拿髒抹布捂住我的鼻子,不讓我喘氣,不讓芥茉油流出來。我和惡警對峙著,此時此刻,我的心裏沒有一絲怨恨,只有對它們的悲憐之心,它們多可憐啊,多可悲啊,它們無知的在毀滅著自己。師父啊,它們把我灌死了,可能我就這樣走了;灌不死,只要有一口氣,我就要把您安排修煉的路走到底。這時芥茉油從上顎流入咽喉,奇蹟出現了,我的舌頭嘗到的芥茉油不是平時辛辣滋味,卻是陣陣清新的甜味,芥茉油流到食道、流到胃裏、芥茉油所流之處我感覺非常清楚。我知道是偉大的師父又用法身加持保護我,惡警見我不是被嗆辣得鼻涕眼淚一起流的狀態時,奇怪的叨咕著:「怎麼回事呢,芥茉油是假的吧?」對另一個警察說:「你試試?」那個警察嚇的連連擺手後退。辛辣的芥茉油對一個常人來說不用從鼻子往裏灌,就是聞一下,立刻就會嗆得流眼淚,根本受不了。可是我們大法弟子正念強,心在法上的時候,真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那樣:「柳暗花明又一村」。惡警們問我:「李洪志是誰?!」我用無比崇敬的心情告訴他說:「是我師父」。它們又嘲笑的說:「你都在這遭罪呢,還你師父呢,你要罵你師父馬上放你。」我平靜的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我決不會罵我師父的。」

就這樣,惡警們把我幾天幾夜的反銬在鐵椅子上審訊,不讓睡覺,不給飯吃,不給水喝,不讓上廁所,反覆打罵折磨我,可是絲毫不能動搖我對師父的堅信、對法的堅信,我向他們洪法、勸善。惡警對我審訊過程中,我還出現了很多超常的狀態,這不是用人類的語言能敘述清楚的。法輪大法的神奇、玄奧、超常只有大法弟子才能體會到。正如師父在《博大》中講的:「而他博大精深的內涵只有修煉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層次中才能體悟和展現出來,才能真正看到法是甚麼。」在慈悲偉大的師父加持保護下,惡警以失敗結束了審訊。

二、佛光普照

在看守所裏,開始我們監室的環境很不好,管教每天都罵罵咧咧的,看誰不順眼就打,我們室內一個大法弟子被踢得尿血,「小白龍」開皮是常事(就是用白塑料管打人時皮膚打不壞,皮下的肉能打爛了)。管教讓犯人看著大法弟子,不許盤腿,不許立掌,否則,就不許犯人放風(犯人暫短的曬太陽時間)。犯人們因此死死的看著我們,這裏是殺人、放火、搶劫、詐騙、小偷等各類罪犯聚惡的地方。長時間的關押使他們原本就不好的人品變得更加惡劣。

我們大法弟子用法輪大法的法理嚴格要求自己,正一切不正的,用我們的真誠與善良來感動他們。如:我們強勞時幹的是用手拿抹布擦便池的髒活,而洗碗、擦鋪的乾淨活讓給其他犯人幹,有的殺人犯被釘位時(腳鐐鎖在板鋪的鐵環上),我們給他們打水洗臉,端屎端尿。我們抓緊一切機會給他們講「法輪大法好」和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象,給他們解釋關於天安門自焚、4.25事件等各種疑問,給他們講善待大法弟子得福報,迫害大法弟子的人遭惡報,只有法輪大法才能救度眾生,不反對大法會有美好的未來。

我們還根據不同的對像結合科學、醫學、寓言、歷史故事給他們洪法,使犯人們看到大法弟子根本不像電視裏說的那樣,她們的內心發生了正的變化。我們的正念正行,使環境變了,一個迫害大法弟子、不敬大法師父的號長被判刑送走了,另一個對大法有善念的並對大法弟子好的犯人被選為新的號長。一天晚上,新號長做了個夢,夢中有人說:「你用最高的水平寫一篇大法好的文章就會出獄」,她把這個奇怪的夢講給全號的人聽。我們都鼓勵她給單位領導寫一封在大法啟迪下對自己問題認識的一封信。她在信中一段寫道:「當我被冤枉送到監獄中,真是心灰意冷,厭倦惡世時,是法輪大法弟子真善忍的高尚行為打動了我,使我看到了生命的希望……」這封信由一個被釋放的大法弟子帶出去轉交給了她單位的有關領導。奇蹟發生了,三天後她被釋放了。這一下震驚了號裏的犯人,她們真的看到了不反對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就有好報的真實事例,號裏的犯人喃喃的說:「真是大法顯靈了!」從此對我們的態度真的改變了。

後來我們又選了一個對大法有正確認識的人為號長,她為我們學法、發正念提供了很多方便,有時號長和我們一起背法。越來越多的犯人清醒了,有望了,就連殺人犯都有了正念,並表示如果她出去後一定學法煉功。由於她擺正了位置,不僅沒被判死刑,反而得到了從寬的量刑(我出獄後看望了她的親人,他也接受了大法真相)。一個平時罵大法弟子、欺負人的詐騙犯生病了,疼痛得直哭,一些犯人偷偷的高興她遭報應了,沒有人管她。她以前也沒少欺負我,這時我用慈悲的心對她,我向管教要來熱水給她暖胃,並安慰她,還黑白天的照顧她,她非常感動。我告訴她:「是我的師父和大法教我這樣做的,你就感謝我慈悲的師父和法輪大法吧。」她病情好轉後要學煉功,我就用一個躲過監視器的辦法教她煉功。

要講的太多了,不能一一例舉,真是師父在《轉法輪》「能量場」中講的那樣:「佛光普照,禮義圓明」。法輪大法的洪大、慈悲,救度著一切眾生。大法弟子真善忍的言行譜寫了一曲曲證實法的可歌可泣的篇章。

三、以法為師否定邪惡

通過我們證實法,看守所的環境雖變好,但環境變好不是我們的目的,我們要破除邪惡,走出看守所。師父在《理性》經文中寫道:「有學員說,為了證實法都到拘留所、被勞教、判刑才是最好的修煉。學員們哪不是這樣啊,走出來用各種方式證實法是偉大的行為,但決不等於非被邪惡所抓走……」。2000年8月明慧編輯部發表的文章──《走出來的目的是為了證實大法》中談到:「監牢是邪惡勢力用來鎮壓大法、迫害大法弟子修煉的罪惡場所。警車不是法船,監牢不是廟,勞教所不是修煉的環境,這些更不是大法弟子藉以提高的必要。」

於是我們大法弟子悟到,應該發正念衝破邪惡勢力的束縛,不能走它們安排的看守所、勞教所的道路,我們應該堂堂正正的回歸社會,完成助師正法、救度世人的史前洪願。其中有兩個同修卻認為去勞教所也沒有甚麼,到那裏也有要修的地方,可以提高。當時我很為他們那順從邪惡勢力安排的想法難過,但又說服不了他們。我們每天整點發正念,清除邪惡勢力,破除它們的安排,我們要堅定的走師父給安排的修煉之路。幾個月後,我和家人沒有寫任何配合惡人的文字材料,堂堂正正走出了看守所。我對大法堅如磐石的言行折服了惡警,令他們對我刮目相看,還說了些佩服的話。那兩個同修卻順應了邪惡勢力的安排,都被送去勞教了。

出獄後我又投入了助師正法的洪流中,利用自身的有利環境,堂堂正正的講真象,看到一個個世人明白法輪大法好的真象,醒悟了,我心中無比欣慰。回想起來,我還有許多證實法的事情沒有做到位,但我會以法為師,做得更好,成為一個無愧於師、無愧於法的合格的宇宙保衛者。

以上個人所悟,層次有限,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