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正念 摧毀牢獄的邪惡之場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6月26日】我於2001年5月份被惡人關進了一個所謂「學習班」(洗腦班),這個洗腦班實際是座監獄,關了許多刑事犯。大法弟子被分散關在各個犯人倉裏,每天由三個犯人輪流監視著,不允許我們煉功和相互交談,我們和犯人一樣點名、排隊、勞動。每天都會有一個大法學員被叫到辦公室裏,由幾個猶大對大法學員灌輸邪悟的東西來洗腦。堅定的大法弟子被告知將被無休止地關押下去。

這是一個人性被扭曲的地方。許多犯人都跟我講,他們一進來時就嚇得全身發抖,警察、保安、犯人頭們可以任意打人、罵人,每一個新被關押進來的幾乎都要遭到老犯人的毒打和勒索,整個監獄被一個邪惡的場籠罩著。在這個邪惡的場裏,人性中善的一面被徹底壓制,惡的一面卻被盡情放縱。許多新犯人剛來時被人打和勒索,後來又去拼命打和敲詐比他後來的人。惡人們為了迫害我們,給每一個監視我們的犯人每月減8天刑期,但若他們不制止我們煉功交流,將會取消減刑。因此很多犯人監視我們時格外賣力,而我們由於心性沒有提高,一時無法突破這種困境,以致在被關押的第一年竟無法煉功,在一起交流也只能偷偷的來。不過大家還是慢慢成熟起來。

記得最開始的幾個月,我向犯人講真相很費力,他們總是冷嘲熱諷。直到有一天在工廠裏幹活,一個犯人頭為一件小事當眾毒打另一個犯人,工廠裏幾百人全都麻木地看著,只有我大喊了一聲:「不許打人!」一下子竟喚起了很多人的正義感,幾乎所有犯人都喊「不許打人!」嚇得那個犯人頭急忙離開。從那以後,每當有管教、保安、犯人頭打人時,就會有大法弟子首先站出來制止,從而使那些惡人不得不有所收斂,犯人們對大法弟子的印象也改變了。許多人跟我說,是法輪功弟子給這裏帶來了正氣。再給他們講真相時就有很多人願意聽了,甚至有人要跟著我們煉功,對我們的監視也逐漸放鬆了。

到了2002年5月,有一天我正在背師父的經文《道法》,突然悟到這一年來我們都在默認邪惡對我們的迫害,一直都在消極承受。於是我和別的同修一起商量不再幹活、點名,而且要公開煉功。第二天要點名幹活時我們都不去,惡警們氣得暴跳如雷,先是恐嚇,後又叫人來強拖。大法弟子都不為所動,並嚴厲指出他們這樣關押我們是違法的。惡人們心虛了,被正氣壓住了,也不敢為難我們了。我們又在房間裏公開煉功,犯人們也不敢干擾了,而警察們也裝做沒看見。但沒過多久換了一個新隊長,有一天他上樓巡視正看見我在打坐,就瘋了一樣衝進來,把我從床上拉了下來。我當時對他大聲說道:「你想幹甚麼,難道你要殺人嗎?」那惡警一下被鎮住了,不再敢跟我說話,卻大聲訓斥那個負責監視我的犯人,並聲稱要加他的刑期。我當時產生一念,這個犯人沒有錯,不應該受到任何懲罰,於是我對那惡警說:「這與他何干,他有甚麼權力干涉我煉功?希望你不要為難他。」那惡警只好悻悻而去,而那個犯人果然未受任何懲罰。

由於環境寬鬆了,我們每天除了學法煉功外,每天發正念8─10次,有的同修每天發正念十幾次,每次二十分鐘或更長。隨著大量的邪惡被銷毀,我們這十幾位大法弟子相繼被一一釋放,而那個邪惡的場也被慢慢摧毀,最壞的幾個惡警被莫名其妙地調走了,打人及敲詐新犯人的事也沒有了。許多老犯人都感覺不可思議,最壞的幾個犯人頭也都因一些原因被撤了,以致都變得很老實,犯人們也都願意聽我們講真相,而不再相信報紙電視上的虛假報導和誹謗大法的言論,並且在親朋好友來探視他們時,還向親朋講真相。

到了2003年5月份,只剩下我和另外幾位大法弟子還被關在裏面。有一天,我在發正念時突然悟到我該主動出擊了。悟到這我當時滿臉是淚,想止都止不住。於是我就給610辦公室寫了一封信,指出它們關押我們大法弟子是犯法的,在信最後我寫到:「如果你們不放我,我也不想求你們,不過我要送你們一個忠告:不要再為惡了,要知道善惡到頭終有報,人不報天報,如果你們還不悔改的話,上天的報應就會降臨到你們頭上。」這封信交上去的第二天,它們就放了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