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誰也操控不了


【明慧網2003年11月14日】今年,610惡徒在我家搜出大量資料後,將我綁架到邪惡之處圍住我,不讓我睡覺,我就用眼睛牢牢地盯住它們的眼睛發正念,一刻也不放鬆。它們還企圖用煙頭燙我的臉,用手挖我的眼睛,在我的正念下絲毫沒有得逞,反而使它們難受不堪,叫苦不迭。同時,我還立掌發正念。後來,由於始終不與邪惡配合,現在已堂堂正正回家。

一進看守所,我就開始絕食,並且每天要求放我回家。邪惡之徒偽善地說,你絕食我們有很多辦法。為保證你不死,灌。當我放下生死、沒有任何所求之心決定絕食時,感覺到師父就在我身邊看著我。此時,我動了一念:「配合你們就是配合邪惡,你們劫持我就是犯罪。人這空間我讓你也不安寧,另外空間我就清除邪惡。」看守所的管教不敢走近我呆的房間。就逼犯人打我,不打就懲罰犯人。犯人也很苦惱:「它們都拿你沒辦法,拿我們出氣。不打你,我們就要戴手銬,罰站,不准睡覺,多幹活。看你是法輪功,我們下不了手。」我心裏堅定地發正念,平心靜氣地對犯人講:「我保證你們不會受罰。你看他們總說第二天給我灌食,到時候總記不起來。」這次,犯人只被罰站二分鐘。我在絕食過程中也有經驗教訓。一次,在絕食中我動了一念,想喝一點水的念頭,結果立刻被拉出去灌食。

絕食到第五天左右,人很難受,衝過去後就鬆快多了,第八天左右感覺身體不需要吃了。但是天熱口乾舌燥,舌苔像米粒,嘴唇一層層掉皮。十幾天後感覺舌頭、口可以不喝水了。在這期間感覺有時在生死線上掙扎,度日如年。但天冷熱、痛癢感覺沒有了。在另外空間我看到自己霞光萬丈,威力無比。人的空間體會到蕩盡妄念後一念的威力。

在被關押地,我想為甚麼這裏最邪惡?一方面,是這裏的惡警,另一方面,這裏關押的都是涉毒人員、偷搶騙殺,甚麼都幹。每個人身上的業力都很大。所以,邪惡才能在這裏生存,才能利用這塊地方迫害大法弟子。當我一進去,就感覺壓力很大。突然動了一念:「清除它。」我個人體會,一旦寫了決裂,另外空間的邪惡就找到了操控此學員的理由。一旦該學員主意識放鬆,邪惡就會趁虛而入。

我的經歷使我深深體會到: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誰也操控不了。邪惡甚麼也不是。救我們的唯一的只有師父。寄託於常人的官有多大、關係有多廣、用錢買回家等只會適得其反。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