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得法疾病除 仗義執言流離苦


【明慧網2003年11月7日】我原來是一個多種疾病纏身的人,是師父,是大法救了我。我過去患有肺結核、肺化膿症、肝炎、腦三叉神經痛等疾病。尤其是肺結核,我曾大口吐血,吐過後全身發抖,很長時間才能過去這樣的狀態,我被折磨得痛苦難忍。常年要用各種藥物支撐著瘦弱的身體。特別是95年我大兒子遇車禍身亡,我的精神和身體更承受不住這種痛苦折磨與打擊,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

在1996年5月2日,我喜得大法。通過學法煉功我的心裏開朗了,身體好轉了,從此我堅定了信心,一定要按照師父期望的和大法要求的去做,我從得法到現在一片藥也沒吃,而各種疾病竟神奇般地不見了,我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就在我身心受益如獲新生的時候,99年7月20日,江××竟下令不讓修煉法輪功。當時我心裏真的是不服。心想:師父教我們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標準提高我們的心性,做甚麼事情要先考慮別人,先他後我,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做一個好人中的好人,一個更好的人,哪錯了?!

就在這一天,我們大法學員到省委去上訪,說明情況,要求煉功。那天,很早靠近省委大門的路邊就站滿了大法學員,我們六人一行都坐在地上,邊上留有人行道,那場面真是令人難忘。等到8點多左右,省委非但沒有人出面接待我們這些上訪者,卻調集來了幾十輛大客車和大批的警察,他們從前邊一排開始抓起人來,對上年紀的和弱小就倆個警察拽一個,年輕人和身體好的,就3、4個警察抬起來往車上扔,有的離車門遠,往上扔時撞到車門框上被反彈出很遠摔在地上,根本不管人的死活。當時我心裏特別難過,這哪像是人民警察呀?!簡直就是一群惡徒,後來才知道,不只是我們這裏出現了這種情況,而是全國性的。

俗話說:得民心者得天下。可中國這個邪惡之首根本不考慮民心、民意。正像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講的那樣:「在政治鬥爭中養成的妒嫉心,養成的人與人之間互相整人的這套東西,使其失去了理智,甚麼都容忍不了。心眼小得不行,慾望大得不行,膽子小得不行,妒嫉心大得不行。」他一看這麼多人煉法輪功,比共產黨人數還多,這還了得。沒有任何手續和程序就他自己隨心所欲說了一個X教,就定下來了,緊接著利用他的權力,要全國各大媒體、報社、電台、電視台外交等就開始造謠、誣蔑、栽贓、陷害等一些流氓手段大肆宣傳。公、檢、法就隨便抓人、打人、判刑勞教等各種殘酷的迫害。

為了證實大法,為師父討回清白,我在2000年4月30日與另兩位大法同修去了天安門,因那天是「五一節」放假,人特別多。在廣場中間一塊空地上我們三人一字排開在那裏打坐。有倆個年青人給我們照像,隨即惡警和警車就到了,把倆年輕人也抓上了警車,把膠卷給拉出來,倆個年輕人嚇得直哭。

我們到了省駐京公安辦事處,那裏的惡警就讓我們把錢都拿出來,說這裏呆一宿180元,還有飯費,往回送你們的臥鋪票等。我們說:不坐臥鋪。他說:送你們的人得坐。臨走時給我們戴上了手銬,我說:還用戴手銬嗎?他說:必須戴。我都快70歲的人了,只為自己的信仰、為師父、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就被當成敵人一樣對待,心裏真不服,但為了大法忍吧。說是給我們買臥鋪收了700塊錢,純屬是騙人,我們被銬在一起,坐在臥鋪車箱的地板上靠著呆了一宿。

一到了當地派出所,那的惡警就暴跳如雷指著我罵:你這個老不死的,還穿一件西裝,不好好在家呆著上甚麼北京呀?因為去北京,我被關押了15天。我也就上了黑名單,成了重點人物。街道、派出所經常到我家騷擾。特別是2002年3月5日電視插播後邪惡「610」、惡警瘋狂抓捕大法弟子。尤其是上了黑名單的他們更是不放過,為了避免惡徒的騷擾我被迫搬到別的地方住,有家不能回。

四年多來,這個邪惡之首江××為了實現他所說的,所謂幾個月就消滅掉法輪功,而專門成立了「610」辦公室。那個為了討好江××,一心向上爬的羅幹與其狼狽為奸。他們動用了大量國家資源,動用公、檢、法、軍、警、特等國家機器,對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學員進行殘酷迫害,多少人家破人亡、流離失所、妻離子散,多少人被迫害致死、致殘。

為了制止在中國對法輪功這種殘酷迫害,營救正在遭受殘酷迫害和折磨的同修,海外大法弟子以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酷刑罪起訴邪惡之首江××和其幫兇羅幹等人。這也是我們全世界大法弟子共同的心願,希望國際法庭為我們伸張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