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岳陽平江縣城關鎮惡人幾年來對我的迫害

【明慧網2003年10月18日】我於1999年6月有緣得法。學法前我是個抽煙37年的老煙民,曾多次戒煙沒有成功。學法後我聽同修說只要你有學法的心,自然會不抽煙。果然如此,學法不到一個月《轉法輪》只看了七講,煙就徹底戒了,這使我對大法堅信無疑。從這以後我更是感到大法的神奇與威德。我得法太晚,加之文化低,主要靠同修的幫助。99年7月邪惡之首江澤民操縱公、檢、法及邪惡610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由於經濟困難加之年老等原因,我沒有履行我的義務與責任──進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只好在家認真學法煉功修心性。儘管如此,城關鎮有關部門的惡人陳展、吳佳樂等為了趁此機會圖名圖利,對我綁架、敲詐、勒索。由於我無任何經濟來源,它們在我身上榨不出油水,所以在短短的一年多內,先後六次將我非法綁架關進看守所進行迫害,而每次都是開著警車闖進家裏抓的。

第一次是2000年3月7日,城關鎮的有關人員非法闖入我家將我抓上車帶到敬老院洗腦班,朱XX一連幾天強迫我放棄對「真善忍」大法的信仰,這次有幾十名大法弟子被綁架。惡徒並要求每人交300元現金,由於我家十分困難沒有錢,洗腦班結束後將我扣留到晚上12點多鐘。回家不到兩天城關派出所一行四人,又闖入我家手持電筒樓上樓下四處搜查,一無所獲,欲想搬實物,見破爛不堪無從下手,突然發現了電視機,連忙去搬時,我說這電視機是我兒子的,只值100元錢,你們想要就拿去吧!他們見只值100元的破機子沒搬,無可奈何,錢沒有、東西破爛不堪,只好將我拉上警車帶走。正在這時,我突然全身不好受想吐,因此他們才將我放回家。

第二次綁架是2000年5月17日,我坐在家中看書,又是城關鎮朱XX與吳家樂,還有司機開著警車闖進我家,二話沒說將我手中的《轉法輪》搶去將我的寶書往灶裏扔。我連忙上前搶回寶書抱在胸前,他們見我如此堅定氣急敗壞地將我抓上警車帶到拘留所,兩小時後,將我非法關進看守所,這次我被非法關押35天。

第三次是同年6月,邪惡的朱XX一行3人,用同樣的方式闖我家搶書、抄家,再次將我綁架至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多月。

第四次是同年9月,城關鎮惡人陳展、吳家樂一行6人氣勢洶洶地闖進我家,樓上樓下四處搜查,搶走我的《轉法輪》。當時我非常氣憤,對這種非法行為無法再忍下去了,儘管如此,我還是牢記師父的告誡用平靜的心態語氣對他們說:你們拿走我的書請好好保管,這筆賬到時我會找你們算的。他們說我態度不好,將我綁架非法關押在看守所20多天。

第五次是同年11月22日。城關鎮的大女兒見我多次被綁架,身心遭迫害,自理不便,十分痛心,只好將我接回她家調養。不料喪盡人性的吳佳樂、陳展見多次綁架後無法敲詐我的錢財,不甘心就此罷休再次帶著街道有關人員闖進我女兒家將我再次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50多天。我回家後,他們又威脅我的女兒要我女兒看守我,否則就封她的家。

第六次是時隔不久的一天,我想城關鎮太過份了,為甚麼如此無理欺壓我這位只為修煉真善忍,做好人的老太太,這樣我還能生存下去嗎?還有安寧之日嗎?我沒有做錯一點事,修煉大法祛病健身做一個身心健康、道德高尚的好人沒有錯,他們不能這樣無止盡地迫害我!再這樣下去我無法在這個家中呆下去了,我要出去流浪不能連累女兒們!於是我隨即去了國安大隊對他們說出我的心裏話。他們見我這樣,便吼道:「不能走」我說:兩年來你們多次對非法綁架、關押、迫害致使我身體消瘦虛弱,經濟危機,我無法在城關生存下去了。腿長在我身上,有理走遍天下!」說完我就回家了。沒想到,他們不但不反省兩年來對我這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老太太身上都做了些甚麼,應該如何妥善考慮我的問題悔改自己的罪過,反而變本加厲地迫害我,當晚邪惡之徒陳展、吳佳樂帶領大約8人闖入我家抄家,後將我綁架至看守所非法關押50多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