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婆被多次劫持迫害的經歷

【明慧網2003年10月24日】我98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99年12月24日和幾個同修準備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在火車站我們剛走近車門,就被便衣警察攔住押到派出所關一天,當天下午7點被抄家,然後被送進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

2000年2月16日法院要審判一個大法弟子,我想去旁聽,結果還沒走到法院門口就被公安非法抓去看守所關押一個月。

2001年元月7日凌晨一點多,幾個公安闖進住宅非法抄家,又把我抓去派出所關了一夜。

2001年9月28日我有事回了老家,當晚公安來威逼我的家人,逼他們打電話要我馬上回來,說如果不回他們就開車去,費用由我支付。29日我回到家,他們就把我送進收容所的「法制學習班」實為「洗腦班」,和犯人關在一起,犯人每天交6塊錢伙食費,我們大法弟子每天卻交25塊。一直把我關了四個月總共交了3000塊錢才放回。

2002年11月19日中午,十幾個公安又非法闖進來抄家,翻床倒櫃,把我所有的大法書、大法錄音帶、錄像帶搶走。家中一個價值460元的自動反轉收錄機被搶走,我家的衣櫃裏放有4000元錢也被這些土匪公安搶走。接著把我送到看守所非法關了一個月,還強行收了80塊錢「電視費」,放的都是下流的黃色片子,我根本瞄都不瞄一眼。關到第22天時把我雙眼蒙住,帶到一個地方(據說是戒毒所),到了那裏十個警察輪流看守著,不許我閉一下眼,整整兩天兩夜不許我睡覺。兩天後警察又把我送回看守所,關夠一個月就把我送到某女子勞教所企圖勞教我兩年,到了勞教所體檢不合格,勞教所拒收。可是公安竟不放人,又把我轉到收容所「洗腦班」關了半個月,每天強行收25元錢才放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