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村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事實(圖)

【明慧網2003年11月27日】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幾年前在某市做大法真象資料工作時,不慎被當地惡警綁架。在經過四個月看守所的非人折磨後,我又被關進了山東省第一勞教所(王村勞教所)。在三年的非法勞教中,我親眼見證了勞教所這個邪惡的黑窩的殘忍,它們表面上那麼冠冕堂皇,背地裏卻是陰險毒辣、幹著見不得人的勾當。為了堅持自己的信仰,絕大多數大法學員為此承受著殘酷的迫害。大法學員的智慧與堅韌讓那些愚蠢又殘忍的惡警們又驚又怕,它們用盡了各種惡毒的方法折磨大法弟子,包括面壁、吊打、電擊、餓飯、往大法弟子中插內線等,以達到它們邪惡的「轉化」大法弟子的目的。
王村勞教所平面示意圖王村勞教所九大隊簡圖

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專管大隊」分設九、十、十一、十二共四個大隊,九隊是新收隊,剛被劫持入所的大法弟子先在九大隊進行強制「轉化」,然後,就分入十、十一、十二這三個隊。可以說,這一過程是一條血淚之路,是一個正義與邪惡交鋒的正邪大戰,也是邪惡暴力的全面展現。對剛被劫持來的大法學員,惡警們先是一番偽善的勸說,欺騙大法弟子,繼而利用一些在高壓下已屈服的人做「轉化」工作,如果仍然堅持修大法,接下去就是精神與肉體的折磨。沒寫「三書」的學員每天只允許睡不到半小時的覺等折磨手段。

黑窩王村勞教所還以各種形式對大法學員及其家人進行經濟迫害、剝奪;如允許大法學員家屬住宿的接見室,僅是一間又髒又破的小平房。(在迫害下違心表示放棄修煉的人才能與家人見面),每天收住宿費六十元,兩勺不見肉的普通青菜三元一份、小盤花生米五元一盤……勞教所自己開的小賣部裏的所有商品,價格是外面價格的一至三倍。

為勞教所捐款按人攤派,惡警就是利用各種方式來壓榨被關押的學員。大家都知道,在以前的迫害中,當地惡警早已對學員進行了瘋狂的抄家、搜刮。一位來自貧困山區的大法學員,惡警在搜家時,除了抄走大法書籍、存摺外,臨走時還抓走了家裏幾隻長毛兔作下酒菜;接下來的巨額罰款這位學員繳不起,惡警竟指使一幫地痞無賴搶走了他們家所有的糧食。

在王村勞教所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自己種糧、種菜,幹各種髒活、累活,惡警長時間奴役大法學員。每天的出工時間都在十二、三小時以上。上午只允許上廁所一次,下午兩次,沒有節假日,沒有星期天,經常加班到凌晨一、兩點。飲食是粗麵饅頭,加上自己種的少鹽沒油的半碗大鍋菜,白菜、蘿蔔一概是清水煮後加鹽,漂上幾滴油星,半生不熟,清湯淡水,菜湯都能用來洗手。某夜十二點多,勞動了一天的大法學員剛剛休息,就被一陣吵鬧聲驚醒,原來惡警在走廊內對一剛被關進來的大法學員進行體罰時,被另一學員碰見,並嚴辭制止。惱羞成怒的惡警以該大法學員「破壞勞教所正常秩序」為名關進禁閉室,進行殘酷迫害。現在,禁閉室還關押著二十幾名大法學員。

德州學員李德善因遭熬夜、毒打、吊銬、灌水、灌酒、凌辱等非人折磨於2002年8月離開了人世。做賊心虛的惡警慌忙召開多次會議,最後竟在大會上邪惡的宣布:李德善的死與勞教所沒有任何關係,純粹是個人行為。並強迫大法學員寫出「認識」,栽贓陷害大法。

我在勞教所了解到,有很多大法學員在未進勞教所之前就遭到殘酷迫害。某大法學員至今還保留著一件血衣,那是他在進京上訪時,被京城惡警毒打的物證。身上的傷口雖然癒合,但心靈上的烙印和衣服上的斑斑血跡卻永遠也抹不掉。寒冬臘月,他被綁在樹上,被惡警從頭往下慢慢的澆涼水,他很快變成了一個「冰人」,抬到屋裏一個多小時才恢復知覺。還有一位六十多歲的老年大法弟子,五次進京上訪,有一次被惡警毒打昏死,惡警見狀,把他扔到京郊一條臭水河裏,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才醒來。壽光市的惡警把大法學員裝進麻袋,用木棍、竹竿,皮帶進行毒打,鮮血從麻袋裏淌出來,流了一地。後來,麻袋被血粘在大法學員身上撕不下來。

每到5.13、7.20這樣敏感的日子,惡警們都自覺地緊張起來,賊眉鼠目地盯著大法學員的一舉一動,像獵狗一樣四處走動、坐立不安。

山東省二所主要的頭目有所長孫即銀、副所長辛秀忠、政委王加永、副政委李建維、張英民、張振國、王毅等十來人,九大隊隊長靖緒盛、副大隊長孫豐俊、教導員彭緒標。其餘惡警按邪惡程度排列依次是:張濤、劉國偉、高成偉、劉永剛、劉宋浩、王新江、宋男、曹成濤、王力……,因人員經常更換,不便記述,長期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是這些惡人。

黑頭目九大隊隊長靖緒盛,是直接迫害大法學員的最主要元凶。他從九大隊成立至今一直任大隊長。其人身高不過一米六零,又黑又胖,一臉橫肉,說話嗓門奇大,走起路來左搖右晃。因其在迫害法輪功中表現賣力、「成績卓越」,逐漸提升至今。它曾經把大法弟子銬在鐵窗稜上,站不能坐不能,它卻坐在椅子上,時而哈哈大笑,時而破口大罵,並惡毒的誣蔑大法師父。有一回,靖緒盛在一位大法學員面前晃著拳頭說:我這個拳頭一直都沒閒著,現在又得用用了。說著重重的幾拳就打在學員身上。還有幾名在它手下幹事的警察,比一般惡警對大法弟子要好,達不到靖緒盛所要求的迫害大法弟子的目的,就因為此,被靖緒盛以工作能力欠缺為由調離崗位。

孫豐俊,又矮又瘦又黑,兩個門牙齜在外邊,不時的「嘿嘿」奸笑幾聲,是個極其陰險的傢伙。它表面上對大法弟子問寒問暖,可內心卻極其仇視,慣用胡蘿蔔加大棒的「工作方法」,自以為聰明得很。他常說:「你們想到的東西我也能想到,你們想不到的我還能想到,你考慮了嗎?」其實他那點騙人的伎倆早被大法學員們識破。對絕食抗議迫害的大法學員,孫豐俊無視其死活強行灌食;對正常進食的大法學員實施餓飯,一天一個饅頭一杯水,勉強維持生命。孫曾在一間密室裏對一位年齡較大的大法學員進行虐待,這位大法弟子被折磨得喊出聲來,做賊心虛的孫豐俊趕快跑出來把外面的電視聲音放大,大法弟子的慘叫聲頓時被電視強大的噪音淹沒……陰險毒辣的孫豐俊對大法弟子迫害犯下的罪行,被大法弟子看在眼裏記在心裏,天理昭昭,必有嚴懲惡人之時。

教導員彭緒標是個酒色之徒,它從來不問及正常的工作,上班主要幹的事就是變著花樣弄著吃,天上飛的,水裏遊的,甚麼都吃。吃飽喝足之後噴著滿嘴酒氣大放厥詞,不乾不淨地罵,其流氓本性一覽無餘。它曾當著大法弟子的面對手下惡警說:晚上,我帶你找個地方刺激一下……

惡警張濤是從表面到內心都壞透了的一個。他身高一米五稍多,是惡警中的小矮子。下面是它說過的一些話,其惡劣本性可見一斑:
「只要有一口氣,就得給我幹活,死不了就得幹!」
「你們這伙人真奇怪,怎麼沒有打仗的?人家非法輪功學員說打就打,以後學著點……」
它還對大法師父非常不敬,以惡毒的言辭進行誣蔑。

惡警劉國偉,棲霞市蛇窩泊鄉人,本是體育院校畢業生,托關係混進警察隊伍。他對同鄉,棲霞市唐家泊絲綢廠工人、大法弟子牟祖廣實施了直接的殘酷迫害。他強迫牟祖廣每天睡覺不足半小時,飲食降到了最低限度……如此折磨一直持續了近兩個月。大法弟子牟祖廣始終堅持自己的信仰,拒絕與惡警為伍。他的堅定使所有的惡警感到震驚和害怕。於是,劉國偉策劃了一個卑鄙的計謀,他把牟祖廣的外衣強行扒掉,由惡警高成偉在牟祖廣身上用粉筆寫下一些侮辱大法和大法師父的話。然後,劉國偉拖著牟祖廣到各關押大法弟子的屋子示眾,如果有誰看到這些誣蔑之詞表情不自然,就是「轉化」不徹底,黑幫一夥就是用這種無恥的手段來檢驗「轉化」程度。

惡徒孟憲常,「教育轉化辦公室」主任,山東沂水人,五十多歲,滿臉皺褶,黑漆漆的。有學員到期釋放時,他還不忘對其進行煽動、誤導宣傳。

後期,勞教所對大法學員的迫害較以前有所減輕,主要通過對惡人行徑的曝光,大法學員努力地向各界講著大法被迫害的真象,使越來越多的善良人們明白了在中國的這場史無前例的殘酷迫害。是的,所有對邪惡的沉默,就是在助長、縱容迫害的延續。迫害還在繼續,希望更多的人們站出來,維護正義!大家一起來努力,共同制止這場泯滅人性的迫害,救出所有苦難中的善良人們。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