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大慶市勞教所的樁樁慘案(續)


【明慧網2003年1月25日】8、 2001年12月,二大隊左國卿因拒不配合勞教所的邪惡命令,被惡警賴仲輝、張波等關進老虎凳,在老虎凳裏還給戴上手銬、腳鐐,如此還不罷休,又拿寬膠帶從前到後地把嘴纏了十來圈,不讓說話、不讓喝水、不讓進食。至當晚六點,惡警們又把左國卿從老虎凳上拉出,先是無視人格地把全身衣物全部扒光,連內褲都被扒下,赤條條地進行所謂安全檢查,接著是殘酷的上繩,並灌以濃鹽水。致使左國卿胸腔嚴重傷損,日夜疼痛。左國卿憑著對大法的正信,頑強地堅定著自己的信仰。由於勞教所利用犯人嚴密監視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別說煉功即招打罵,就連蜷腿(非盤腿)坐在床上都不行。由於無法煉功、學法,至2002年3月,左國卿的狀況已近危險,勞教所見勢不妙,強行把他拉到醫院處治,先後多次從胸腔內抽出大約四升積液。由於院方警告處理不好,隨時會有生命危險,勞教所才將其釋放。

9、 2002年4.25,多名大法修煉者再次集體絕食抗議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的造謠、誣蔑和非法的殘酷鎮壓。4月26日管理科長韓慶山等幾人與一大隊的大隊長賴仲輝和王英洲及惡警遲××等,分別給大法弟子任亮、白霜、莊剛祥等上繩。並當著眾人的面對大法弟子曹景棟、魏本生、李東寧等人拳打腳踢,強迫進食。由於莊剛祥堅決抵制迫害,被關進小號坐老虎凳長達七天七宿。而與此同時勞教所全面展開黑龍江省的所謂「百日轉化活動」,利用犯人打罵折磨摧殘善良寬容的大法弟子。據稱所裏有話:無論誰用甚麼辦法,只要不當時打死,轉化一個大法弟子,給三至六個月的減期,結果大法弟子杜國聰、任亮、白霜、魏本生、李東寧、葛振名、刑全振、扈紅記、張勝輝、黃太仁等經常被犯人拖進廁所毆打折磨,主要是擊打內臟的要害部位。他們說這樣看不出外傷,內傷無所謂,要說哪打壞了,就說他有病,逼他吃藥。結果扈紅記、徐斌、李東寧、張××及莊剛祥等都被強行拽去打針或吃藥,有的吐出或事後吐出又均遭毒打!經常三更半夜就能聽到他們的呼救聲!

大慶市勞教所二大隊,始終惡行不改,2002年7月2日,他們又對大法弟子隋洪海施以酷刑,致使大法弟子隋洪海右臂致殘。隋洪海是肇源縣肇源鎮人,因堅修大法於2002年7月2日被非法關進大慶市勞教所二大隊,隋洪海一到二大隊,當班大隊長王中和,惡警王剛、王喜春、張明柱就逼其寫保證,遭嚴詞拒絕。王中和便指使上述三名惡警給隋洪海上繩。二十分鐘後,繩子勒進肉裏,目擊者見隋洪海臉色蒼白、情況危急,趕緊報告,此時隋洪海人已不行,惡警為掩人耳目,趕緊將目擊者攆走,後把隋洪海送至衛生室,因傷勢太重又送到人民醫院,經診斷為右臂骨折(為繩子勒進右肩骨裏,硬把右肩骨勒骨折了)。二十天後,隋洪海右臂帶著鋼板被再次押回了二大隊。因傷勢嚴重,還需再次手術,現在他的右臂已完全失去活動能力。

在一大隊,大法弟子莊剛祥幾近癱瘓還坐老虎凳,期間犯人張成才用圓珠筆尖往他頭部戳,慘不忍睹。白旭昌被關小號長達四個月;高××左大腿被刑立冬用開水燙傷;

三大隊有的大法弟子被打昏幾次,甚至有的被塞入床下…

10、2002年9月下旬以來,為了執行流氓江氏政府100%轉化的硬性指標,實為殺人指令,把監舍又間隔成四人一屋的小隔間,是凡堅定的大法弟子被三個犯人「包夾」,遭到比以往更加瘋狂的迫害。

至10月份,副所長王詠湘為了配合和討好上面,用酷刑強迫大法弟子放棄信仰。勞教所內設立專門給法輪功學員準備的小號,只要把大法弟子關進小號,他們就用盡酷刑折磨,不分晝夜。同時他們還利用給勞教犯人減刑的辦法,誘使勞教犯人對大法弟子施以酷刑,逼其放棄修煉。

一大隊以自稱為地獄小鬼的副大隊長王英洲為首的惡人,利用兩個犯人趙金發、刑樹果迫害大法弟子郭發東時,所用的手段就是不讓睡覺,澆涼水。早晨20盆、晚上20盆,晝夜折磨,長達十天左右。

二大隊以副大隊長張明柱為首的惡徒手段更為殘忍,他們把法輪功學員弄到鐵椅子上用針扎,不妥協就扎。同時在東北寒冷的冬天,惡警張明柱還指使惡徒將水房的門窗打開,讓零下幾十度的冷空氣襲入水房,然後把大法弟子衣物扒光,用床單將大法弟子的手腳綁住,將大法弟子推入水房澆涼水,逼迫大法弟子放棄信仰,致使大法弟子生不如死,痛苦萬分。

還有一種折磨人的辦法是將人脫光衣服鎖進鐵椅子騎到棍上。據採用這種辦法的邪惡之徒楊春雨自己講,一般的人用不了半小時就受不了。大法弟子張勝輝被澆涼水長達6小時,昏過去兩次,後來被脫光衣服鎖進鐵椅子坐到棍上。

11、2002年12月23日,大法弟子何華江被送到勞教所,他一入勞教所就被劫持到隔離間,並施以酷刑,強迫他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並於當天夜裏12點多被迫害致死。他兒子晚上1點多去見他,發現父親已死,且光著腳,身上有被繩子勒過的痕跡。2003年1月1日殺人兇手將何華江的遺體偷偷地火化了,在此之前,不僅何華江的遺體不知去向,就連他僅有的孩子以及他家前來吊唁的家人也都被軟禁,不許任何人接觸。

以上只是發生在大慶勞教所的一少部份迫害大法弟子的案例,由於勞教所嚴密封鎖大法弟子的消息,不許家人接見,不許打電話和通信,所以絕大部份大法弟子受迫害的真相還有待於我們繼續做深入細緻的調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