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大慶市勞教所的樁樁慘案


【明慧網2003年1月24日】黑龍江省大慶勞教所於99年11月份開始非法關押大法弟子,並對大法弟子進行殘酷的迫害

1、 2000年8月─10月期間,為了所謂迎接北京來人檢查,勞教所密令各大隊「做」工作,務必做到100%寫保證。各大隊惡警立即像瘋了一樣,想盡各種辦法折磨大法弟子:一大隊強迫大法弟子白天挑土,晚上罰站,不許睡覺,不許坐著。三大隊對大法弟子拳打腳踢並體罰。二大隊更是瘋狂至極,對大法弟子進行毫無人性的毆打,大法弟子王斌被警察在號裏當著40多人的面毒打近一個小時,眾人不忍看那毒打之慘狀都背過臉去,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王斌被活活打死,王斌慘案的發生成為世界矚目的惡性迫害致死案。

2、 王斌慘案不久,由於世界輿論和國內大法修煉者的強烈抗議,在其餘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集體絕食抗議的情況下,勞教所暫時有所收斂。可是當司法部的一道道密令下達後,迫害又逐步升級。2001年2月,二大隊惡警將堅持煉功的大法弟子扒光衣服帶到室外,用手銬十字架形地銬到鐵架子上,東北初春的嚴寒是零下二十多度,惡警穿著軍大衣,裹著棉被還凍得受不了,可我們的好同修就這樣在外面凍了兩個小時也沒說個「不」字,大法弟子胡人權被凍暈過去,失去了知覺。

王永強、呂觀茹、梁景禮、劉漢學、張勝輝、田彥新等十餘名大法弟子因堅持煉功,被施以「上繩」等酷刑折磨,當時真是血肉模糊,經過了兩年,他們身上的繩印依然清晰可見,用刑之狠由此可見一斑。

3、 2001年正月初七被非法關押在三大隊的大法弟子堅持煉功,無論警察讓犯人怎麼虐待毆打他們,他們都善意地向他們講著真相。由於上邊的壓力,自稱為地獄小鬼的副大隊長王英洲等人深夜召集惡警及一些犯人將喬永生、白旭昌等大法弟子扒光棉衣和鞋帽,只允許穿線衣、線褲,並將他們推到到外面用水澆出的冰上長達20多分鐘,東北嚴冬零下27-28度的夜晚,可想而知…連稍有正念的犯人都說:這些警察真沒人性。

4、 2001年3月被非法綁架並勞教的大法弟子莊剛祥被分到三大隊,副大隊長王英洲叫犯人杜國軍、李志強強行搜查他的物品時發現了經文,杜、李兩人當著惡警的面對莊剛祥大打出手,致使莊剛祥口腔出血。王英洲非但不制止,卻故意給莊剛祥登記記錄。當晚莊剛祥在鋪上剛打坐意欲煉功,被值頭班的犯人王××發現並叫來刑事犯彭建軍、杜國軍、李志強對他的頭部拳打腳踢,當他質問他們為啥打人時,彭等人卻說:「你知道這是甚麼地方,只要不打死你,咋的都行,你愛上哪告上哪告,勞教所不讓煉功!」 莊剛祥又問:「不讓煉功就讓你們打人?!」他們一聽火了,把莊剛祥從鋪上拖到水泥地上,以上四人又一陣瘋狂的拳打腳踢,致使莊剛祥當場口耳出血,幾乎昏死過去。此時站在值班室窗口觀察了一會兒的副大隊長王英洲示意把莊剛祥抬到值班室去,並指著以上幾人說:「我和你們幾個都是地獄裏的小鬼轉世!」,然後就開始誹謗、攻擊大法師父和大法,並對莊剛祥大打出手,事後得知莊剛祥的雙耳被嚴重打傷,呼吸中兩耳通風,沒辦法只好塞了一個月的紙團保護。因其不放棄信仰,又被犯人朱××酒後把右臂用力卸下,致使其月餘不敢用力。

5、 2001年7月份,由於勞教所給拒不放棄信仰的大法弟子非法加期,一個月不轉化加一個月,一季度不轉化就加期四個半月,採用如此邪惡手段進行迫害並超期關押,導致全所30多名大法弟子集體絕食抗議迫害。面對絕食的大法弟子,勞教所不是出於人道積極救護,而是採用非人手段殘酷迫害。三大隊的杜國聰被管理科科長韓慶山與三大隊的副大隊長王英洲合謀安排當眾毆打,捆綁後用鐵棍撬開嘴巴灌濃鹽水和玉米湯,致使口腔大量出血,慘不忍睹。如此還不放過,一群惡徒又對杜國聰大打出手,致使杜的肋骨被打壞。

6、2001年10月份,為了抗議各種迫害,解決超期關押,釋放生命處於危險邊緣的大法弟子及處理打人的問題,大法弟子連續五次集體絕食。這些大法弟子在生死的抉擇面前放下自我,在邪惡的恐怖中公開煉功並向窗外高喊「法輪大法好!還法輪大法清白!」

如果你看到在天安門廣場幾個身強力壯的年輕惡警,正用警棍將一個喊「法輪大法好」的八旬老婆婆打倒在地,用腳踢打過後拖到警車上的場面的話,你就可以想像勞教所這樣的黑窩裏,大法弟子們將面臨的是甚麼了!10月下旬就發生了令人髮指的殘酷的鎮壓…

二大隊監舍:所裏的管理科長韓慶山、當時的教育科長鄭××,生活衛生科長賀××及大隊的主管隊長等一班人一湧入號,對絕食請願七、八天的無辜大法弟子宣布了所謂的政策後,一個個便被拖到樓下進行「上繩」。本來絕食了七、八天,粒米未食,滴水未進,生命已處於極度危險的邊緣,可是在這種情況下還對大法弟子施以酷刑,真是毫無人性。後來大法弟子陸續開始進食,這時,惡警們不但不讓身體虛弱的大法弟子休息,還把他們綁在椅子上,不但手、身體不能動,連眼睛都不讓閉,長的竟達九天九宿。

一大隊:大法弟子欒志義一天被上了九次繩,身心受到極大傷害;大法弟子葛振民(48歲)一天被上了三次繩,還在善良地向惡警們講著真相,第二天接著又給他上了四繩;大法弟子曹景棟被拳打腳踢後,又被用手銬扣在鋪板上不許動,嘴上還封上膠帶連話都不許說;而大法弟子莊剛祥因一直講真相,綁在老虎凳上還說,也被用膠帶封嘴,連氣都不讓出,致使其被窒息得暈了過去,後由一犯人用涼水噴醒。惡警怕傳出去,就把其拖到小號坐老虎凳。灌食時把老虎凳和人一起扣倒,並在第二天,所裏下令給他上繩,一共上了五次,中間因方法太狠,致使其手臂因損傷而昏迷。上繩時因他不跪,惡警李海濤就用皮鞋跟狠踩他兩小腿肌腱,致使其長期行走困難。在其身體受傷、兩腿腫痛的情況下,逼其走步長達月餘!參加迫害的惡警主要有:李海濤、張明柱、韓天柱、王軍平、王中和等。

6、 在勞教所裏,犯人可以任意打罵、虐待大法弟子,而大法弟子連說話的權利都被剝奪,一講話就被冠以「反革命」和「對抗政府」,從而進行鎮壓和打擊。人們都知道:法輪功教人重德修心,跟政治沒關係,跟所謂的「革命或反革命」更是毫不相干,怎麼一說話就是「對抗政府」呢?!憲法中明確規定公民有信仰的自由,有上訪、上訴、申訴的權利,可當權者卻無視「憲法」,凌駕於法律之上,還鼓吹甚麼以法治國,以德治國,真是無恥之極。上樑不正下樑歪,江賊犯了錯誤,百姓去反映情況就要被抓被打,甚至殺人滅口。而大慶勞教所所長王永湘在這方面較之江XX也遜色不了多少,例如有一次王在進行洗腦時,有大法弟子問他:「你說國家講以‘德’治國,那麼作為一個公民是不是首先應該講良心、道德及社會公德呀?」該所長氣惱地說:「不應該!」該同修一聽就說:「人要不講良心道德也就沒甚麼人味了,我只能和人講話!」。可見江氏集團在對法輪功的迫害中都到了公然叫囂不講良心的地步了,那剩下的當然就只有極端殘酷的政治棍棒了!

7、 2002年1月22日,中央電視台又一次播放栽贓法輪功的惡性案件,勞教所提前做了惡毒的布置和安排(事後聽說),組織所有的犯人和法輪功學員觀看。當有法輪功學員出來抵制時,就當場鎮壓。

播放中,二大隊大法弟子張勝輝講:法輪功的書上講煉功人不能殺生,電視上講的想通過殺人圓滿,一看就不是學法輪功的!結果當場就被值班惡警拖到樓下施以暴行,並上繩三次!然後又送入小號,在椅子上綁了三晝夜。

一大隊的大法弟子曹景棟、魏本生等人看電視時也指出電視上的事件與《轉法輪》書中講的完全不符時,值班的副大隊長王英洲立即毆打曹景棟,聽到動靜的莊剛祥回頭勸阻時,還沒站穩就被已準備好的犯人趙群民、劉海、孟兆祥等人圍打,趙一拳把莊剛祥的牙打落一顆,孟等人在側拳打腳踢,後有人擊打莊剛祥腦後部使其倒地昏迷,二十幾分鐘後,有人發現流了不少血。為銷毀現場證據,訓練有素的惡徒們立即把地上的血拖掉。而魏本生等人欲上前勸阻也遭毒打,魏本生在倒地前撞到了王英洲身上,這一下曹景棟、魏本生二人被趙金生、刑連、趙君民、劉海、張魁等人一頓毒打。而當莊剛祥一甦醒過來就被稀裏糊塗地戴上手銬,被刑連等人拖到走廊毆打,後又昏迷且暫時失去了記憶。接著王英洲向政委宋××彙報說一大隊法輪功的人襲警,二十分鐘後勞教所全班人馬宋政委、韓慶山、姜科長(女)、江所長(醫護所)等人,殺氣沖天地趕到一大隊,他們一到樓下就給魏本生上繩。痛苦中魏本生高呼法輪大法好,後來連聲音也聽不到了。接著是莊剛祥(剛知道口中流血,牙被打沒了一顆)被叫下去上繩,當韓慶山問他為甚麼襲警時,莊才恍然大悟,並質問誰襲警了?是有人把我打了,牙都打沒了一顆。這時王英洲向韓說了些甚麼,才沒給他上繩。但號稱勞教所「四大殺」之一的惡警張金生上來用重拳向其左右腮出擊,一拳致使莊嘴唇打裂,口中鮮血直流,惡警還覺得不過癮,又跳起來重拳猛擊莊的心口處四、五拳,因昏迷剛醒,莊剛祥沒做任何反應,韓慶山一看情況不對,才讓莊回去,但還是讓他坐了三天的老虎凳!當晚韓慶山、王英洲將曹景棟送進小號,並趁夜深人靜對曹景棟進行集體毆打,致使曹景棟左眼面部黑腫達兩個月,胸骨被皮鞋踢傷長期疼痛,胸悶咳嗽。拍片後因怕問題暴露即把片子弄丟!而剛剛下隊不久的李東寧從入所就絕食抗議綁架達90多天,受打壓後分到一大隊,身體還非常虛弱的他,第二天下午也被惡警們叫到樓下一頓暴踢!結果多處受傷…

(待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