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打靶場的洗腦班:暴打十幾天、逼人吃草、傷好才許交錢回家

【明慧網2003年1月10日】我們夫妻倆因堅修大法,去北京正法講清真相,老伴前後兩次被抓入獄,我被抓進一次,辦洗腦班幾次。三年來我們夫妻倆受盡了邪惡的迫害,打罵,污辱,折磨。他們不管白天黑夜,說來就來,不是搜家,就是抓人,強迫寫「保證」。

2000年7月,邪惡之徒因我們不寫「悔過書」就將我們監禁在一塊,天天家人送飯,我們每天堅持學法。邪惡之徒找我們談話,我們就跟他們洪法講清真相。一天下午警車突然開來,把我們又拉到離家70多里路的深山打靶場,四週高高的院牆,牆上安著電網,大門上著鎖,聽說在這裏辦過幾期洗腦班了。帶隊的惡魔雇佣打手,帶著各種打人的工具。當時我們這18名大法弟子沒有任何怕的感覺,心想只要有法在,有師在,沒有闖不過去的難關。晚上邪惡之徒叫大家排好隊,雙手撐地,兩腿繃直,必須支撐一個小時,誰堅持不了了就打誰。不到一個小時,大夥就全受不了啦,有的倒在地上,有的趴在地上。這時惡魔就開始大打出手,就聽木棒聲、警棍聲、鋼鞭聲、皮管聲、哭聲叫聲連成一片,一氣就打幾個小時,打手們累了,就叫大家跪在石子上面,硌的膝蓋一會兒就流出血。打手們喝完酒,吸完煙,吃完西瓜還是打。就這樣夜間打,白天打,早上打,晚上打。一連十幾天,有的肉皮都被打開了花,往下流血,流黃水,吃不下,坐不下,大小便都蹲不下。幾天幾夜不讓休息,還逼著出操跑步,走正步。這些被抓來的大法弟子大部份是家庭婦女,有的都60多歲,誰會走正步啊,走不好惡徒上去就打。邪惡之徒們說:「今天定叫你們生不如死。打死一個埋一個,看你們還煉不煉。」更下流的是,邪惡之徒叫一個60多歲的老太太吃草。惡魔給畫出一米見方,10多公分的老草,叫老太太必須在一個小時之內吃光,不吃就打,真是慘無人道。他們真是用盡腦汁折磨大法弟子。他們用礦泉水瓶子裝半瓶水往臉上打,幾下就把臉打的腫起很高,有的被打的滿臉都是青色的,眼睛瘀血,嘴張不開,臉都打的變了形。

這些邪惡之徒把人折磨的死去活來,還說:「通過辦班,你們已經從敵我矛盾轉化為人民內部矛盾。你們好好養傷,誰的傷先養好誰先回家,但千萬記住不許說在這挨打之事。」從那天開始,就天天讓我們頂著烈日拔草,二十多天後通知家屬帶2700元錢去領人,不交錢不叫走。有的家屬借錢把人領走。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