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監獄裏輾轉傳出來的迫害事實

【明慧網2003年1月21日】(投稿者註﹕這是遼寧省遼中縣一名大法弟子幾經周折從監獄中傳出來的寫在當地檢察院對他非法起訴的起訴書上的一篇短文。文中揭露了當地惡警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我們從獄中大法弟子的遭遇中,可瞥見大陸惡警瘋狂的程度。其實像該同修這樣遭受迫害的事,在大陸每天都在發生著,他們正在囹圄中遭受著慘無人道的迫害。我們也衷心希望這些大法弟子能心在法上,堅信師尊,時刻正視惡人,冷靜智慧堅決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早日走出魔窟。同時我們也呼籲有良知的世人,通過各種途徑關注大陸的大法弟子的遭遇,制止江氏集團對善良百姓的毫無人性的迫害。)

老A:

你好!我們分別已經快六個月了。我被邪惡瘋狂的迫害,希望我們大家能加強學法,在大家有不同意見時一定要以法為大,站在法的基點上考慮問題,絕不能有人的東西。用人心對待,那是對修煉的不嚴肅,是很危險的,這是我今天深刻認識到的個人見解。在這六個月裏外面的事情我是一無所知,心裏真的好想大家。現在我把我這幾個月遭受的迫害寫出來,從而揭露大陸惡警的瘋狂,揭露它們兇惡的嘴臉,流氓行為。清除邪惡,救度眾生。

那天,你從我家走後,不到一刻鐘,盤錦市油田公安局幾個便衣來到了我家,它們真的像惡狼一樣兇狠的撬開窗戶的鐵欄,爬進來,瘋狂的綁架我們。當時我就是不上車,他們就使勁的推搡我,我堅決抵制。他們就拳打腳踢,像惡狼一樣用牙齒咬我的後背。後來又來了幾個人把我弄上了車,他們把我綁架到油田公安局。在那裏他們對我進行了慘無人道的刑訊逼供。他們問我去我家那個人是誰?手機卡在哪裏?撒了多少傳單。掛了多少條幅?我說:「不知道。」他們很生氣就開始對我動刑。用帶跟的軍鞋抽打我的臉,用一本厚書打我的臉,用飛腳踢我的前胸,用電棍打我。我的頭被打得流血,耳朵被打得聽不到聲音,一個月後才好。邪惡之徒真的是太壞了,真的像毒藥一樣啊。但不管它們怎麼瘋狂,我心中有法,堅定正念,回答他們的只有三個字:「不知道」。

沒有辦法它們把我送到油田看守所非法關押我二十五天,在這二十五天裏,它們經常提審我,每次提審我,都得挨打。而每次它們只能聽到「不知道」三個字後悻悻而去。後來它們把我送到了遼中縣公安局,遼中縣公安局直接把我送到了縣看守所。

六月二十六日下午它們又開始提審我,用車把我帶到公安局,又開始嚴刑拷打。把我扣在老虎凳上用電棍電我,問我傳單從哪裏來,和誰聯繫等等問題。不管問甚麼我都是不知道,邪惡之徒氣急敗壞,用拳頭猛打我的頭,拳頭像雨點一樣落在我的頭上,他們不停的打,當時他們把我打得睜不開眼,後來我就休克了。它們又往我身上澆涼水,看我傷勢嚴重怕出事擔責任,把我送進醫院搶救,打氧氣、掛點滴、做腦電圖、做CT。就是這樣它們還毫無人性的威脅恐嚇我,說:「一會給他喝點‘萬靈’(大概是一種毒藥的名字)拉火化廠煉了,就說是自殺。對法輪功就得這樣。」

邪惡之徒又把我送回看守所,在看守所院內車上,一個惡警用手捏住我的小便,說要把我廢了等髒話,邪惡之徒真是野蠻到了極點了。一個政府的職能部門執法機關竟然無恥流氓到這種程度,如果我不是親身經歷,想都想不到啊。

後來它們做了個假口供陷害我,根本就不講理,不允許人說話,沒一點人權,明目張膽的執法犯法。法院根據假口供非法判我四年刑期,現在準備把我送走,不知去何處。

請你們放心,未來我會做得更好,衷心的希望你們走正自己的路。在正法的路上「正念正行」。讓我們共同謹遵師父教導:「滅惡盡,掃寰宇」(《掃除》)

遼寧大法弟子
2002年11月18日於獄中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