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團河勞教所洗腦欺騙的學員紛紛聲明「轉化」作廢 惡警惶惶不可終日

【明慧網2003年1月21日】隨著正法的整體推進,團河勞教所二大隊被劫持的學員越加清醒,除了一直堅修大法,徹底否定邪惡迫害的大法弟子之外,曾違心屈服或被謊言矇騙的人,逐漸認清了邪惡的偽善面目,許多人聲明被所謂的「轉化」後所寫任何誹謗大法的文字都屬不清醒時的錯誤認識,嚴正聲明作廢,重新修煉大法。同時,新被綁架進所的學員大部份十分清醒,所謂的「轉化工作」越來越難,每天去西樓幾十人的「幫教大軍」中,許多人由「幫教的典型」變成了「被幫教的人」,而且隊長們擔心那些現在還屬穩定的「典型」不知甚麼時候也會「翻板」。現在,二大隊除了鄭立彬、林澄濤、穆君魁、李萬慶、胡前鋒、孫得利、王國兵、高連貴、郭順利、張有維、田連棟之外,還有吉林徐力、大連徐子君、北京的張景、曹傑都成了隊長們非常害怕的大法弟子。這些大法弟子要麼始終正念正行,從未有絲毫的妥協,要麼因為堅修大法第二次被綁架入勞教所,在有過以前的教訓後現在堅如磐石,要麼是第一次出現失誤而迅速歸正。而且,公開表明態度的人越來越多,令惡警心驚膽寒,惶惶不可終日。

為了時刻提防所謂「不穩定因素」,二大隊大隊長倪振雄日夜嚴看死守,倪振雄失魂落魄,在2002年年初時,他還敢於肆無忌憚的為所欲為。如三月中旬,他曾強迫兩個大法弟子體罰各種姿勢及跑步數十圈,當大法弟子們腿腳酸麻,無力堅持時,他用手拖著學員在球場跑,把學員拖的痛苦難忍,這是他所標榜的「感化」政策。對30歲的穆君魁同樣凶殘,他把穆捆在攻堅樓的硬床板上,一群人電擊他,把穆擊得遍體鱗傷。年中,又是倪振雄以私藏經文,要查找經文來源的藉口強迫某學員三天三夜不許睡覺,要說出所謂的「上下線」。把這位老年人折騰的心力交瘁。最後還是在廣大學員要求立即停止迫害的正義呼聲中草草收場,然而餘怒未消的歹徒倪振雄將該學員送於其他大隊以示懲罰。轉眼到了年終,餘惡的末日將至,他們也深感心裏沒底,頗有「大勢已去」之感慨。

倪振雄等凶犯已經犯下重罪,必將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嚴懲。當年納粹餘孽無論躲到天涯海角,都無法逃避以色列人的追捕。在不久的將來,倪振雄等凶犯一定會被緝拿歸案,受到法律的嚴厲制裁。法正人間之時,就是這些歹徒在地獄中走向毀滅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