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團河勞教所劫持的大法弟子自述苦難經歷


【明慧網2003年1月21日】在一封閉的國家還有著許多更封閉的角落:看守所、勞教所。

在被關押勞教一年多的時間裏,我耳聞目睹、親身經歷了許多事,讓我真正體會到了甚麼是虐待、甚麼是迫害、甚麼是黑暗。

去年(2001年)九月,我和同修準備向政府和大眾表達心意,講清真相,路遇警察搜出「真、善、忍」條幅,兩人被拘留。同修抗議警察的侵權行為,進行絕食。據監所內的勞動號反映,她五次進出公安醫院,骨瘦如柴,命在旦夕,才被無罪釋放。現在中國的公安醫院內仍有大法弟子被迫害、灌食、輸液(表面上他們灌食的說法是為了保證被灌食人的性命,是「人道主義」,實質上是江氏政府警察一方面害怕絕食的人出生命危險而無法承擔責任,另一方面用強迫灌食的痛苦來逼絕食的人讓他們進食,因為有許多人是被根本不是專業醫生的警察、勞教人員、勞改犯人強迫灌食的)。

我也抵制惡警不講理的作為,拒絕回答姓名、籍貫、住址和條幅來源。國保大隊的幾個公安對我進行百般折磨,用銅銬子背銬我的雙腕、踏住背趴在地上,用杯口粗的木槓向上抬銬子。銬子深陷肉中,腕部神經損傷,兩大拇指麻木半年多才恢復,至今雙腕殘留著斑斑銬痕。他們還用木槓壓在我腿背上,兩個人蹬著在腿上碾動,使我一個多月不能正常行走。

我的臉被他們重重踩在地下室的水泥地面上,搓擦得面目全非,他們用手打我的臉,就像打樹皮一樣用力。他們打得手疼了,就換皮革底蹭我的口和牙,一邊撥我的眉毛和頭髮。嘴裏還不停地辱罵。

深秋冷夜,我正在熟睡時突然被叫醒,從監室提出,帶進陰森的預審樓進行夜審,充滿了恐怖氣氛。他們剝光我的上身,把涼水潑我一身,打開窗戶,讓冷風吹進來,我渾身抖個不停,他們以此取樂。一切下流的動作他們全都用,猥褻地撥我的腋毛、乳毛、鬍子、眉毛,命令我脫褲子,我不脫,就用腳踩我的陰部。我提醒他們別忘了自己是人民警察,他們卻說在為國家除惡打壞人。我告訴他們善惡必報,他們卻狂笑說不怕下地獄。一個國家、政權、政府公職人員被用來耍流氓,老百姓沒法講理。

他們夜裏審、白天審,一會兒軟、一會兒硬,威脅,利誘,同時欺騙、恐嚇,各種伎倆無所不用。沒使電棍,一個警察不甘心,一天夜裏,用我的背心蒙上頭,讓電火花啪啪在我的腦後脆響,恐嚇一頓。然後順著後背、大腿、胳膊一縷縷移動電擊,最後弄得我癱躺在地上才罷手,我渾身都是紅斑。

我們真修弟子,心中光明磊落,生死已置之度外,它們的百般折磨沒達到目的,邪惡的本質卻暴露得一覽無餘。我們能夠承受一切痛苦,但我們絕不承認它們強加的任何罪錯和迫害。我曾多次向它們的上級書面進行控訴,沒見到它們受到任何處分。我曾絕食抗議它們的暴行,一旦進食後它們依舊不減流氓作風。

有一次,我要求見它們的局長,不出預審室。它們沒轍了,三個人一齊從三樓把我頭向下拖回監所中,衣服磨破許多洞。就這樣它們斷斷續續地審問,迫害了我四個月,拘留期一延再延,卻沒有找到我任何罪證,仍非法草草給我下了一個勞動教養的決定。我不服,依法申請覆議,兩個月後結果回來,仍維持原決定。我仍不服,又依法進行行政訴訟,沒等訴訟結果下來,看守所就強行把我送到調遣處執行勞教。

一入勞動教養人員調遣處,要求寫甚麼「保證書」,我不認為自己擾亂社會秩序,拒寫保證,警察就命令四、五個勞教人員兇狠地把我按倒在地,拳打腳踢,不由分說死掰我的手指頭強迫寫了「保證」,又撅我的指頭按下手印。我的肩被它們踩傷,腰被它們踩腫,手指關節被它們撅腫得老高,一個月不能自如起臥,向隊領導反映沒有任何答覆,整天被嚴管監視,除了思想還能自由想一下外,其他自由全被剝奪。等到進了勞教所,所裏的警察立即進行所謂「轉化」工作,誹謗《明慧網》,說它們從未迫害過學員,表現得很和氣的樣子。但我自身的經歷和身上的傷痕讓我一眼看穿了它們十足的偽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