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州大法弟子劉力濤在北京團河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9日】劉力濤,遼寧省錦州市新民鄉宋家溝農民,因年初在北京天安門地區正法講真相而被非法抓捕,並被非法判勞教,整個過程中,他被不同地方的惡警折磨、虐待,但他始終堅如磐石,用強大的正念否定著邪惡的迫害,走好自己的正法之路。

劉力濤被非法關押在宣武分局期間,預審和警察用書抽打他,並慫恿犯人打他。2002年6月13日早晨吃窩頭時,劉誤食了一團鐵絲,立即報告了管教隊長。為推脫責任,管教急忙把劉力濤送到北京勞教所教養人員調遣處,送去時連體檢的單子都是送他的警察代簽寫的,而教養票子從來未讓劉力濤看見過。在調遣處,第一項內容除了搜身等檢查物品外,還要看你能不能聽從警察的任何命令,首先是寫不煉功傳功的「保證」。惡警讓勞教犯人做打手,只要不服從就給點顏色看看。6月13日下午,惡警逼劉寫「保證」,兩個勞教犯人把著劉力濤的手,把劉弄翻在地,他們全壓在劉的後背上,使劉不能動,把他的一條大腿壓在另一條大腿的腿彎裏,其中一個勞教犯人把著劉的手按手印。當時,由於劉力濤的雙腿被反扣,互壓在一起,又有犯人壓踩,在長時間的極度痛苦中,劉力濤最終失去知覺,不省人事。惡警有些害怕,忙把他送入團河醫院,據劉力濤回憶,他明白過來時已是第二天晚上,院長說:你整整昏迷了一天一夜。接受體檢時發現,劉的兩肩、後背、大腿等處都有不同程度的外傷。一天晚上停電,值班隊長與病號聊天時說:「這些大法弟子被弄成這樣還不想讓人知道,也不許說實話,他們真冤。」至6月20日時,劉在醫院已呆了七、八天。

8月1日,劉力濤被送到團河勞教所。入所後,隊長們立刻開始做所謂的思想轉化工作。他們說他們對法輪功學員如何的好。劉力濤當即向警察說起自己在調遣處被迫害險些喪命的恐怖經歷。讓人驚訝的是,副大隊長岳清金竟然替惡警辯護說:「這是對你好。」漫長而痛苦的所謂被「幫教」的日子開始了。教育科楊科長和一些邪悟的叛徒每天糾纏劉力濤到深夜,有時該吃飯了不讓吃,該睡覺了不讓睡。初入所的幾天,劉力濤不想吃東西,隊長說他這是絕食,強行把劉拉到醫務所,綁在床上灌食,還說每次灌食得花幾十元錢,有時他們輪番找那些叛徒來勸說,還偽裝出一副親切關懷的樣子。當一段時間以後,劉力濤剛剛開始吃飯時,隊長拿來自己的方便麵,甚至餃子、米飯來獎勵,然而沒過兩天,吃飯問題解決後,立即開始解決「思想問題」了,於是又出現了上面的那一幕,該吃飯了不讓吃的場面。劉力濤哭笑不得:「我不想吃飯你們給我灌,好言相勸讓我吃。這回我吃飯了,你們反倒不讓我吃,這就是你們說的對我們好嗎?」

9月初,楊科長把大法弟子劉力濤和王方甫叫到一起,說到外面拔拔草,練練隊列,說是練半個月時間。從那時起他倆每天要長時間拔軍姿和軍蹲,劉力濤腰痛的幾次摔倒,他要求休息,回答是不允許。隨著這種體罰的加重,劉力濤和王方甫都出現腰部腿部疼痛加劇,夜裏腰腿伸不直,整夜睡不了覺。當他們表示真的受不了了時,楊科長讓他們到勞教所院牆邊的垃圾堆旁站立,在太陽下面曬。劉力濤說要離垃圾遠一點,隊長不允許,有時站在院子裏一塊方磚之內,小便也不許走出這塊方磚,他們經常憋著等吃飯時回去再小便,上下樓時他們的腿痛的走不動,隊長硬拉著他們下。有一次劉力濤站在一塊磚上時間太長了,腰痛發作,站不了了,楊斌隊長(警號1153242)還說:「不許動。」一動就用兩手掰劉的兩肩,用膝蓋頂著劉的腰部,還說:「疼昏了就往草地上倒。」王希光隊長(警號1153228)毫無人性的說:「疼,你活該。你裝病。」下雨天,劉力濤與王方甫也在外面一站就是一天。

10月20日,劉力濤和王方甫開始寫起訴狀送交所裏,加上隊裏其他的大法弟子議論紛紛,許多人找隊長,反映長期體罰使劉力濤和王方甫體力承受不了,半夜值班員看到他們都睡不了覺,腿伸不直,蜷縮著坐在床上,隊裏有所收斂,停止體罰。

看管劉力濤的隊長有一句話:「玩死你。」他們這麼說,也是這麼做的。一天下午,龔隊和楊斌隊長強迫劉力濤說:「你寫信給家裏,要2000元錢的灌食費,還得寫『四書』。」劉說:「你們總說我絕食,我根本沒絕食,只是不想吃東西,是你們硬把我綁起來灌,這錢我不能出,『四書』更不能寫。」隊長說:「你想一想,然後就寫,否則我槍斃你。」過了一會見劉力濤不寫,就拖著他去找楊科長,說:「我們去樓下等車,拉他去槍斃。」過了很長時間,又從樓下把劉弄回來,龔隊長說:「嚇唬嚇唬你。」

十月末的一天晚上九點多,楊斌隊長把劉堵在屋裏說要搜身,劉不讓搜,隊長們就強行扒光他的衣服,劉說冷,隊長們故意把窗戶都打開。

11月一天晚上回樓打水,王希光隊長告訴劉力濤要拿錢給隊長坐火車或飛機去劉家調查。劉表示沒甚麼可查的,錢不能出。王隊與楊斌隊長又逼劉力濤與妻子離婚。這時,郭金河副大隊長來了,劉力濤向他說自己被逼離婚,郭大隊長反倒把劉說了一頓,揚長而去。第二天,楊斌隊長也逼劉離婚。晚上,王希光隊長又逼其離婚,還說,你想不想睡覺,不老實十天二十天或一個月別睡。過了兩天,王希光拿著劉力濤妻子給隊長的信封讓劉看,劉要看看內容。王希光不讓,還欺騙說:你媳婦把辦離婚的事託付給我了。劉力濤不為所動,嚴肅而又寬容的向王希光講:「我不會因為你們做的這些壞事而恨你們,我只是向你講明事實,我的師父告訴我們要善待一切,我們是做好人,但遭到了迫害,我們沒有參與政治,也和政治沒有關係,沒鎮壓之前誰來北京?都在家老老實實做守法公民,做一心向善的好人,從99年7月20日開始,我們做好人的自由被剝奪,我們的師父被誣蔑,政府把大家說理的大門關死,上訪就被鎮壓,勞教判刑,我們是被逼到天安門向世人講真相的,告訴世人大法好,不要仇恨和破壞他,對法迫害的人後果是可怕的。說我們給家造成傷害,事實正相反,正是當權者欺騙了善良的世人,拆散了家庭,他把自己的意志凌駕於法律之上,利用權力製造了千古奇冤。」王隊長甚麼也聽不進去,反而說:「這要是在以前,我就用亂棍打死你。」

12月3日,王希光隊長告訴劉力濤:「離婚書已經拿到,你簽個字就行了。」四日,劉力濤寫了自己進入團河之後被體罰的經過,王隊長拿過去給楊科長看,楊科長說:「這是隊長對你好。」他們就是這樣打著對學員好的幌子,用各種殘害人的手段來動搖大法弟子的意志,妄圖讓大法弟子向邪惡低頭。

12月9日,由於有新班來西樓,房間不夠用,劉力濤被拉到筒道站著,不許離暖氣近,劉穿著棉衣棉褲仍然凍的夠嗆。現在劉力濤仍在這種無休止的迫害中堅守著自己的正念,並且在正法的路上走的越來越穩健、成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