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團河勞教所畫皮背後的凶殘(圖)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7日】惡鬼戴上畫皮把自己打扮成一個美女,但畫皮背後卻是極端的醜惡和凶殘。


在99年時,團河勞教所還只有幾排平房,路也是泥土路。後來,勞教所關的人越來越多,路也變成了水泥路。勞教所那一大塊白色的孔雀屏雕刻(正大門往裏走約77米處、水泥路中間,見圖)下最後幾句話「風水興、人氣旺,……勞教事業更發達」。在勞教所對別人說反對封建迷信的同時,自己卻還在深信「風水」,祈禱「人氣旺」。北京團河勞教所在短短的一年多的時間由平房變成了高樓,由雜草叢生的地方變成了「花園式」的單位,成了所謂的「市級文明勞教所」,後又成了所謂「部級文明勞教所」,為掩人耳目的變化真是欲蓋彌彰。且不說為了申辦「文明勞教所」臨時撥款建了多少房子,買了多少設備,在申辦「文明勞教所」時不知做了多少虛假的事,謊報了多少材料,臨時拼湊了多少材料。每當上級要來評「文明勞教所」時有多少警察在加班,有多少勞教人員在幫警察寫假材料。那裏的新樓、花草樹木、還有那條路和那些地溝不知滲透了多少大法弟子的血和汗。那裏的環境是大法弟子和其他普通勞教人員血和汗的積累,是他們受迫害的歷史見證。那是又一個「納粹集中營」,那是人類的恥辱。

在那裏,「文明」的招牌和美化了的環境不過是為了欺騙大陸民眾和國際社會,就如同一個惡鬼戴上畫皮把自己打扮成一個美女。而不法警察們怎樣對內,尤其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野蠻摧殘,這就是外面的人(包括裏面不知情的人)不得而知的了。 邪惡是怕曝光的,所以需要披著「文明」的外衣以掩蓋其內部的罪惡。但邪惡終究是邪惡,必然會去做邪惡的事,只是更加熟練和隱蔽而已。

在2001年4月份以前是在班裏、筒道裏赤裸裸地殘酷迫害(如「軍蹲」,「坐死人床」,「坐飛機」等),明慧網曾有過報導。2001年4月以後那種赤裸裸的迫害的現象減少了很多。到後來就見不到了,但是見不到並不等於沒有迫害,是因為惡警對大法弟子的迫害變得更加隱蔽而已,警察絕對不會當著其他人的面打人、罵人,反而會裝得非常友好。 在劫持著法輪功學員的隊,能看到的是「文明」的景象。所以很多新被綁架來的大法學員很容易被虛假的外表所迷惑。警察們真的對新來的學員「非常好」,只不過採用人難以認識到的迫害方式,如所謂的「幫教」,所謂的「耐心教育」。實質是精神摧殘,踐踏公民信仰權利,逼人看不願意看的錄像、VCD,逼人聽不想聽的謊言,逼人接受那些偷換概念、誤導人、迷惑人的鬼話,當然還有各種人身攻擊和恐嚇,不讓充份休息,考驗人的意志力的極限,只是不打人。剛來的人一般要到晚上11、12點才能睡覺。對於剛被綁架來團河勞教所的人來講,這與團河調遣處相比真是巨大的區別,那真的看不到明慧網上揭露的那些邪惡的酷刑。這給人一種很大的心理反差,心理學上對這種方法叫「震懾法」。有些人因此而被迷惑了,有些人沒有親眼看到就不相信,邪惡的事能讓人輕易看到嗎?有的人背離真善忍之後便與大法學員隔離了,也就更沒有機會知道警察是怎麼對待那些堅強不屈的大法學員的了。

如果大法弟子堅強不屈,過一段時間就只能到早上2、3點鐘才能睡覺。再後來惡警就原形畢露了,甚麼手段都會用,軟的、硬的(暴力)都會用。當然那絕對不會在公開場合,會被隔離,甚至會被找各種理由(誣蔑人不服從管教,如他們要你看那些誣陷大法的錄像,你不看,那就是「不服從管教」)送到集訓隊,還有可能會被送到普教隊。

北京團河勞教所掩蓋其罪行的主要方法有:

1、對每一個堅定的大法學員單獨用刑,有時是只有警察在,有時是幾個猶大。因為這些人是不會揭露他們自己的邪惡的。到現在,勞教所裏面知道他們的罪惡的人已非常少了。

2、對大法弟子用刑的地方也改到了「集訓隊」、「西樓」。這兩個地方是絕對不讓參觀的。

A、「集訓隊」就如法西斯的「納粹集中營」。明慧網對該隊的邪惡曾作過報導。這個隊有一道鐵門。這道鐵門掩蓋了無數的罪惡,外面的人是無法進入的。即使是勞教所的警察未經允許也不能進入。這裏對外面參觀人員是不開放的。這裏面用鐵籠子關押人。裏面的人就像動物一樣被關在籠子裏。有的籠子高度很小,只能躺著,坐起來都不行,很多人都是整天躺在裏面。每天24小時都有勞教人員值班。相互間都不允許說話,沒有任何的自由。團河勞教所所有隊都是固定時間上廁所,如果拉肚子,或尿頻,能否去上廁所就只有看隊長的臉色了,如果在集訓隊那是絕對不行的,只有忍著。集訓隊吃的東西都是「窩窩頭」,沒有饅頭吃,米飯就更不可能了。這裏面經常有打人的事發生,尤其是對待法輪大法弟子,很多大法弟子被綁架進去後都被用過電刑。據從團河勞教所出來的學員說,去年12月分,有個叫吳相萬的學員因為在邪惡之徒強迫他看污衊大法的錄像時背大法經文而被關進集訓隊,在集訓隊邪惡之徒用電棍等酷刑虐待他,逼他屈服,他受盡了折磨,差一點就沒命了。大法弟子龔成喜多次被長期關押在集訓隊,身體十分消瘦。大法弟子龔成喜在那種鐵籠子裏至少被關了九個月,現已被延期10個月,還被關在團河勞教所。
   
惡警劉金彪是那裏的主要凶犯之一,此人曾將大法弟子武軍(軍人,導彈研究專家)綁在床上達數月之久,每天24小時讓人看著,武軍被折磨得幾近精神崩潰,肌肉功能障礙,走路都需要人攙扶。這些邪惡之徒還造謠說武軍有精神病。他們將武軍綁在床上,給武軍灌食,武軍抵制,他們就造謠說武軍「無情無義」,給吃的都不領情。武軍被兩次非法延期,到期後離開了團河勞教所,但也沒被釋放,目前下落不明。大法弟子王豔芳在團河勞教所也是受盡了各種肉體和精神上的折磨,他有一隻腳被折磨得經常會突然失去知覺。現已被與其他大法學員隔離,下落不明。劉金彪原是北京市團河勞教所直屬隊大隊長,已遭報應。

B、「西樓」:大部份的所謂的「幫教」都是在這裏進行。這棟樓只有警察認為不會揭露他們的邪惡的叛徒才能進入。每當有外界來參觀的人,警察就把那些他們認為是「危險份子」的堅定的大法弟子關到這棟樓,以免邪惡被揭露。當然這棟樓也不對外開放。所謂的「攻堅班」也設在這裏。上個冬天,一些堅定的大法弟子就是被逼睡在這裏,沒有床,只有一塊木板,也沒有暖氣,只有一床薄薄的棉被。惡警們就是用這種「文明」的不見血、不見傷、不容易抓著證據的方式迫害大法弟子。像魏如潭、龔成喜等在裏面住了幾個月人,已經消瘦不堪。其它的情況,明慧網有所報導。

3、把堅定的大法弟子隔離。他們不敢讓這些被「特殊對待」的堅定的大法弟子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在一起,他們怕大家知道他們是怎麼對待這些堅定的大法弟子的。他們將這些學員分散在各個普教隊。

4、讓猶大和冒充大法弟子的「托兒」24小時監視大家,如果有人揭露邪惡是怎麼虐待學員,如果有人揭穿他們的謊言,如果有人從正面談論修煉的事,如果有人談論一些神奇的事,如果有人談論國家的腐敗現象,如果有人敢說政府的不足……只要一有不符合他們的要求的言論馬上就會被秘密報告到警察那,甚至會被當場阻止。那些堅定的大法弟子都是有兩個他們認為可信任的叛徒包夾著,不讓其他任何人接觸。以免其他人知道他們是怎麼樣對待這些堅強不屈的大法學員的。那裏面有冒充學員的「托兒」,有猶大,甚麼樣的人都有,所以即使有一些知道邪惡之徒迫害大法學員真相的人也沒機會把學員被迫害的真相告訴其他人。

5、利用監控器24小時監視大家。吃飯、睡覺、上廁所等一切活動都在他們的監視之下。沒有任何個人隱私權。打著為了「安全」著想的幌子,實質是為了監視大家,不讓大家自由說話,不讓大家接觸那些堅定的大法弟子,以免大家知道惡警的凶殘。

6、給堅定的大法弟子造謠。楊樹強耳朵被打壞了,他們給楊樹強家賠了700元錢,楊樹強說這是他們應該做的。這些邪惡的警察便造謠說他們看到楊樹強家裏很困難,給了楊樹強家700元錢,楊樹強還不領情,造謠說楊樹強為了自己不顧家人,無情無義等等,卻把他們將楊樹強的耳朵打壞之事省略不說。

7、用超強的勞動量來代替赤裸裸的殘酷迫害。如逼迫大法學員在烈日下、雨中種草、澆草,沒有鞋就打赤腳。讓大法學員扛水泥袋、挖溝、修路等。每天都是十幾個小時,學員都累倒了。

「紙是包不住火的」,無論其如何掩蓋,其罪惡都將被一個個地揭穿。當歷史走過這段黑暗的時期後,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之徒必將受到審判。近期勞教所內被殘酷迫害的部份大法弟子有:方英文、王豔芳、魏如潭、李躍進、劉成、朱治亮、恭成喜、李春元、於溟、李旭鵬、翟曾翰、張翔羽、陸偉棟、劉宵、楊樹強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