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河勞教所教唆「猶大」對大法弟子施暴的案例

【明慧網2002年4月2日】

1.2000年4月的一天,三大隊副大隊長岳清泉,手裏拿著劉建開曾寫過的「悔過書」(劉已醒悟,去向它們要悔過書,並講真相)氣急敗壞地衝向四班。惡狠狠地把劉建開按倒在地,劉一身正氣不順從,岳便兇相畢露地指使班裏叛徒晉浩又、張海燕等將劉建開強行摔倒在地,叛徒踩的踩,壓的壓,幾乎使劉窒息……岳竟喪心病狂地坐在劉建開身上大聲將「悔過書」讀給全班聽,整個過程近15分鐘。

往日的岳清泉,總是以一副偽善的面孔出現,豈不知那虛偽假善的面具背後,隱藏的是更加凶殘與邪惡,今天一事暴露無遺。

2.2000年4月28日,三大隊警察趙江讓大家出去排練「經絡操」,大法弟子鄧懷穎拒絕排練,趙江就指使叛徒及筒道小號(普通犯人)將鄧強拉出去,鄧不從,小號過來就給鄧兩拳。其中,趙江和另一警察在場,鄧質問邪惡之徒為甚麼打人,趙顛倒黑白地指使叛徒偽造事實記錄,以鄧違反所內監規為名,強行將鄧送至嚴管集訓隊,殘酷折磨1個月。

3.原三大隊五班叛徒鄧金華伙同其他叛徒殘酷折磨大法弟子武軍。由於武軍堅持真理,拒不屈服,鄧金華就不斷地打武軍耳光和胳膊。看這樣還不行,就極其凶殘地用腳猛踢武軍的臉部、胳膊及全身,導致其眼睛、大半邊臉淤血、腫脹、發青,整個胳膊紅腫的像饅頭一樣,慘不忍睹。惡警怕它們指使下的邪惡當眾曝光,為掩蓋其罪惡,便假惺惺地每晚讓叛徒陪武軍散步,以關心為名,實為更惡毒的恐嚇、折磨、摧殘其身心,妄圖摧毀大法弟子的正信和意志。

4.原六班叛徒姚楓,綽號「妖瘋」,極其邪惡、殘忍,各班亂竄,想盡辦法折磨大法弟子。他慣用的辦法是「灌涼水」。一天,他到四班要強行給劉建開「灌涼水」,劉建開一身正氣,正視邪惡,迫害未得逞。

5.原四班叛徒莫海濤,一副虛情假意、偽善,骨子裏極其凶殘、狠毒,綽號「魔海濤」。大法弟子江擁軍被逼瘋與其有直接關係,但幕後又由惡警們操縱。在邪惡的指使下,對江擁軍、劉建開等堅定弟子嚴管。白天罰他們站立,或軍蹲,中午不讓休息,要麼一群叛徒圍攻。大小便定時,還有人跟隨,晚上逼迫寫「悔過書」,整晚不許睡覺,體罰。白天列隊、跑操,總之想盡一切辦法妄圖摧毀他們的意志。種種辦法不行,邪惡就指使莫對他們加大「力度」。

猶大們在莫鼓動下,晚上將他倆按在床底下「反省」不許睡覺,並由專人輪流值班看著,當他們稍有反抗,不從或腿麻挺不住倒在地下時,莫就打江擁軍的臉和頭,還用手擰其胳膊,踢他並不斷向其散布邪悟。在莫離所前還專門整理了一套邪惡的東西,繼續毒害大法弟子。因其有「立功」表現提前解教。出來後,還去其妻(被它「轉化」)勞教所裏配合邪惡。同時又到遼寧鞍山教養院配合邪惡,並將他那一套邪惡的想法四處傳播。

在三大隊圖書室有趙富貴、蔡金城等罰劉建開「軍蹲」,劉建開被折磨得大汗淋漓。然後,趙逼迫劉建開「灌涼水」,劉建開不從,趙就往其身上澆水。

有天晚上,四班猶大繼續折磨劉建開、江擁軍,強迫他們蹲床底,二人不配合,五班叛徒龐昱(綽號「螃蟹」,此人常凶殘打罵大法弟子)過來對他們二人就是一陣狠踢,嘴裏還不住地罵,樣子十分兇惡。

江擁軍不配合邪惡,以晉浩又為首的叛徒像發了瘋似地毒打他,並想用沖「冷水澡」的辦法逼迫他放棄大法。暴徒將其捆綁在床上,不准大小便,不許睡覺。第二天早晨,發現大小便都拉在了床上。邪惡們見江仍不屈服,堅定大法,這時,晉浩又等更氣急敗壞地撲向江擁軍,江被折磨得幾乎奄奄一息,大小便都失禁了…。第二天列隊,惡警指使何景宏跟隨江擁軍後面罰其繞操場跑步,繼續摧殘他的身心。由於精神和身體遭受非人折磨,導致江精神失常被逼瘋了。

然而所裏為掩蓋他們指使下的罪惡,竟栽贓陷害大法弟子江擁軍的瘋是因煉法輪功所造成的。從而導演了下面一幕醜劇,這也是邪惡之徒慣用的欺世手段。

在邪惡「幫教團」裏,惡警們帶著江擁軍四處遊說,誤導不明真相的眾人,並謊稱:不轉化就是如此結果。為他們的強化洗腦披上一層「合法」的外衣。在這「合法」外衣的背後,邪惡們還大肆借「轉化」之機撈錢(「轉化」一人5500元,加上陪同共1.1萬元),所裏用這些錢大肆揮霍,遊山玩水。

另外,所裏為了隱瞞外界前來調查關於法輪功學員的人權等問題,竟錄製了謊話連篇的問答條例,讓大家熟記,照此回答。

6.所裏還有重體力勞動,挖管道溝,此活又苦又累。邪惡們逼迫大法弟子趙明、秦尉、劉建開、鄧懷穎等,晚上擦管道、刷廁所等,早晨5點起床去挖溝。最苦最累最髒的活都推給他們。白天同樣和大家幹一天重活,晚上別人休息了,他們卻被逼到圖書室坐板凳,由叛徒姜鐵軍念邪惡的東西,強化「洗腦」一直到深夜。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16/210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