瀋陽市服裝企業主於溟被團河勞教所惡警野蠻折磨的事實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10日】大法弟子於溟,男,30歲,瀋陽市沈河區服裝企業老闆。2001年元旦在北京向世人講大法真相時被抓。在看守所內,警察在晚上將於溟帶至一屋,屋內布滿鐵鏈,鐐銬,刑具。只開著檯燈,有幾個警察在屋內。隨後警察將他戴上手銬,腳鐐關在牢室,並唆使犯人打罵。後來於溟被送到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於溟呼喊口號,遭到警察的迫害。

2001年3月,於溟被帶到團河勞教所二大隊。一進隊內,他發現那些被邪惡洗腦的人表面似乎很和善,但是頭上都罩著一層黑氣。之後,他經歷了一系列的各式各樣的被洗腦者的或假善、或耍橫、或圍攻(許多人同時用語言攻擊、指責),均未上當。那時(2000年底到2001年初)正是團河邪惡表現最頂峰的時期,暴力迫害和欺騙誤導都極其猖獗。大法弟子盧長軍的腰被打折;武軍被惡警長時間迫害,使用電棍,致使精神受刺激;大法弟子魏如潭被針刺手指尖等等。後因為上面「調查」這些事,到3,4月時表面才稍微收斂,但「調查」只是走過場,無一警察因上述行為遭受處分(有關詳情請見其他大法弟子的材料),惡警仍很猖狂。

在5月份天開始熱的時候,於溟腳部潰爛很嚴重,但惡警仍令其幾個小時在太陽下曬著不准動,同時被曬的還有王季平等其他幾位大法弟子。經過幾個小時的暴曬之後,於溟被二大隊(盧長軍等人所在隊)副大隊長倪振雄叫進辦公室。因長時間暴曬加上腳部潰爛,於溟進屋後一時站立不穩地頭衝下栽倒,倪卻認為於溟故意跟他過不去,上來就拳打腳踢。惡警倪振雄曾上過中央電視台的專題節目,被評為「優秀幹警」。此人自恃自己練過散打,對大法弟子非常狠毒。曾經將一名大法弟子帶到集訓隊的小屋內瘋狂用電棍連續電數個小時以迫其背叛信仰。倪惡警將於溟拽起來打罵,並拉於溟去醫務室強迫就醫。於溟不從,用手抓住樓梯欄杆不動(二大隊在二樓),倪惡警便將於溟的手和欄杆銬在一起,然後拿電棍死命往於溟身上狠電,於溟不為所動。倪惡警氣急敗壞,解開銬子,用手抓住於溟的腳踝,將他拖在地上,從二樓就這麼臉衝下從樓梯上拖到一樓,然後一路拖到醫務室(有幾百米遠),於溟的背部衣服全部都被拖爛了。於溟仍然不屈服,後經在場的其他一些人溫言相勸,倪惡警又將於溟拉回辦公室,並告訴其他人不得亂說此事。在辦公室倪惡警又開始電於溟,見不起作用,倪惡警喪失理智,衝過去把於溟的胳膊死命向後擰,這時於溟用力掙扎,就向反方向用力,在於溟胳膊就要被擰斷時,倪惡警才突然意識到了可怕的後果,嚇得立刻鬆開了手。於溟告訴他說:「雖然你這樣對我,但我也一點不會恨你。但是你這個樣子,我永遠不會心服。」因為很多大法弟子曾經被倪惡警猖狂迫害,於溟考慮要上訴此事。倪惡警害怕了,此事如果被曝光,加上年初二大隊發生的一系列暴力傷人事件被強行壓下而未暴露,一旦要調查他有可能被撤掉大隊長的職務,轉而開始給於溟賠好話。於溟見其有所收斂就暫時打消了上訴的念頭,但提出條件:一、不准暴曬、體罰學員;二、讓倪振雄當著二大隊全體學員的面賠禮道歉,公開做書面檢查並宣讀;三、允許大法弟子看師父的經文。在大法弟子強大的正念下,倪惡警終於害怕了,這幾條立刻一一完全照辦(於溟離開二大隊後,倪某仍不知悔改,繼續迫害其他學員)。

因二大隊暴力轉化未有效果,2001年7、8月間,於溟被轉至五大隊。該隊採取軟招,答應於溟晚上不熬夜,正常睡覺;偶爾送上好菜給於溟,但於溟不動心。五隊一個姓岳的小隊長,曾故意找茬激怒於溟,以找藉口將他送入集訓隊,但被於溟識破,義正辭嚴拒絕,惡警才未能得逞。11月於溟被轉入普教隊。2002年3月,於溟被送至團河勞教所西樓,又稱「攻堅樓」。在六月份快到期前,惡警使用其一貫的迫害手段,即在學員快到勞教期滿時仍未妥協,則集中警力連續數天數夜將其捆綁、強行脫光衣服,蒙住眼睛、堵住嘴,用數根電棍連續狂電。如普通的電棍不起作用,它們就使用特製的高壓電棍,迫其妥協,背叛信仰。大法弟子魏如潭、趙明、吳相萬等均遭此毒手。於溟也被數根電棍電擊,於溟仍然堅強不屈。兇手將於溟於2002年5、6月間送至調遣處集訓隊,每天罰坐板,從早上6點一直坐到夜裏12點,一動不許動。後惡警以於溟吃飯時掉了一個窩頭渣為由,令幾個勞教犯人作偽證,說於溟無故絕食,將他延期10個月。

目前來自團河的消息,於溟或被送至天堂河法制培訓中心(實為法西斯洗腦中心)迫害或被送至天堂河勞教所未成年隊看管,如果是那樣的話對於溟的迫害會更為嚴重。在此呼籲全世界善良的人民和於溟的親朋好友,緊急關注於溟的近況,共同制止對於溟的迫害。希望廣大弟子,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操縱壞人迫害於溟的邪惡因素。制止這場邪惡的迫害。

連續電擊於溟的兇手:團河勞教所所長李愛民,三大隊劉國喜,教育科長姜海泉,惡警郭金河、劉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