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憶中的虞超──呼籲營救因堅持信仰而遭受迫害的清華大學校友


【明慧網2003年1月21日】在明慧網看到2002年10月4日的報導《月圓之夜人不歸──憶被綁架的清華校友虞超、褚彤夫婦》一文後,心裏非常難過,特別是當看到他們4歲的兒子的照片時(長得很像虞超),便更加回憶起我曾與虞超的幾面之緣。

那時我住在新加坡。記得大概是在1998年6、7月份的一天(新加坡法會召開前),那時我住在新加坡。我們家是學法小組,正在連續播放師父9天講法錄像。這時,我聽到有人敲門,打開門看到一位穿著整潔、很斯文的小伙子,我以為又是上門推銷產品的銷售員,還沒等我講話,他便微笑著說:「自己人,我也是大法弟子。」我連忙請他進來。看完錄像後,他才自我介紹:這次是因公來新加坡技術培訓的,我過幾天就回北京。在新加坡的大法網站上找到了你們學法煉功點的地址,所以就找來了。隨後我們非常高興地互相交流了得法的經過。

虞超說他第一次聽師父講法是在北京,由於是最後幾天了,他去的比較晚(大概是在某公安廳的禮堂),當他到達門口時,正好有一對像警官樣子的年輕人走了出來,他連忙走上前去問裏面是不是在辦法輪功學習班,那兩位說是。然後,他們拿出一張照片來給虞超看,照片上有明顯的法輪。虞超接著說,「我當時還問,是真的嗎?是不是使用了特別的技術加工成的?」那兩位年輕人看了他一眼說:「怎麼這人這悟性呢?」說完,便拿回照片走了。進了禮堂,他第一次見到了師父,並被師父所講述的法理所折服。後來,帶著一些問題,虞超又參加了師父在天津舉辦的傳法班。在一次中間休息的時候,虞超走到了後台,清楚地看到師父穿得非常簡樸,正拿著一個最普通的大搪瓷缸子喝水,虞超走上前去,問師父說:「老師,我覺得您講得很好,但是就是不知道為甚麼?」師父笑著整了整虞超的棉襖領子說:「小伙子,好好修吧。」我當時聽後羨慕地說:「你的緣分真大啊!」虞超接著帶著點兒遺憾地說:「從那以後,我再也沒見過師父。」隨後的幾天,他每天下班後便來看師父的講法錄像,結束後便一起煉第五套功法,我發現虞超用一根帶子將雙盤在一起的腿捆住,看著我驚奇的眼光,他說:「這樣腿就不會滑下來了。」我慚愧地想:國內的學員真是精進啊!那時,正好剛剛得到師父在《北美首屆法會上講法》的錄音帶(那時書還沒有正式出版發行),虞超很高興,如飢似渴地在有限的時間內聽了兩遍。回國前,他給我留下了電子信箱的地址,但由於那時我家沒有電腦,所以一直沒有與他聯繫。

雖然與虞超只有幾面之緣,但是他的博學多識與對大法的堅信和精進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自從1999年7月江XX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國內無數的法輪功學員遭到了殘酷迫害,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是社會中的一員,分布在社會的各個階層:工人、農民、學生、國家幹部、企業家、高級知識分子──國家的棟樑之才,他們都是在按真、善、忍做好人,更高尚的人,在各自的階層為國家和社會盡心盡力。

在此,我呼籲各界有識之士、海外清華校友和所有善良的人們能站出來譴責江氏集團的暴行,要求立即無條件釋放所有法輪功修煉者,為這場持續了三年的人間悲劇劃上句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