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資料:歷史的抉擇(一)──姑息與縱容


【明慧網2002年9月4日】1939年9月1日拂曉,希特勒出動1500多架飛機和總計56個師的陸軍兵力入侵波蘭,9月3日,英法兩國對德宣戰,第二次世界大戰全面爆發。這場人類歷史上最為慘烈的戰爭歷時六年之久,世界各國的人口傷亡達9000萬人以上,財產損失四萬億美元。雖然戰爭最終以軸心國的徹底覆滅而告終,但是它給人類帶來的痛苦、磨難與沉重的心靈創傷卻永遠無法彌補。回首這段歷史,我們不禁要問,這場戰爭真的無法避免嗎?民主國家為甚麼會養虎遺患,坐視二站前的德國、意大利和日本培植羽翼,直到他們發起對民主國家的致命打擊?

1951年,作為二戰期間同盟國的決策人之一,英國首相溫斯頓.S.丘吉爾出版了他歷時六年完成的歷史巨著《二戰回憶錄》。在書的開頭,他寫道「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悲劇本來是很容易避免的;善良的軟弱強化了邪惡的刻毒。」

誰都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戰是一場反法西斯的戰爭,無論是英國、法國還是蘇聯都是這場戰爭的受害者,但是當我們把目光投向1938年9月英、法、德、意四國簽署的《慕尼黑協定》,看一看在戰爭爆發前一星期蘇聯與德國簽署的《蘇德互不侵犯條約》以及隨後的一系列經濟合作協定;當我們認真地審視一下當希特勒入侵捷克斯洛伐克時波蘭和匈牙利的反應;以及在戰爭爆發初期,蘇聯對波蘭的趁火打劫和對德國的大量軍用物資支援,我們不能不得出結論:對邪惡進行默許和包庇,並指望它有朝一日良心發現、放下屠刀的想法實在太過天真;為了利益而與邪惡同流合污無異於與狼共舞,這樣的國家隨時都會遭受邪惡致命的一擊。

1934年8月19日,希特勒被任命為德國元首,一個多月以後他即下令建立空軍並擴充陸軍和海軍,戰爭準備已經初露端倪。1935年3月德國公布《國防軍法》,實行普遍兵役制,開始公開重整軍備,同時德國宣布他們的空中力量已經與英國相當。一年以後,希特勒撕毀凡爾賽和約和洛迦諾公約,進兵德法邊境的萊茵蘭非軍事區。

這是一個大膽的冒險行動,希特勒當時的軍事實力遠遠低於法國,即使沒有英國的支持,法國單槍匹馬也有足夠的力量把德國逐出萊茵蘭,同時會對希特勒的狂妄給予致命的打擊,甚至會使他對德國的統治都無法維繫。然而,英法兩國卻在這時選擇了姑息養奸。出於對可能會引起戰爭的恐懼,他們給自己找了個藉口「希特勒只不過是把軍隊開進了自家的後花園」。這種軟弱的退卻使得希特勒在德國最高權力階層中的聲望和權威大大提高。

1938年3月,德國吞併了奧地利,並開始積極為佔領捷克斯洛伐克做準備。

一、姑息與縱容

捷克是一個多民族國家,其境內有300萬日耳曼人,絕大多數都生活在捷克西北部與德國接壤的蘇台德地區。希特勒唆使當地的納粹黨羽提出「蘇台德區自治」要求,接著又提出與德合併。捷克總統貝奈斯對此進行了堅決的抵制,150萬捷克人在歐洲最堅固的防線後武裝待命,然而此時本應該站出來主持正義的英國首相張伯倫和法國總理達拉第卻選擇了「綏靖政策」,不惜任何代價去維持所謂的「和平」。

1938年9月,英、法、德、意四國在拒絕捷克代表出席的情況下在德國南部城市慕尼黑簽署了臭名昭著的《慕尼黑協定》,將捷克斯洛伐克的蘇台德地區及其與奧地利接壤的南部地區割讓給德國,同時協定規定捷克的其餘地區則由英、法、德、意四國保證不再受侵犯。希特勒說蘇台德地區的問題一旦解決之後,不管捷克發生甚麼事情,他都不會再感興趣了。「這是我在歐洲的最後一次領土要求。」英國與法國的領導人輕信了他的話,幼稚地相信了狼從此會變成一個素食動物。

在慕尼黑協定簽署幾個小時後,張伯倫在希特勒的公寓與希特勒舉行了會晤,張伯倫拿出了他預先準備好的一個聲明稿,宣布「昨晚所簽訂的慕尼黑協議和英德海軍協定是兩國人民希望彼此之間不再發生戰爭的象徵」。希特勒讀完這份聲明之後沒有提出任何異議就簽了字。張伯倫回到英國,在他下飛機時,他揮動著他讓希特勒簽過字的聯合聲明,並向前來歡迎的主要人物宣讀。他在唐寧街官邸的窗口又揮動那張紙,說:「這是我國歷史上第二次將光榮的和平從德國帶回唐寧街。我相信這是我們時代的和平。」

對邪惡的盲目信任造成了他的盲目樂觀,正是這姑息妥協的一紙空文將整個世界捲入了戰爭的深淵。正如丘吉爾當時對張伯倫說的那樣:「讓你在戰爭與恥辱之間作一抉擇,你選擇了恥辱,而你將來還得進行戰爭。」

就在捷克開始走向解體的時候,波蘭和匈牙利出來趁火打劫,波蘭政府向捷克提出了以20小時為期限的最後通牒,要求捷克立即交出特申邊區。匈牙利也向捷克提出了他們的要求。

《慕尼黑協定》實際上宣判了捷克斯洛伐克的死刑。捷克斯洛伐克不但喪失了1/5的領土、大約1/4的人口,而且捷克境內堅固的防禦工事不復存在,其全部鐵道、公路、電話和電訊系統都遭瓦解。不到半年之內,希特勒兵不血刃地佔領了布拉格。與此同時。暗中得到波蘭支持的匈牙利軍隊也開進了他們所要的捷克斯洛伐克的東部省份盧西尼亞。

捷克的淪陷不僅使得協約國喪失了他們的山地防線和可以牽制德國30個師兵力的捷克軍隊,而且將中歐第二大兵工廠──捷克的斯科達兵工廠也讓給了對方。這個兵工廠在1938年8月至1939年9月間的產量與同期英國各兵工廠的實際產量幾乎相等。雙方的軍事實力對比終於發生了可怕的逆轉。

(待續)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9/26/268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