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晏子使楚》想到的──寫給精神封鎖下的人們


【明慧網2002年7月23日】《晏子使楚》的故事,很多中國人都知道。說齊國使臣晏子來到楚國,楚王故意假造個盜賊扮成齊人,看著晏子說:「齊人本來就善於偷盜?」晏子回答:「今民生長於齊不盜,入楚則盜,莫非楚之水土使民善盜耶?」楚王理屈詞窮,尷尬地苦笑著說:「聖人是不可以戲弄的,我反而自討沒趣。」其實,齊和楚本無盜,楚王為抬高自己侮辱別人,假造了盜賊。如今,法輪大法在世界各國都被尊重,而在中國大陸獨被誣蔑為XX。是中國大陸水土善生邪嗎?非也,只因江氏為顯示個人權威,強行假造出個大帽子。反右派、大躍進、文化大革命,曾有多少好人被打成壞人,在江的專制獨裁下,人整人的鬧劇繼續重演。然而,正邪善惡將會大白於天下的。

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開傳於中國,迅速傳遍全球。李洪志師父的主要著作《轉法輪》一書,被翻譯成三十種語言文字在全世界出版發行。法輪大法在互聯網上有一百多個網站、上億的讀者,建立了大法電視製作中心和大法廣播電台。人們還把每年的5月13日,定為世界法輪大法日。在美國,很多州、市都宣布了法輪大法或以李洪志師父的名字命名的日、周、月活動;美國和英國30位議員與教授聯合提名李洪志師父為諾貝爾獎候選人。為甚麼同是一個法輪大法,在國外就受到各國政府和人民的歡迎呢?在中國大陸,江澤民瘋狂鎮壓法輪大法,從誹謗法輪功開始,江等就公然侵害了公民的人權,等於將自己宣判為世界人民的敵人。2001年11月20日,來自12個國家36名西人大法修煉者到天安門請願,充份證明了這一點。對一種信仰的正與邪,人民自能辨別,不是哪個強權高壓出來的。讀了《轉法輪》的人們,都覺得是正法、正道,誰修煉誰受益,因而廣泛流傳於世界五大洲五十多個國家、地區。無論在富士山麓,還是在尼亞加拉河畔;無論在埃菲爾鐵塔下,還是在聯合國大廈前;無論在北歐,還是在南非,都有人修煉法輪大法,這已成為一種令人矚目的身心修煉方法。信仰是不分種族和國界的,不是哪一個獨裁專制者能夠阻止、能夠改變得了的。強制改變不了人心。

一些國外人士修煉了法輪大法,都覺得好,當去中國說明法輪功真相時,沒想到卻被關押起來。中土歷朝歷代,都允許上奏冤情、忠義諫言,禮儀之邦嘛。而當今在江的專制下,上訪、請願就是鬧事,就是犯罪!國家的信訪辦成了抓捕人的場所。可悲呀,堂堂中華,竟有冤不許申。在國內,人們有話不讓說。於是在國外,中國駐外各使、領館門前,請願的法輪功修煉者不斷。兩年多來,華盛頓中國駐美大使館門前,每天每日都有請願者;堪培拉的中國大使館,每逢雙休日,全澳的修煉者,都會乘不同交通工具趕去請願;一意孤行、雙手蘸滿了法輪功學員鮮血的江澤民一旦出現在國外某個地方,就會湧來很多修煉者前來抗議,江心虛害怕,每出訪必要求對方戒備森嚴。江在紐約參加千年首腦會議,2000多名修煉者遊行抗議江澤民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震撼了全世界。

信仰是人的最基本權利。江澤民的專制橫行,違反了自己國家的憲法,又違背了國際法和中國最近簽署的國際人權公約,當其他國家紛紛譴責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踐踏民主和人權時,而江的發言人還是老一套的辯解:干涉中國內政。這又是多麼刁蠻不講道理,丟盡了中國人的臉。

現在港、澳、台修煉法輪大法的人很多,台灣已由幾百人發展到十多萬人,在世紀之交的新年前台北召開的法會上,有4000多人參加。香港18名立法會成員聯合聲明:呼籲大陸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

江等在招數用絕了的情況下,搞出個漏洞百出的天安門自焚事件、一個精神病殺人案也要大作特作文章。請問:為甚麼鎮壓開始後國內就老出現自殺、殺人的?為甚麼同樣是中國人,同樣是法輪功,在台灣就受歡迎和支持?外面世界的這些情況,在中國大陸是不允許老百姓知道真相的。所有大陸新聞媒體,都必須違心地和江一個聲調,有敢越雷池半步者,便會被降職罷官;有些利慾熏心的人,違背新聞道德,昧著天理良心,大肆造謠、誣陷,以欺騙世人。江澤民集團對正面報導法輪功的國外的新聞消息,怕得要命而掩蓋視聽,採取封鎖的政策:對海外廣播電台施放干擾,互聯網設立網絡警察、封閉代理服務器,私人電話也搞監聽。現在中國江澤民政府對人民搞精神封鎖,然而閉關鎖國封不住,正義之聲總要傳遍十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