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尼祿看江澤民:虛榮殘暴 陷害無辜 下場可恥

【明慧網2002年6月28日】使史學家感到驚訝的是,尼祿統治的最初幾年竟是羅馬歷史上最繁榮興旺的年代中的一部份。從童年時代起,尼祿就表現出藝術才能。他從事繪畫、雕塑,尤其對音樂很感興趣,很有天資。他能講流利的希臘語和拉丁語,他的詩寫得非常流暢,人們甚至以為是詩人替他寫的。他雇佣了羅馬最好的歌手教他唱歌,並常常在街上,在皇宮花園裏露天劇場邀請平民聽他彈琴演唱。在節日裏,他舉辦有獎演出並親自參加。這一切都博得人們的好感。

[註﹕江澤民的藝術細胞顯然遠遠比不上尼祿,但他的表現欲卻遠遠超出尼祿。七十多歲的他居然在出訪冰島時不經詢問便硬要給主人獻唱,假如尼祿活到七十歲的話恐怕也做不到。]

但是好景不長。尼祿的罪惡本性很快膨脹起來。他開始揮霍浪費,用驚人的賭注打賭,外出野遊時由1000輛華麗的馬車列隊護送。國庫空虛時,他把人民的私人財產充公,他曾殺死北非和西班牙幾十個土地主,掠奪他們的財產。他還廢除了早年制定的減稅法以及對老人和窮人的補助法,霸佔寺廟財產,貶值貨幣。很快,他激起了人民的反對。

[註﹕江澤民花費一億美元為自己買專機,專機內的布置極為豪華。他花費百姓的血汗錢到處出遊作秀。他讓自己的兒子下海經商,大發橫財,還提拔他為科學院副院長。他藉口反腐敗殺死政敵,卻包庇自己的大貪官親信。工人下崗,農民苦於苛捐雜稅,民不聊生。]

公元64年7月18日夜晚,羅馬城發生了大火,整整燒了一個星期。城中14個區有三個全部燒光,七個嚴重毀壞。火災之後,尼祿大興土木,為自己建造了金碧輝煌的宮殿。人們對他更加反對了。公開說他放火是為了自己建造皇宮。面對這種指責,尼祿選中了基督徒來承擔責任,先是指控他們縱火,後來又指控他們「仇視人類」。因為當時這些基督徒大都是窮人、奴隸和異鄉人,迫害他們最容易。但是尼祿殘酷屠殺基督徒的行為最終引起羅馬人民的反對。

[註﹕江澤民和他的親信羅幹在天安門炮製自焚慘案,栽贓陷害法輪功。]

這時尼祿對周圍的人不斷產生懷疑,他認定有一個陰謀集團在反對他。在極度瘋狂和恐懼中,他宣布全國進入戒嚴狀態。整個羅馬籠罩在一片恐怖氣氛中。只要他提出一個人的名字,就可以把他處死。許多元老院議員、名人和衛隊官員都被處死了。一些人被斬首,一些人被勒令自殺,還有些人被切開動脈血管。甚至他的教師和顧問森尼卡也被砍下了雙手。

[註﹕江澤民也處於極度恐懼中,他揚言要把所有的所謂「不穩定因素」扼殺在萌芽狀態,近日還散布說黨內有陰謀集團,「天安門文件」使他嚇得要死。當然,他最害怕的是和平善良卻堅強不屈的法輪功。]

尼祿的恐怖統治、瘋狂屠殺和對基督徒的殘酷迫害,激起了元老院的反對,人民大眾的奮起反抗。尼祿的雕像被污毀,咒罵他的語句塗寫在牆上。最後,羅馬軍隊起來造反,北非和西班牙的軍隊也暴動,各路軍隊向羅馬挺進,地方官員紛紛宣布背叛尼祿。軍隊和百姓圍住王宮要和尼祿算帳。

面對四面楚歌和眾叛親離的危境,尼祿要求宮廷衛隊幫他逃走,也遭到拒絕。他寫了一封信,要求人民寬恕他,但他不敢走出宮廷交給人民。最後他在半夜穿了一件斗篷,帶著四個僕人騎馬落荒而逃。逃到羅馬郊外一個叫法恩的家奴房子裏。他坐在地下室裏,讓僕人在房子後面為他挖掘一個墳墓。這時一個信使送來通知:元老院宣布尼祿為人民公敵,並判處鞭笞死刑。

絕望的尼祿望著兩把鋒利的匕首,沒有勇氣自殺。他要求一個隨從先自殺,給他作示範,但誰也不服從他。天快亮時,遠處突然傳來人喊馬叫聲,他藏匿的地方被發現了。尼祿把一隻匕首放在一個隨從的手裏,然後抓住這隻手向自己的喉嚨刺進。他大叫一聲,倒在血泊裏,結束了罪惡的一生。

[註﹕江澤民的下場會比尼祿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