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啟示錄》預言的大事件已在發生之中


【明慧網2002年8月2日】聖經《啟示錄》是一部偉大的預言,預言了現在世界上正在發生和將要發生的大事。然而長期以來,人們對《啟示錄》眾說紛紜,莫衷一是,誤解甚多。比如,人們普遍一直誤認為聖經《啟示錄》中描述的焦點是在中東,而當前真正影響人類未來的大事卻沒有引起人們的重視。本文對《啟示錄》進行一些探討,起拋磚引玉的作用,希望能引起世界各國政府和人民的重視,對中國正在發生的許多事能有一個正確的認識,清醒地看到整個人類面臨問題的嚴重性,把握好自己,為自己和本國人民造福。

一、赤龍是共產黨

《啟示錄》第十二章三段描述一個七頭十角的赤(紅)龍。正確破解《啟示錄》中預言的一個關鍵是如何認識這個赤龍問題,因為預言中反對上帝的獸(魔鬼)的一切權力來自於這個赤龍(第十三章二段)。人們一旦對這個赤龍認識清楚,就不難找到具有「666」數字標誌的獸。

根據《啟示錄》第十二章九段,赤龍名叫魔鬼,又叫撒旦,是迷惑普天下的。在現在流行的看法中,人們通常把赤龍僅僅看成是魔鬼撒旦的象徵,其實《啟示錄》中的赤龍不僅代表魔鬼撒旦,而且有明確所指,那就是共產黨。目前修煉界有真功夫的人都已經知道,「中國共產黨在天上的最低空間中以紅色惡龍為表現形式」;而在人這個空間,人們也都看到了,長期以來,各國共產黨,特別是中國共產黨,他們最喜歡用的顏色都是大紅色,包括他們殘暴的嗜血本性也是血紅色的。這些現象很難證明只是巧合。

另外,《啟示錄》中的確提到過東方(第十六章十二段),中國不是唯一符合這個條件的國家。但確定這個赤龍是共產黨後,就不難看到《啟示錄》預言的焦點在中國,而不是中東。

二、怪獸的標誌「666」應是「610

《啟示錄》第十三章十八段中講,反對上帝的獸(魔鬼)有一個數字標誌,即是數字「666」。《啟示錄》第十三章二段中講,赤龍把自己的能力、寶座和權柄授給了這個獸。怪獸和它的手下不希望外人知道它們的底細並因此起了這個代號,它們還把屈服於它的人都做上了記號,不分老少貧富,也不分自由人還是奴隸,統統打上「666」的字樣當作記號。根據這一段預言,我們推斷,赤龍中國共產黨給予了怪獸江澤民權力,怪獸和它的手下又在全中國範圍建立了詭秘、邪惡的「610」恐怖組織。「610」所幹的一切,如謊言洗腦、酷刑轉化、把不屈服的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驅使在壓力下背叛信仰的人為「610」工作,等等,均與《啟示錄》中預言式的描述性質極為相符。所以,怪獸的標誌應是「610」而不是「666」。

三、關於「怪獸」

《啟示錄》第十三章講,這個獸十分猖狂,滿嘴說的都是冒犯上帝的話,還善於製造奇蹟和欺騙哄騙人們。江澤民製造的「人權最好時期」以及「世界投資最大最佳市場」效應雖然都是浮華虛假之色,但在人間能暫時迷惑東西方那麼多國家首腦和商業界,不妨可以稱作「奇蹟」吧。而江一夥製造的用於誹謗法輪功的種種謊言更是不僅在中國、也在全世界範圍行騙得逞幾多時日。

在《舊約全書》中的丹氏(Daniel)預言中講了這個獸的許多特徵:獸行,自私自利,獨裁,無法無天,吹牛,欺詐,狡猾,墮落,瘋狂,卑鄙,荒淫,像魔鬼一樣,總而言之,非常可憎,是個十惡不赦之人。再看看邪惡之首江氏的所作所為:極端自私,獨斷蠻橫,剛愎自用,以權代法,狠毒,愛出風頭,驕奢淫逸(亂搞墮落的兩性關係,買中國空軍一號專機,建大劇院),失去理智時的樣子和魔鬼沒甚麼區別。江氏的行為和丹氏對怪獸的預言也很符合。

四、關於「最後的戰鬥」

在《啟示錄》和《聖經》其它預言中講,在上帝大審判之前,正邪之間有一場空前的所謂「最後的戰鬥」(「The Final Battle」)。人們一直非常關心此事,而且通常認為,這個「最後的戰鬥」是圍繞中東地區和多國參加的大規模毀滅性的軍事衝突,其實這是很大的誤解。

《啟示錄》第二章二十三段明確指出,神尋找人的心靈和精神。在《啟示錄》第十三章一段講,這個七頭十角的獸每一個頭上都有褻瀆神的名號。第十三章五、六段講,這個獸用嘴攻擊和褻瀆神,用現代的語言講,即是這個獸用各種新聞媒體製造謊言、污衊、誹謗等攻擊和褻瀆神。在《舊約全書》的丹氏(Daniel)預言中也講到,獸用嘴不停地褻瀆神。這些在告訴今天的人們,「最後的戰鬥」並不是人們熟悉的軍事衝突,而是一場爭取人們心靈歸屬的正邪大戰。

《啟示錄》第十三章七段還講到,除了污陷和褻瀆神之外,獸也瘋狂地迫害信徒們,一些被關進監獄,一些被酷刑折磨而死。所以,「最後的戰鬥」不像人間的戰爭,而更像早期耶穌及其信徒被羅馬帝國迫害的情況。

看看自1999年7月20日以來,江氏對億萬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事實就會看到甚麼是「最後的戰鬥」了。何況目前能夠揭露出來的,還僅僅是突破江家嚴密信息封鎖之後傳遞出來的局部消息。江氏出於個人的自私與嫉妒,以權代法利用一切輿論工具漫天造謠、栽贓、陷害法輪功,把「真善忍」作為自己的頭號敵人;不遺餘力,動用中國一切資源鎮壓法輪功,用盡古今中外各種酷刑,迫害廣大法輪功學員。這多像當年羅馬帝國迫害基督徒的情況,只是現在範圍更大、更廣,江氏的手段更狡猾、狠毒和邪惡。有心有識之士不妨自行廣泛引證,詳細推敲一下為甚麼說「江氏對真善忍的大規模鎮壓是真正的最後的戰鬥」。

五、關於「大淫婦」

《啟示錄》第十六章十三、十四和十六段講,從赤龍、獸和假先知的口中出來的三個像青蛙的污穢東西,聚集了地球上的一些國家的領導人。《啟示錄》第十三章七、八段講,獸要在世界範圍內任意肆行。

第十七章二段說,「大淫婦」和世界上的國家領導人「行淫」。江澤民與世界各國領導人的交往中處處充滿了出賣。正如7月28日明慧網「聖經《啟示錄》的啟示」一文中指出的,江澤民從出賣國土到出賣良心,甚至不顧年老皮厚,在西班牙國王面前梳頭弄姿,在俄國總統面前投懷送抱,在美國總統面前諂媚,在冰島、菲律賓總統面前主動引頸賣唱,活脫脫的國際舞台上的大娼妓形像,而中國的貪官污吏和那些毫無道德水準的商人都在江的榜樣下,在骯髒的交易中發著財。而今日京城上上下下集賭、毒、黃、權色交易、腐敗於一體,靡濫之極,外表卻給外人一種虛華繁榮的景象,是以「邪術迷惑世上的人」。

同時,通過海外媒體,全世界人民都見到過1999年以來聯合國幾次在決定是否就美國提出的反對中國鎮壓法輪功的決議案進行投票時,如何在江澤民的幕後巨額金錢交易面前落空,最後以人權惡劣國家為主體的利益小集團甚至得以用多數票將世界上最有力的人權倡導者和領導者、幾年連續提出同類人權議案的美國逐出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震驚了世界;人們也看見了各國政要在參加某上海國際會議時穿上江澤民提供的所謂「唐裝」時那副很難描述為「體面」的形像;見識了德國總理為了和江澤民做生意,用武裝警察和高級救護車護送江澤民的奇聞怪事;現任香港特首對於江澤民的亦步亦趨;冰島總統寧肯聽江澤民即興賣唱也不願接納法輪功學員帶去的真善忍宇宙大法;美國總統家的私人農莊很快將接納江澤民主動提出的「高級訪問」,如此等等。在這場正邪大戰中,出賣道德和體面的「喝行淫之酒」及「行淫」之事都自有其後果,所以這場關係人類命運的「最後的戰鬥」並不限於中國,而是世界性的。

《啟示錄》中講到,赤龍善於迷惑人(第十二章九段),獸善於哄騙人(第十三章十四段),「大淫婦」善於用妖術欺騙人(第十八章二十三段)。事實上,這三年來,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不僅在中國瘋狂打擊和迫害「真善忍」,通過新聞和外交手段不斷給世界各國政府和人民散播污衊法輪功的謠言,江氏還一反中國領導人故步自封的常態,到世界各國頻繁訪問,出賣國家利益,用金錢交易來換取一些國家和地區對其迫害法輪功的縱容與經濟支持,或在這些國家與地區內限制法輪功學員的合法權益。

三年來江氏一直在試圖通過各種卑鄙手法把迫害法輪功的政治運動輸出到世界各地。然而世界上還有許多人不肯認識真相和人類面臨的危險,不能認識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的邪惡本質和對人類的危害,有的甚至為了一點眼前的利益和江氏做交易(用《啟示錄》的語言,即是和獸「行淫」),用巨額外資為註定走向覆滅的江澤民一夥進行經濟輸血,使得江和其手下的「610」恐怖組織得以不計工本地對他們內定的「頭號敵人」──法輪功──持續進行鎮壓。正因為江澤民一夥那些迷惑和哄騙人的謊言,目前還有很多人沒有認清江澤民的邪惡本質,還沒有認清江澤民的劊子手真面目,還沒有認清江氏對人類的根本危害。此景堪憂。

六、關於「獸的印記」

《啟示錄》第十三章十四至十六段中講到,這個獸欺騙世人使得被欺騙的人們戴上了獸的印記。第十六章二段中講到,當第一位天使把盛神憤怒的碗倒在地上時,那些有獸印記和崇拜獸的人身上長惡毒的瘡。第十四章九至十一段中講到,所有崇拜獸和戴上了獸的印記的人都在上帝最後的審判中,喝上帝憤怒的酒,在地獄裏的烈火中永遠被燒烤。所以,崇拜獸和戴上了獸的印記的人,將處於萬劫不復之地,永遠在地獄中沉淪。那麼對於世界上每一個人來說,充份認識獸的本質和獸的印記,避之如瘟疫,對於每個人的未來來說就非常重要。

上面我們看到,江澤民即是《啟示錄》預言中的怪獸。崇拜獸就是追隨江澤民為首的政治流氓集團,獸的印記當然來自邪惡之首江澤民。那麼甚麼是「獸的印記」呢?上面已經說明,江氏用極其邪惡、殘暴和流氓手段迫害「真善忍」才是真正的「最後的戰鬥」。在這場正邪大戰中,人如果受到了江氏的矇騙,接受了江氏的謊言,從而產生對宇宙大法「真善忍」不好的思想,那麼這個人將處於極其危險之中,因為這些不好的思想就是「獸的印記」。在即將到來的法正人間之時,所有思想中裝有對法輪大法不好的思想的人都要喝「神憤怒的酒」。

七、「巴比倫大城」喻指北京

《啟示錄》第十六、十七和十八章講了天使把「巴比倫大城」(即「大淫婦」)沉入了海底。當人們認清了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的邪惡本質後,就可看到「巴比倫大城」是比喻,並不是指位於現在伊拉克的古巴比倫再現,也不是指位於現在歐洲的古羅馬帝國再現。

《啟示錄》第十八章二十三段講,世界上的商人和投資者被「大淫婦」的妖術所欺騙,當大審判到來之時,昔日的商業巨頭只有遙望焚燒「大淫婦」的煙而悲哀。不久的將來,有福見證法到人間盛景的人們會看到,凡與大淫婦(江澤民)一起幹壞事(為了一時的商業利益而出賣靈魂與道德,用金錢投資助長江澤民對法輪功和真善忍的迫害)的君王(國家總統、商業巨賈)都為她流淚:「巴比倫哪,堅固的城池!誰料想一夜之間你就災難臨頭。」商人們(拋棄道德、正義與良心而向江澤民投資的外商們)也為她哀嘆:「哎呀呀!巴比倫!除了你,誰能像你這樣有錢購買我們的香料、玉器、象牙等等世上的各種珍貴物品呢?」 《啟示錄》早就預言到了這一點,只可惜唯利是圖的「昔日的商業巨頭」甘心輕而易舉地就被江澤民一夥編造的經濟「奇蹟」(虛假數字和銀行爛賬堆成的高速增長的經濟)所矇騙,最後只落得血本無歸。

「巴比倫大城」北京是江澤民的棲居之地,是「610」總部所在地,是邪惡之源,也是各種邪惡和污穢之靈的巢穴(第十八章二段),最後逃不出正義的審判。

八、「新耶路撒冷」喻指新人間

自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已經有三年時間了。根據《啟示錄》第十三章五段,這個獸用嘴攻擊和褻瀆神四十二個月,即三年半的時間(現在我們知道,由於某些原因,時間可能會有一些變化)。所以時間已經非常有限了,人類應該珍惜這剩下的萬分寶貴的時間為自己爭取光明的未來。

《啟示錄》第二十一章二段寫的「新耶路撒冷」只是比喻,不是現在人們認為的中東耶路撒冷。「新耶路撒冷」喻指更新後的人間,是非常純淨、幸福和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