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霍比預言與法輪大法的關係的進一步認識(譯文)


【明慧網2002年6月9日】我修煉法輪大法一年半了,我是直接因為霍比預言的啟示而走入大法的。

我的生活很簡單,自己種地,也不用電器;我的工作是在一所不大的學校中教授園藝。得法前,我一直遵循北美印第安長者,特別是霍比族的教誨,過著簡樸的生活,清心寡慾,儘量不給別人製造任何不便。我最初接觸霍比預言是在1996年,當時我住在佐治亞州一個名叫的Athens的小城。從那時起我一直對霍比預言感興趣,因為它對目前世界上發生的事有那麼深刻的啟示。在過著簡樸生活的同時,我關注著霍比預言中所講的將如何實現。有一天,我在圖書館裏查看有關霍比的內容時,發現了這樣一條消息:「霍比預言預示了法輪功精神運動的來臨及其符號。」這句話激起了我的興趣。我立即在網上查找並找到了法輪大法的網站。經過一番研究,並參加了幾個功法介紹班,我漸漸認識到法輪大法和李老師的教導恰恰是我上下求索想要得到的。如今快要兩年了,我已逐漸將佛法融入了自己的生活,在精進中成為一名正法時期的修煉者。下面就讓我來介紹一下我對霍比預言的一些認識,及其與我們今天修煉的關係。

如果學員們能夠看到明慧網上登出的文章「霍比預言(1)」「霍比預言(2)」中的「霍比部落預言石的複製圖形」,就會注意到在玉米和小人之前的底線上有三個圓圈。

明慧網上的文章「霍比預言(2)」解釋了這三個圓圈所代表的意思:「下面橫線上的兩個圓圈象徵兩次世界大戰,隨後的小圓圈即是‘生命大淘汰更新期(Great Purification)’,再之後穀物將繁榮生長,偉大的神靈重回地球,生命之路永恆不滅」。根據丹.科衝瓦(Dan Katchongva,霍比族的一位首領)的解釋,代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第一個圓圈涉及到納粹主義的興起:「使麥華(Meha)圖形運動起來以致於某些人會為將要使世界捲入戰爭的四大自然力量效力。這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希特勒和納粹黨對原始的卍字符的曲解。」在《轉法輪》中師父談到了希特勒對卍字符的盜用:「他是盜用了這個東西。但它的顏色和我們不一樣,它是黑的,而且它是尖朝上,立起來了,立著用的。」我認為在這裏我真正想提出的一點是,我們的法輪可能和第三個符號--更新期的符號有關係,師父也多次談到過新時期。師父在《在北美首屆法會上的講法》中說:「就像你們修煉一樣,隨著給你們演化身體的同時,也在製造著新的地球。」「這層表面空間的物質能夠給好人留下來進入新地球的時候,不知不覺的,有那麼一天突然間感覺到世界變了,或者一天早晨起來發現世界一切都變成新的了」。

師父的這段話看起來和丹.科衝瓦(Dan Katchongva)敘述的上萬年前的霍比預言有關:霍比預言中說,「對所有正直的人,地球以及地球上的所有生命來說,那將是一個更新。地球的疾病會被治癒。地球母親會再次繁榮,所有人都會走入姍姍來遲的和睦而融洽的生活中。」

師父在同一次講法中的早些時候還說:「所以,人類會出現大面積的淘汰,這是肯定的。那不好的當然就要淘汰。就像人身體它要新陳代謝的,不好的它就會被淘汰掉。會有這樣的事情出現。」在這裏,我想澄清一下,我並不是要把師父的話斷章取義。師父在同一次講法中講,「我講的目的是告訴大家,一個是所謂的那種劫難是不存在的;一個是不做好人的人是危險的。」如果有人看了這篇文章,對此處需要進一步解釋的,最好去看一下李洪志老師的《在北美首屆法會上的講法》原文。在此我引用這段話是因為我想把它和丹.科衝瓦(Dan Katchongva)的闡述對比一下,「在太陽和麥華(Meha)的幫助下,紅色符號指揮的更新期將會鏟除那些已經擾亂了霍比人生活道路的邪惡。霍比預言的另一個解釋說邪惡會被斬首。

我的主要觀點是,我認為幾萬年前的人可能已經用了一種古老的方式預言了法輪大法在北美的洪傳。「更新期」或者是「麥華(Meha)符號可能指的是師父和法輪大法。對於這一點,我不確定。但是師父似乎確實做著許多霍比預言所說的「更新期」的事情,而且我們的法輪圖形與明慧網的文章「霍比預言(I)和(II)」裏描繪的預言石上的麥華(Meha)符號很相似。另外有趣的是,麥華(Meha)實際上是一種長有長長的莖的植物,有奶白色的樹液,花形很像卍字符。

還有一個關聯是:在《轉法輪》中師父講:「我們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過我們法輪大法這個場,紅光罩著,一片紅。」通過丹.艾唯(Dan Evehema,霍比族的一位智者)的話,我們可以再一次看到法輪大法和霍比預言的聯繫。丹.艾唯(Dan Evehema)說:「我們知道,當我們真正的白色兄弟來的時候,他會具有很大的神通,而且戴著紅色的帽子或紅色的斗篷。在人數上,他是巨大的,不屬於任何宗教,只是屬於他自己。」霍比預言還講過,當他們的白人兄弟回來的時候,頭髮是黑色,並不是現在的白人。

我寫這篇文章基於兩個原因。一個是,想要在北美向我們自己和全世界進一步講清法輪大法的真相。另一個原因是,我希望能夠在明年夏季七月底左右,組織一組學員去亞利桑那州東北部的霍比保留地向霍比印地安老人們洪法。我知道這是在正法進程中我自己的修煉道路和大法工作的一部份。這可能是他們已經等待了千萬年的東西。

(「正見網」英文原文: http://pureinsight.org/sci/sci/eng/newscontent.asp?ID=14845)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