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流浪漢得法前後的故事(一)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24日】納諾是一個流浪漢,可是他卻有幸得到了法輪大法。這是發生在2001年7月20日前後,美國華盛頓DC法輪大法國際法會期間,一個神奇而感人的故事。

(一)

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的一個海灘,我們設有一個洪法煉功點。每天早晨七點至九點,是我們的活動時間。

這裏氣候宜人,四季如春,景色優美。極目遠眺,海天相連。吸引著世界上的許多富人來此地度假休閒,也成了流浪漢置身的地方。

2001年7月初的一個早晨,煉功前,我像往常那樣在擺放著展板和洪法資料。這時,一個人走了過來,對我說:「我在圖書館看到了你們的書。」

這是一個蓄著鬍子,頭髮蓬亂,衣冠不整,看似滿腹心事的人。他說話的聲音很低,但很清晰。

「哦,是的,我們贈送給圖書館一套法輪大法的書(英文),共兩本,一本是《法輪功》,一本是《轉法輪》。」我停下手中的工作,與他答話。

「是嗎,可是我只看到一本,有圖片的。」他急切地說。

「那另一本是給別人借去了。這樣吧,如果你想讀的話,我們再贈送一套給圖書館,你就可以讀到了。」。

他滿意地說:「好的。」

「還有,我們每天早晨七點至九點會在這裏,如果你想學煉功,我可以教你。而每星期六煉完功後,我們還有一個小時的集體讀書學法,讀《轉法輪》,如果你願意,可以參加一起讀。」我向他大致的介紹了我們的活動情況。

可能是由於某種障礙,他猶豫了一下,說:「我想一想吧。」

但就在第二天,他要我教他煉功。他學得很認真,動作做得也很到位。

後來的日子,每天早晨,當我到煉功點時,我都看到他坐在公園裏,一棵小樹下的凳子上,等待我們的到來,然後一起煉功。

他還參加了我們的學法小組,和我們一起讀《轉法輪》,一起交流。為此,我贈送了一本《轉法輪》給他。

我覺得,納諾受過文化教育,領悟性也較強。每次煉完功,他還幫助我收拾東西;然而看上去,他卻是個無家可歸的人。

師父慈悲,大法的門開向眾生,師父只看人心。今天,不管是誰,走進來了,即是有緣,即是一個該得度的生命。而作為弟子,我們只是助師做一些具體的事情,我們儘量做好就是。所以,任何人來到我們煉功點,我們都把他看作是大法有緣人,珍惜他的機緣,而無須去了解他的身份及背景資料。對於納諾,也是這樣。

然而有一次,煉完靜功後,納諾對我說,他很想念他的兩個兒子:他們分別是十四歲和十六歲。一個晚上,他的太太悄悄地帶走了他的兩個孩子。他與他太太在高中讀書時相識,曾經十分相愛。敘說這些時,他的神情顯得很憂鬱,難過。

我除了寬慰他,並建議他多讀《轉法輪》。我告許他,因為人生活中的一切苦惱與麻煩都是有因緣關係,前因後果的,都可以在《轉法輪》書中找到答案。他接受了我的建議。

幾乎是在納諾開始學法煉功的同時,我通知了大家,華盛頓DC法會即將召開的消息,納諾也是知道的。在一次煉完功,他幫我收拾東西的時候,我只是順便問他,去不去參加法會?因為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參加法會的願望。何況納諾只是一個得法才十幾天的新學員。可是,他居然說,他很想去,只是沒有旅費。

看到他挺認真的樣子,我對他說:「我們剛好有一輛SOS緊急救援中國法輪功學員的車子出發去DC了,我可以幫你買去的機票,回程時你可以搭乘我們的車子回來。住的問題,到時看看哪裏能搭個地鋪,或者我再幫你付一下旅館費。」

可是,他卻為難地告訴我,由於沒有住址,他沒有證件,而買機票必須要提供證件的。

我也猶豫了,同時又泛出一個患得患失的執著心:他值得我這樣去幫他嗎?他果真對大法是如此渴望嗎?……可是,我又想,師父說過,在我們的修煉中,碰到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所以我不能迴避眼下的這件事。我就問他,是否可以乘長途汽車去,可以的話,去問一問票價、起程日、到達日等情況。他欣然答應。

第二天,他把打聽到的情況都告訴了我。還說,路上的時間差不多要五天,沒有澡洗,而在這海濱,他每天都可以淋浴,言外之意,為了參加法會,他準備吃點苦。我看他的決心很大,不禁問他:「你真的很想去參加法會嗎,為甚麼?」

他答道:「是的,我很想去。因為我覺得法輪功是一個新的東西,好的東西。我渴望一個新東西能夠改變我的人生。聽說將有數千人參加法會,我很想去看看,人們將做些甚麼,為甚麼法輪功會吸引這麼多人。」

我的疑問蕩然無存。

我給了他車費、一點零用錢;告訴了他法會的日程、活動地點;我們住宿旅店的地址、電話號碼。說好7月19日在華盛頓DC獨立紀念碑前的大草坪上,集體煉功時見面,我們說了再見。這時,離法會只有五天了。

(二)

7月19日,華盛頓DC,天空晴朗。清晨,七點鐘,在獨立紀念碑前的大草坪上,SOS環球步行、遠程開車、飛越大洋,風塵僕僕地來自世界各國的二千八百多名大法弟子彙集一起,集體煉功,氣勢磅礡、撼動宇宙。

休息時,在人群中,很容易地,我找到了納諾。我還專門給他買了一雙新的球鞋。他一直穿著拖鞋。這麼神聖的法會,衣冠不整是不行的,而納諾的衣冠恐怕是這次法會中最引人注意的了。可是,現在,他卻穿了一雙皮鞋,雖說已經舊了,但皮質卻是很好的。我為能如預約,在這裏見到他而高興:每一個神聖的法會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機會參加的。更有一個原因,我感到:我有責任安排好他,因為他可說是身無分文,在加州海灘時,他是靠撿空的易拉罐度日,每天約掙十美元。

遊行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很少有機會參加這樣壯觀、神聖的遊行,自然心懷嚮往與激動。我將隨著隊伍發傳單。納諾說跟我一起發。可是他還背著行李,挺重的。我建議他就在原地等我,因為遊行結束後,我們還會回來。他堅持說沒有關係。我們就隨著隊伍出發了。

華盛頓DC的大法弟子真是辛苦了,幾百幅巨型、中型、小型的圖板組成了一股銳不可當的正的力量,令邪惡見之害怕、聞風喪膽。圖板上展示的是觸目驚心的被迫害、被虐殺的大陸大法修煉者的圖片。我們高舉圖板,揭露邪惡,一目了然。

遊行隊伍浩浩蕩蕩,壯麗而莊重,祥和而威嚴。第一排是三個西人大法弟子舉著的巨型SOS的標語牌,後面是一百多名大法女弟子捧著的遇害大陸大法弟子的照片及花圈,她們穿著潔白的衣裙。隨著「普度」音樂蘊含的沉沉慈悲與殷殷呼喚,隊伍緩緩而行。路人駐足、停車觀望。幾乎每個人都接下傳單,以期了解這壯觀的遊行表達的是甚麼。

行進了約二小時,我們到達了國會山莊南草坪,在這裏,我們舉行了一個新聞發布會:SOS緊急救援中國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發布會由「自由之家」的妮娜(Nina Shea)女士主持。數十位國會議員,參議員,以及自由之家,法輪功之友,大赦國際,美國世界反酷刑組織和華盛頓和平中心等諸多組織的負責人出席了本次新聞發布會並發表講話。在新聞發布會期間,還有許多議員不請自來,聲援我們的正義行動。

亞當.蒙特納羅先生,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發言人這樣描述這次新聞發布會的目的:「那些在中國受到迫害的數千人,他們的聲音無法被世界聽見,我們在華盛頓用我們的聲音為他們講話,這是至關重要的。做為自由的公民,我們有責任突破中國的信息封鎖,揭露正在發生的江澤民及其爪牙為反對法輪功推行的『不計代價消滅』的危險政策。」

支持法輪功,呼籲江澤民政府停止虐殺。正義之聲震懾邪惡、撼動天地!捍衛「真善忍」,世界成一體。

開新聞發布會時,我仍然在發傳單,此時我與納諾已經走散,但我曾經跟他說好,如果走散,他就隨我市的隊伍一起,我會去找他。可是,新聞發布會結束後,幾乎所有的人都離開時,我卻沒有見到納諾。我不由擔心起來。我希望在燭光追悼會上見到他。

晚上,在獨立紀念碑前,點點燭光組成「真善忍」大字,在深沉的夜空下放出祥和而美好的光芒。深藍的夜空,柔和的燭光,在訴說著一部絕無僅有的當今大法修煉者們捨身護法、救度眾生的壯烈史詩。

「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我在心中一遍遍的默念。想起大陸那些為大法獻身、身陷牢獄、流離失所的同修們:一個個大法鑄就的金剛:大法的粒子、主佛的弟子!我的淚水淌了下來,任憑它流啊流啊。

天地合為一體,空氣靜寂凝固。一切都沉浸在主佛師父浩瀚的慈悲中。

燭光追悼會結束後,我沒有見到納諾。

(三)

第二天早晨,也沒有任何關於他的消息。我不由著急起來。

今晨,我將與同修們去拉法耶公園煉功洪法、揭露邪惡。

我們在公園的一角擺出了許多展板,是揭露江澤民政府殘酷鎮壓法輪功的真相,被虐殺致死同修的例證。同修們都去煉功了,我主動留了下來照看展板,同時發傳單。風幾次三番的吹倒靠在欄杆上的展板,我忙不迭地扶起。忽然,我想起了發正念,我相信是管用的,我在心裏默念正法口訣,鏟除一切干擾我展示圖板的邪惡,幾遍以後,風真的息了。圖板再也沒有倒下。

但是為納諾的失蹤,我心不定……

突然,奇蹟發生了:納諾就像從天而降,居然出現在我的視野中,在我同一邊的人行道上,面對我,他向我走來!我興奮地喊了起來:「納諾!」他也看到了我,微笑著走了過來。見到他,我如釋重負,我告訴他:昨天找不到他,我十分擔心。

他解釋說,他不好意思再讓我破費,燭光追悼會後,他找了一個本地政府提供給流浪漢睡覺的地方,過了一夜。剛剛是乘地鐵來的。

這難道不是奇蹟嗎?為甚麼在這麼多人中,他卻徑直向我走來,好像他知道我在這裏!

估計他還沒有吃早餐,我還有一塊蛋糕,就給了他。他禮貌地收下了。

隨後,我們將從這拉法耶公園出發,遊行到位於康奈迪格的中國大使館,抗議中國江澤民政府對中國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制止虐殺。

我邀納諾與我同行,他因為還帶著一大包行李,表示為難。可是我又不願再與他走散,因為我還未落實好帶他回去的車。

於是,我又與他講好,他不必要排在隊伍中,可以跟在隊伍後面走,這樣他會自如一些,到終點時,我會找到他。

由於各國學員的陸續到來,今天的遊行隊伍更是浩浩蕩蕩。雖然驕陽炎熱,但大家仍然精神昂揚。隨著隊伍,我默默地行走,只有悲壯:為護法而流血、獻身的大陸同修;心生慈悲:為受邪惡毒害,還在迷中待度的生命。當經過中國駐美大使館時,我不禁流下了眼淚:那幢房子裏,有的生命,受邪惡愚弄,做著對立於「真善忍」的壞事而不悟,多麼危險啊!

今天的遊行差不多進行了近三個小時。最後,我們在一個山坡上休息、用午餐。我到達後,就站在隊伍必經的路口等納諾。可是,直到最後一個人過去了,也沒有見到他。我又在坐下的人群中,來回找,也沒找到。我又著急了:納諾又一次與我走散!

而原先對於納諾回去的設想,也不可能實現,因為情況有了變化。開車來DC進行SOS緊急救援中國受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活動的同修,回去時有的改乘飛機了,開車回去的都是女性了,如果納諾同行,路上這麼多天的時間,會有許多不方便。如此一來,納諾還得乘長途汽車回去。我還必須給他回程的車旅費,但眼下,卻找不到他。我又有了一個心事。

晚上回到旅店,我又一次心急地等待納諾會有電話來,或關於他的消息。

明天,我們將參加法會。我早就期盼著這一天,因為我也是很少有機會參加法會的。同修的心得體會無疑會讓自己找到差距。但是,聽同修說,會場可能容納不了這麼多人,我們可能會採取抽票的方式。這是一個出人預料的消息。期盼的激動的心沉靜了下來。一個大法修煉者,該如何做?一個同修的話使我一震:「如果抽票,我放棄。」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不過,讓人不安的問題還是納諾。明天法會一結束,我們就要回去,如果找不到納諾,他沒有車費,怎麼回去呢?難道我得留下來,可茫茫人海,到哪裏去找他呢。怎麼辦?我真的不知如何是好。我難以入睡。

天亮了,沒有任何關於納諾的消息。我不由自責起來,挖出了一個「私」字:從昨天到現在,我只為自己的事情忙乎,沒有想一想納諾背著沉重的行李,除了我,誰也不認識。我讓他跟著隊伍走,萬一他走不動,怎麼辦?師父說:「在你們的修煉中,我會用一切辦法暴露出你們所有的心,從根子上挖掉它。」我羞愧於自己的自私。情急中,我只好求助於師父,我對師父說:「師父啊,請您幫助,讓我找到納諾吧。」就這樣,在心中默念著。然而,納諾並沒有「從天而降」。我憂心忡忡。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