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明慧網2001年9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個不煉功的人,以前由於受邪惡勢力的毒害,對大法不理解,曾在電視上說過法輪功的壞話。現在通過實踐,我看到煉功人都是好人,只有他(她)們能說句真心話,我聲明:以前所說過的話作廢。

普通人:譚玉恆 2001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於96年得法,修煉後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懂得了宇宙的真理,明白了做人的目的就是要返本歸真。因此7.22以後在壓力面前,我沒有放棄對「真、善、忍」的追求,兩次進京證實大法。

但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思想中千百年來形成的權威觀念很強,在大是大非面前沒有真正的「以法為師」,有放不下的執著和怕心,在勞教所期間,在邪惡勢力的壓迫和誤導下沒有把握好自己而走向邪悟。正如師父所說:「為了執著、為了開脫自己,順水推舟似的有意接受邪悟。」(《建議》)被另外空間的魔控制而不能自拔。以所謂「放棄對圓滿的執著,放棄人的觀念」為名而掩蓋其真正的執著。認為自己為大法吃了不少苦,付出了很多,想過世人的安逸生活。甚至在邪惡的安排下去欺騙別人,散布邪悟,並主動上交大法書籍及有關資料,給大法造成了損失和負面影響,「幹了作為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也絕對不能幹的事。這是對大法的侮辱。」(《大法堅不可摧》),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污點,真是追悔莫及,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更不配做師父的弟子。然而慈悲的師父沒有放棄我們這些邪悟的人,還在給我們機會挽救著我們。我對自己過去的所作所為痛心疾首,現鄭重聲明:以前在勞教所、派出所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及書面材料等全部作廢,全盤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否定邪悟舊勢力所做的一切。今後我要重新投入到正法修煉中來,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用正念維護大法,清除邪惡,做師父的合格弟子。

大法弟子:沈君傑 2001年9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是2001年1月被強行送入「洗腦班」,雖然明知大法好,但在幾年的修煉中沒有嚴格對待,還有一些常人的執著,在遇到問題時沒有把修煉擺放到第一位,沒有把自己當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人,被邪惡所干擾,違心地寫了「保證書」。釋放回家過了春節後,邪惡勢力又非法將我勞教一年。由於心性不穩定,在邪惡的迷惑下有意接受邪悟,寫了不該寫的東西,說了不該說的話,做了不該做的事。給大法抹黑,背離了大法,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走向大法的反面。當我看到《強制改變不了人心》和《建議》等經文後,猛醒過來,知道自己大錯特錯了。我要知錯就改,我聲明在「洗腦班」和勞教所期間所寫、所說的一切邪惡的東西全部作廢。向師父、向全體大法弟子認錯,珍惜師尊留給我們這樣一個痛改前非的機會。重新把自己融入正法之中,捨盡個人的得失,助師正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定地維護大法,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宋伯傑 2001年9月15日


聲明

99年7月22日,邪惡勢力讓我寫保證書。不久單位找,又同樣方式寫一次,同年冬天民警拿一張表登記,說他寫,並說「造個假吧」。寫完我看一下沒看清,就寫個名,還讓寫個保人,把筆體變變。一年後看到師父經文,才知道自己的作法是錯的,特此聲明無效。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王樹清 2001年9月9日


聲明

我們做為大法弟子,7.20以後,在邪惡勢力的監視、威逼下,違心地做了對大法不敬的事,交出了一些資料,說了不煉的話。實際我們沒有停止一天修煉。通過不斷學法特別是學習師父新經文後,我們意識到自己以前的行為是對大法的不敬,錯了,真心懺悔。今後在助師世間行中,用實際行動弘法,揭露邪惡,向世人講清真象。證實大法的偉大,走好自己走向圓滿的每一步,早日跟師父回家。

大法弟子:黎玉書、黎雅哲 2001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我是去年11月份從勞教所裏出來的,因為我學法不深,理解的錯誤,在勞教所的高壓下違心地寫了「決裂書」,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不該說的事。我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我要嚴正聲明:我過去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律作廢無效。今後一定要用實際行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心不動,對大法、對師父永不變心,跟師父堅決走到底。

大法弟子:王忠芹 2001年8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所寫的"保證書"、以及代母親寫的"保證書和悔過書"一律作廢。雖然不是出於真心所寫,但還是由於自己學法不深,使邪惡有可乘之機,給大法造成了損失,對不起師父。從現在開始,我要加緊學法、煉功,勇猛精進,跟上正法進程,向世人講清真相,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楊鳳英 2001年9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是2000年12月在北京天安門被抓後送到勞教所的。由於自己常人心太重,在邪惡的壓力下寫了有損大法的「材料」。說了違心的話,助長了邪惡。愧對師尊的慈悲苦度,我痛悔萬分。在此我嚴正聲明:在壓力下所寫的有損於大法的「材料」及個人的「保證」一律作廢。堅決按師尊安排的修煉道路走下去,永不回頭!

大法弟子:李源浩 李佔寶 丁崢 2001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作為一名大法修煉者,在承受迫害時,由於有放不下的執著,向邪惡妥協而寫了所謂的"保證書"給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損失,所以嚴正聲明自己所說,所寫的語言、文字統統作廢,我表示加倍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重新跟上正法進程,在今後的修煉中,堅修大法,緊隨師,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做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孟勇 2001年9月27日


嚴正聲明

法輪大法是正法,通過學了大法以後,身心得到了健康,使我對人生有了很大的認識。但是在邪惡的高壓下,不情願的情況下寫下了「不煉大法」的保證書,心中非常後悔。今後我要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不能違背自己千萬年前的誓約,不能再讓慈悲的師父為弟子承受。要堅修大法心不動,以前所做所寫對大法不利的一切作廢,特此聲明。

大法弟子 桂由喜 2001年9月1日


聲明

自七二零以後,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悟性不好,認為心裏堅定就行,不看其表面,所以在當時惡劣的環境下,寫了「保證書」,也說了「不煉功」的話。通過學習老師的經文和以後的學法中認識到這種作法是錯誤的,做了對不起大法的事。現在特此聲明,所說所寫的「保證」一律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聲明人:劉文傑 2001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在99年7.20期間,沒有認識到大法的嚴肅性,在此期間做了所謂的「保證」和幹了不應該幹的事,通過學習師父的新經文,並拜讀同修的修煉心得,深感正法時期大法的珍貴,認識到自己首先應該糾正自己修煉路上的錯誤,今特此發表聲明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一律作廢! 今後加倍彌補。

張德娜 2001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面對2000年11月30日突如其來的打擊,我茫然不知所措。在壓力面前,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悟性差,有怕心,放不下自己根本的一連串的執著心,就邪悟了,開始想躲避,後來上面急於交差,一再施壓,還是躲不了,就錯誤的認為:暫時表面上應付了邪惡,內心堅定修大法心不動。這是以錯對錯,給自己修煉帶來很大的污點,我沒有很好地堂堂正正地證實大法,反而用我的不負責任應付邪惡勢力,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今天,我要在《明慧網》發出聲明,2000年以後,我所講所寫所做的一切作廢,我家屬背著我交大法書籍、資料的行為全都作廢。我要做師父的真修弟子,加倍彌補自己的過失,緊緊跟上正法進程,決不辜負偉大師父的慈悲苦度。

大法弟子:馮福英 2001年7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1年1月20日去北京打橫幅喊出了法輪大法好,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1個月,由於學法不深在種種壓力面前,做了修煉人絕對不能做的事情,寫了「保證」,交了錢,放回了家。5月份被公安以欺騙和綁架的手段送進了「洗腦班」,在班上,我不配合邪惡,絕食不聽課,當時覺得還可以,回想起來,自己在怕心的驅使下,在某種程度上還是配合了邪惡,的指使和要求,給大法抹了黑,交了錢才放人。7月份,鎮街道又對我進行騷擾,妻子給寫了一份東西。想起自己走過的彎路,心裏特別痛心,愧對大法、愧對師父的慈悲救度。在此嚴正聲明所寫所說對大法不利的聲明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加倍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

大法弟子:王紀濤 2001年9月17日


嚴正聲明

我98年9月得法,在2000年去北京上訪,在邪惡的迫害下抓去辦班,由於被邪惡鑽空子,強迫抄寫保證書。邪惡還抄家,搜去大法音樂一盒,還有手抄書,罰款幾千元。因自己學法不深,有執著心、怕心做錯事,把幾本寶書都撕掉了,這是對大法最大的不敬。過後,我真後悔,自己對不起師父。由於以前沒有學好大法、做了不應該做的錯事。聲明過去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廢。我要緊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過失,做一個真正的大法粒子,堅修大法緊隨師。

大陸大法弟子:吳玉蘭 2001年8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2月在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被邪惡抓走,由於當時沒有在法上悟,還停留在個人修煉的認識中,從一開始就給大法抹了黑,心中痛悔不已,這決不是大法弟子的行為。我嚴正聲明過去一切錯誤的言行全部作廢!所配合邪惡的一切指使全部作廢!在人間,我們正法弟子就是法輪大法在人間的表現,對任何針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都是決不能認可、決不能配合的!任何時候我們都要以法為師,站在法上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我會以實際的行動洗清自己的錯誤,用我的一切去實踐我的諾言。

大法弟子:梁玉泉 2001年9月24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有怕心等,於99年7月22日至2001年3月份左右這一期間,在邪惡的壓力下,交了師父的法像、講法錄音帶和書籍等一些資料,並誤導了其他同修也交了書,求得蒙混過關;而後又在所謂的「認識書」上和變相的「保證書」(所謂的責任狀)上被強迫簽了名,我們深感對不起師父和大法。在此我嚴正聲明:原來所說、所寫、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廢,同時糾正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加倍彌補自己的罪過,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申臘盛 萬杏芳 2001年8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因多次進京反映大法修煉真實情況,於99年10月31日被判勞動教養一年,由於平時修煉不精進,在執著心的帶動和高壓下,有意接受邪悟,違心的寫下了所謂的「三書」,給大法造成了不良的影響,在自己修煉的路上留下了無法抹去的污點。現在我鄭重聲明在教養院所寫的「三書」全部作廢,堅修大法、緊跟大法的正法進程,用實際行動加倍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

大法弟子:屈衛華 2001年9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10月上京正法,被抓後,當地派出所把我非法行政挽留15天,又刑事拘留1個月,後又送到「洗腦班」,在「洗腦班」我堅持學法、煉功,不屈服,邪惡勢力搶去經書《轉法輪》,為了要回經書我絕食絕水,它們怕我有生命危險要負責任,就說我態度不好又送行政挽留15天,出來後又到「洗腦班」。可是由於邪惡勢力的偽善和自己變異了的人的觀念,有執著,對法理解不深,違心地寫了所謂的「認識」,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也決不能做的事情,使自己寢食難安,後悔不已。現聲明我在「洗腦班」所說、所寫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堅修大法心不動,加倍彌補,緊跟師父正法的進程。

大法弟子 唐鴻豔 2001年7月25日


嚴正聲明

99年「7.20」邪惡開始鋪天蓋地破壞大法時,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有怕心,8月份,當單位問起我學法輪功的事時,自己圓滑地寫了一份東西,並在一件事中說了一句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話。每當想起來都深深的痛悔,在此我嚴正聲明,那時我所寫所說的一切不利於大法的東西、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話全部作廢。今後堅修大法心不動,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劉愛萍 2001年9月5日


嚴正聲明

在教養院期間,由於心中還有執著,對大法理解的不深。在邪惡的迫害下,接受了邪悟,寫了「悔過書、保證書、揭批材料」等,完全違背了修煉人的標準,回來後通過學法,學師父的新《經文》,悟到了自己走了一段彎路,給修煉抹了污點,自己很是痛悔。現特嚴正聲明:以前所寫的一切「書面材料」,所說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話及行為,一律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跟上正法進程,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發揮大法粒子的作用,加倍彌補講清真相。

大法弟子 呂淑君 2001年9月1日


嚴正聲明

1999年10月,我因去北京上訪,抓回來被送進了縣看守所,因自己有執著心背叛了慈悲而偉大的師父、背叛了億萬年不遇的法輪佛法,違心的寫了所謂的「保證書」,出來後明白了這是自己的邪悟,從心裏感到無比的悔恨,這部宇宙大法造就了所有的生命,其中包括我,我不能不煉啊!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寫一切作廢,緊跟慈悲偉大的師父走完自己以後修煉的路。

大法弟子:李桂紅 2001年9月24日


嚴正聲明

1999年到2000年的那場家庭婚姻的磨難中,我有一些不願放下的執著,有很強的怕心,怕別人生氣,怕別人造謠,怕別人不理解,怕我的名譽掃地,這些心影響著我對大法的堅定。我帶著執著學法,有意曲解著法,為自己的行為開脫,拼命掩蓋著我的執著,用人的忍,執著追求著表面上虛假的安逸與和平,違心寫下連自己也不願意接受的「保證書」。邪惡抓住我的執著一步步緊逼,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以至後來將它的話逼著讓我寫下來,當作是我說的一樣。現在我明白我做錯了。我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話、行為一概作廢。感謝師父的慈悲與再點悟。我要加倍彌補罪過。

陳貽欽 2001年9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們曾去北京上訪,被拘留。被常人的安逸之心、怕心、「情」所帶動,做了對不起大法的事。違心的寫了「保證」,由於接受了邪悟,交了書和大法資料。做出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使我們偏離了法,在自己修煉的路上留下了污點。現在我們要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嚴正聲明:過去所寫的不利於大法的一切材料全部作廢。

大法弟子 杜志鳳 羅鳳琴 戈春芬 2001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抱著執著心不放,被邪惡鑽了空子,配合了邪惡。有一次居委會召開黨員會,並登記姓名及家屬姓名。事後才知道這些人員的名字被居委會寫在了邪惡的條幅上,現在自己感到給大法造成了嚴重損失,破壞了法。因為大法是嚴肅的。自己深感愧對師父和大法。所以聲明我所寫的名字全部作廢,今後堅修大法,加倍彌補,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法輪大法弟子:吳訓煥 2001年9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是99年正月得法的,在修煉中我得到了祛病健身,走路一身輕。由於學法不深,悟性差,在邪惡面前低下了頭,走了一段彎路。當我寫完「悔過書」後很是痛悔,我聲明以前寫的「悔過書、保證書」一律作廢。我要時時刻刻跟師父走,為大法付出我的生命,也甘心情願,清醒的走好每一步,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聲明人:王麗雲 2001年9 月12日


嚴正聲明

在2001年3月29日,我在單位正常上班時,被邪惡以非法手段強行拉進了「洗腦班」。在邪惡的無恥威脅下,由於自己有放不下的執著心、怕心,因而導致邪悟,做了一些不利於大法、對不起偉大師尊的事,現在回想起來感到萬分痛心,在此我嚴正聲明,自2000年6月18日以來,特別是進「洗腦班」期間,我在邪惡威逼下所講、所寫的一切不利於大法的話和文字,特別是所謂的「三書」,全部作廢!我要讓邪惡知道,不管它們對大法弟子採取甚麼詭計、偽善和迫害,都不可能改變我們對宇宙真理的堅不可摧的正念。今後我要加倍努力學法和投身到正法的偉大洪流中去,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洪仕材 2001年9月10日


嚴正聲明

通過兩年邪惡勢力的壓力和迫害,我真正的知道了甚麼是善、甚麼是惡、知道了只有宇宙大法才是唯一的正法,我學到了在大法以外學不到的知識,我學到了在父母那沒有學到的東西,從做一個好人開始,到做一個更好的人,通過修煉達到一個超常的人,覺悟了的人。我只有一修到底,我還要修煉法輪功!以前由於壓力我所說所寫全部作廢!

聲明人:周長春 2001年9月25日


聲明

2001年1月20日在「保證書」上所簽的字聲明作廢。我那時沒有樹立正念、有人的思想,在執著心和自己無理智的情況下簽了字。我現在好後悔,在這樣的情況下,慈悲的師尊還在保護著我、給我機會,我要在正法中發揮我大法粒子的作用,為正法捨去一切!

大法弟子 湯守君 2001年6月27日


嚴正聲明

因為有放不下的人的執著心,再加上學法修煉不夠精進,使自己從99年7.22之後,特別是在「洗腦班」、看守所、勞教所裏主動接受邪悟,作了大法弟子絕對不該做的事。在此聲明,以前所寫的一切「三書」等材料和在教養院裏做過的違背大法的事作廢。今後要精進修煉、跟上正法進程、彌補我造成的損失。

王瑩偉 2001年9月1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99年7月27日被派出所抄家拿走大法書籍,當時有怕心,明知是寶書,卻被它們拿走了,真是後悔、慚愧,對不起大法。2001年6月上北京上訪,在駐京辦事處被扣一個星期,後被公安和派出所「接回」看守所,拘留15天,繼續刑事拘留20天,還要判2~3年勞教,最後邪惡罰款幾千元,要家人擔保。現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過錯,提高上來,做大法純正的粒子。

大陸大法弟子:黃秋梅 2001年8月10日


嚴正聲明

以前我們學法學的不深,在邪惡的干擾和破壞下走向了邪悟,所寫所說所做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我們現在嚴正聲明全部作廢。過去的污點讓成為歷史的教訓,用大法給予我的理智和智慧,在講清真象中加倍彌補我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清醒的走好每一步。

聲明人:付迎春 侯忠文 劉麗娜 王玉珍 2001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9年得法的,得法後使我身心健康。由於我學法學得不好,邪悟了大法,做了不該做的事情,我對不起大法給我的一切,對不起老師的教誨。我非常後悔所做的一切錯事,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就要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我聲明以前簽的所有的字句、過去所說所寫一律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

大法弟子:蔣耀華 2001年9月22日


聲明

我在逼迫下有時說了不尊敬師父等不好的話,聲明作廢。蒲圻報上登的我說的話(是在看了參考消息裏面報導的假消息的情況下,本報記者採訪我時說的)聲明作廢。我家的親人在我被關時受到迫害的情況下的言行一律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父。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 歐陽華英 2001年6月2日


嚴正聲明

以前因為自己在法理上悟的不好,曾經簽字。通過深入學法,更好地在法理上悟,我正悟到這是在向邪惡勢力妥協。特此聲明,以前自己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做尊師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趙淑清 2001年9月23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99年7月以後,在邪惡的威逼、恐嚇下,做了有損大法弟子形像的事。通過最近深入學法,對所做所言後悔不已。特此鄭重聲明:所有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言行統統作廢,我要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蔣崢超 2001年8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97年修煉法輪功,實踐證明法輪大法確實對我起到了淨化身體及心靈的作用。99年去北京正法回來後在派出所被管制期間,他們讓我寫悔過書之類,我一直沒寫,他們為了交待工作,問我替我寫行不行,我說「不管」。當時心裏還有一種解脫感,等於默認了這種行為。我不知道內容,也不知道他們替我寫了甚麼,以及替我簽名等,我現在嚴正聲明,這一切無效。

法輪大法弟子:張新民 2001年9月22日


嚴正聲明

2000年因面對工齡錢被單位扣押不發,被迫寫了「保證書」,現聲明作廢。今後堅定正念,把自己溶於法中,做一名真正的煉功人。在正法修煉中,決心緊跟師父正法進程。

大陸大法弟子:邵連順 2001年9月14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堅修大法,被抓入「洗腦班」,在裏面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保證」都作廢,特此聲明。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 欒玉英 2001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在修煉過程中,由於有放不下的執著,在正法期間做了違背大法、對不起師父和同修的事,寫了「三不、保證」一類的東西,特此聲明作廢,願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王遠春 2001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由於以前學法不深,在過關中不能以正念對待,在魔難中被「情」所帶動,說了一些對大法不利的話,寫了「決裂書」。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作廢。 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慶榮、楊炳生、楊小林、王星惠、劉冬秀、易德祥 2001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悟性不好,執著心太重。被魔鑽了空子,給大法造成了損失,使自己迷失了方向,走錯了路,後悔莫及。特此聲明我所說所寫的作廢。從新堅定的修煉到底!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 曲洪香 王中賢 王半蘭 2001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我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我決心加倍彌補,「堅修大法緊隨師」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勇猛精進,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周國武 張傑平 2001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我2001年3月中旬,在個別人邪悟的引導下,也因為自己的執著心被魔利用而產生邪悟,寫了所謂的"四書",領取了所謂"結業證書",現嚴正聲明,這一切統統作廢。今後堅定實修,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重新跟上正法進程。

聲明人:李培蘭 2001年7月14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受矇騙等,自己寫過和別人給我寫過違背大法的東西,現在我嚴正聲明不管是自己寫的還是別人寫的全部作廢!今後要加緊學法。緊跟師父一修到底,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郭照永 2001年9月27日


嚴正聲明

法輪大法是真正能使人類道德回升、人心向善的高德大法。我在以前違背自己意願的情況下,所寫、所做、所想的一切對不起師尊、對不起同修、不利於大法的一切言行一律作廢,永不生效。加倍彌補,兌現誓約。

大法弟子:周俊宏 2001年9月27日


嚴正聲明

7,20以後,由於我學法不深,動了人的心,給法造成了影響。說了對大法不利的話,又寫了「保證書」,我特此聲明作廢,在講清真相中彌補自己的一切。

大法弟子 李超 2001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我在勞教所期間,由於有放不下的執著而接受邪悟。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違背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堅修大法。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王玉鳳 2001年9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說:「不煉了」,所以特別聲明,我還繼續學法、煉功,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我也勸勸與我同樣的人,趕緊醒悟,「講清真象」,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李繼波 2001年9月27日


嚴正聲明

通過學法,我現在認識到,在邪悟的引導下,被迫向邪惡妥協,寫了所謂的「四書」是錯誤的,現在嚴正聲明,在邪悟下,以前所寫的一切所謂「保證書」之類的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孟祥平 2001年9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我在此聲明:我丈夫以我的名義寫的"四書"全部作廢,我內心是不承認的。我要堅定地證實法、維護法。

大法弟子:王春梅 2001年9月11日


聲明

我的丈夫去北京證實大法被抓,在當地市局關押了30天,釋放時讓我在「保證書」上簽字,做為大法弟子是不能認同邪惡的安排的,所以我聲明簽字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杜鳳華 2001年9月26日


鄭重聲明

我過去所說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一律廢除,全部無效。用生命維護法,捍衛法,堅修大法。

大法弟子:楊茂華 2001年9月27日


鄭重聲明

從7.20以後,所有的「保證」及一切對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郝榮 2001年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