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人發表聲明

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明慧網2001年9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生逢在大法洪傳之時無比幸福,作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更是無比榮幸。我是法輪大法的深深受益者。修煉前,疾病經常折磨著我,打針、吃藥、輸液是常事,更是醫院的「常客兒」。修煉前,由於體質較差,我的近視眼發展很快,眼睛經常酸痛、脹累。修煉後,我的眼睛至今幾年了一點都沒發展,也沒有酸脹感了;我的身體非常健康,精力充沛,生活快樂,健步如飛,是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的生機,是法輪大法給我的生命賦予了全新的意義。

可是在99年法輪大法遭到壞人的誣蔑誹謗後,我於99年10月份進京依法上訪,在遭到拘留和酷刑後我沒有動心。可是後來在壞人的高壓、疲勞戰術和偽善欺騙下,由於自己法理不清、正念不足,被邪惡勢力鑽了空子,違心地寫了「保證書」。2000年12月份我進京證實大法被當地派出所關押時,在親人的苦苦哀求和壞人的逼迫下,被常人的執著心和變異的觀念帶動寫了「保證」,還在問訊筆錄上簽了字,按了手印。這無疑是配合了邪魔、縱容了邪魔。做了對不起恩師、對不起大法的事,毀壞了法輪大法的聖譽。每當想起這些,我的痛悔之心無以言表!曾有一段時間我不敢面對大法和師父的法像。法輪大法淨化了我的身心,給予了我生命的一切,真是刻骨銘心,而我所做的是違背「真善忍」的錯事。其實我仍是心向大法,我今生就是為修煉而來,不修大法,此生何為!師父用巨大的承受和洪大的慈悲對弟子一等再等,並給了弟子加倍彌補的機會。我向師父請罪,請饒恕我這個不夠格的弟子,我堅決去掉執著心和變異觀念,用大法不斷純正自己的本性,並將在以後的證實大法中走正自己的路。

在此我向全宇宙的生命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一律作廢!在派出所、拘留所的問訊筆錄上所簽的字、按的手印等一切配合邪惡的東西統統作廢!包括家人替我寫的「保證」、簽字等一律作廢!我們是正法修煉者,大法弟子的一切都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是堅不可摧、金剛不動的。我以後一定要在向世人講清真相中加倍彌補自己的過錯,全盤否定一切舊的邪惡勢力安排,用我強大的正念清除邪惡,堅定地維護法輪大法,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王鵬 2001年8月26日


嚴正聲明

提筆寫來,淚如泉湧。由於對法認識的不足,使自己在修煉的道路上留下污點。自99年7月22日,我曾經兩次為法輪功上訪,但當時沒有認識到走出來的目的是正法。後來看到師父的經文《理性》:「被抓不是目的,證實大法才是真正偉大的、是為了證實大法才走出來,既然走出來也要能夠達到證實法,才是真正走出來的目的」。才認識到自己的錯誤,這期間,單位領導曾讓寫過保證書,自己明知道不該寫,但領導多次談話,我害怕麻煩,就隨便寫了應付過去,沒有把自己視為煉功人對待,而在「洗腦班」上,同樣沒有用正念對待,自己不願在這兒待,想回家,就讓家人代寫了「保證書」之類的逃避過關。回到家中,靜下來才認識到這期間所做的事都是不理智的,都不是自己內心真實的表現。為此,我嚴正聲明,自己以前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都不是我內心真實的表現,我無法用語言表達我此刻的心情,唯有在揭露邪惡,向世人講清真相上挽回自己的損失。

張勇 2001年5月19日


嚴正聲明

在縣「610」舉辦的強制性「洗腦班」上,在邪惡的壓力面前,由於自己的怕心,沒有用正念正視邪惡,而是想蒙混過關,致使邪惡鑽了空子,違心地說了傷害大法、傷害師父的話,給大法造成了負面影響。一念之差造成了千古之恨。究其原因是自己不好的念頭變異思想造成的,真正看到了自己放不下的執著與私心,這正是自身存在的邪惡,是正法中要清理鏟除的,否則是極其危險的。在這裏一是告訴同修們,正法中自身一切不好的心、變異思想是非常危險、非常邪惡的。如不能用正念正視,就會給邪惡留下可乘之機,使修煉者毀於一旦。二是聲明在「洗腦班」上自己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利於師父、不利於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大法是嚴肅的,修煉是嚴肅的,今後一定時時用正念鏟除邪惡,用正念清除自己不好的念頭及私心,「以法為師」,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名合格的正法弟子。

大法弟子 李元海 2001年8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於今年三至四月被強迫參加「洗腦班」。在「洗腦班」裏,我將個人的觀念與法混在一起,錯誤的認同了邪悟,掩蓋了自己最固執、最根本的執著,從而向邪惡作了妥協。出來後,我深深的反思自己的行為,發現這種做法是錯誤的,是在自己個人的執著帶動下,做了助紂為虐的事,真正的違背了宇宙特性「真善忍」。因此,我嚴正聲明,在「洗腦班」上一切行為作廢,包括寫的所謂「悔過書」、「決裂書」、「保證書」、「揭批書」及錄像與座談會上發言和一切邪悟的東西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 王煥臣 2001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我是96年底得法的,從開始到現在我覺得自己很幸運,也知道珍惜大法,一直在嚴格要求自己。可是因為後天形成了許多不好的觀念,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為了證實大法,我被非法拘留兩個月,最後在精神病院高壓下寫了「保證書」,很不自在地回了家(家裏已經被勒索了一萬多元了)。我想自己完了,師父不會再要我這個弟子了,多對不起師父啊!在我最灰心時,看到師父新經文《強制改變不了人心》「在編造假經文、不許學員睡覺、栽贓陷害、造謠等流氓手段的威逼、欺騙、高壓下,一些學員在神志不清時被迫寫下了甚麼所謂的「不煉功」或「悔過書」之類的東西。這都不是學員內心真實的表現,是不情願的。雖然他們有執著,一時被邪惡鑽了空子,做了一個修煉者不該做的,可是對一個修煉的人是要全面看的。我不承認這一切。當他們明白過來時,馬上會從新去做作為一個大法學員此時應該做的,同時聲明由於高壓迫害中使學員神志不清時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堅定修煉。」師父點悟了我,我知道這是修煉中的一個污點,要吸取教訓。現在我聲明我在高壓下寫的「保證書」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聲明人 冷新會 2001年9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12月底去北京證實大法被抓至縣「洗腦學校」,期間在精神和肉體上遭受了嚴重的摧殘,在高壓迫害下,我違心地寫了「悔過書」,現在徹底醒悟,知道了那樣做不僅是對大法的玷污,辱沒了大法弟子的稱號,而且還起到了助紂為虐的作用。為了挽回我所造成的不良影響,在此嚴正聲明:在「洗腦學校」邪惡的高壓迫害下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同時我還要告訴世界上所有善良的人們,中國媒體對法輪大法及李洪志師父的所有宣傳全是欺世的謊言,電視裏播放的法輪功學員所謂的「轉化」的內容也都是假的,學員們被迫在那裏說違心的話,我就是其中之一。希望所有善良的人們共同起來抵制江澤民政府對宇宙真理「真善忍」的迫害,制止其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虐殺。

王寶山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嚴正聲明我以前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嚴格要求自己,加倍彌補,做一個無愧大法弟子稱號的合格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鄭蕾虹 2001年9月6日


嚴正聲明

我是2000年11月被非法送到勞教所的,我在被迫害期間,違心地寫了許多對大法不好的東西,我很後悔。我現在嚴正聲明,我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

勞教所的幹警和叛徒都非常邪惡,他們利用酷刑折磨以達到逼迫我們放棄大法的目的。雖然我自己心裏很明白,但由於怕心太重不敢在邪惡面前證實大法,就順水推舟做了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事,給大法帶來了損失,造成了壞的影響,教訓是深刻的,是刻骨銘心的。是師父的洪大慈悲再一次給了弟子修煉的機會,我要加倍償還自己給大法帶來的損失和不好影響,助師世間行,跟上正法進程,用自己的生命維護大法。

閻桂芬 2001年9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1999年7月20日之後,因與功友共同走出來證實大法而被非法逮捕。在看守所稍後的一段時間由於自己修煉不紮實,在邪惡面前違心地寫下「悔過書」,做下了一個修煉者決不該做、也決不能做的事,成為一生中的恥辱,生命中永遠的教訓。雖然後來醒悟,在多種場合聲明作廢!但每想到此,仍有心如刀絞之感,隨著不斷學法和對師父經文理解的深入,心情漸趨平靜而堅定,願在此向所有的生命宣布,以前那些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廢!我將繼續堅修大法,義無反顧地投身到正法洪流之中,全面清除邪惡,用善念和慈悲向世人講清真相,跟上正法進程。

聲明人:楊春淮 2001年9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在修煉中沒悟好師父的法理,在過關當中家屬代簽,代寫了保證書,現聲明全部作廢。

大法弟子:趙淑傑 2001年9月4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9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學員,因時間短、學法不深、有怕心,在7.20以後在邪惡的迫害下,寫了「保證」。通過看書學法和學習老師的經文。我知道了自己做錯了,老師為我們吃那麼多苦,一等再等的給我們機會,現在我深悔以前做的不對,對不起老師,今後我下決心做一名堅定的大法弟子,跟上正法進程,彌補過去的錯誤,希望老師能收下我這個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門玉翠 2001年8月20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月,法輪大法被無端迫害後,我到天安門上訪被劫,送關押所,派出所叫我寫「保證」,那不是本人內心所寫。2001年3月份,非法把我抓送拘留所關了15天,派出所叫我寫「保證」等,給法輪大法造成了損失,做了對不起師父的事。現在我嚴正聲明,堅決撤回在派出所被迫寫的所謂「保證書」,一律作廢。

周玉葉 2001年9月


嚴正聲明

我於2001年5月去北京證實大法被非法拘留,當時單位停止了我丈夫和兒子的工作。由於自己學法不深,認識不足,帶著一顆放不下的常人心,順從了邪惡,違心的抄寫下家裏人為我向單位寫的「保證書」。現在我鄭重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一定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劉淑芝 2001年8月


嚴正聲明

由於我沒有靜下心來學法,對老師講的法理沒有真正理解,人的觀念不去,沒有做到「以法為師」,所以在「洗腦班」上被邪惡鑽了空子,走向了大法的對立面,做出了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大壞事,給自己的修煉添上了污點,造成了終身的遺憾。現在,我要嚴肅聲明:我在「洗腦班」上的一切言行統統作廢!我要修煉大法,一修到底,把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彌補回來,跟上正法進程。

趙麗清 2001年8月24日


嚴正聲明

在今年6~7月我被非法關在派出所,然後到縣拘留所。在這期間我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情,使邪惡鑽了空子,我給大法抹了黑,對不起苦度我的師父。我本人聲明:不管是家人替我寫的和自己寫的「保證書」、我按過的手印一律作廢,以後多學法,加倍彌補,緊跟正法進程,緊跟師父回家,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聶計紅 2001年7月18日


嚴正聲明

今年春節,在鎮政府非法關押期間,在被迫害下,由於自己的怕心,寫了「保證書」,說了違心的話。當時覺得寫的很婉轉,後來自己知道做的不對。現在我們鄭重聲明,我們所說所寫的違背大法的東西,聲明作廢。

大法弟子:叢玉傑 王秀麗 劉淑英 湯金香 2001年9月21日


嚴正聲明

由於執著心太重,學法不深,在提高心性過關當中做了一些違背大法、破壞大法的事,特別是在「洗腦班」上所寫的「保證書、悔過書」等不符合大法粒子的標準,在此我嚴正聲明:過去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對大法有害的全部作廢。我要重修大法,彌補損失,揭露邪惡,向世人講清真相,跟上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到底。

大法學員:趙承林 2001年6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原來寫的「保證書」聲明作廢,因為我通過修煉法輪功使我內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受到了很大益處,使自己認識到怎樣做才是對社會、對人民真正有益,深刻認識到法輪大法不愧為「宇宙大法」、「真正的科學」、「超常的科學」。實踐證明法輪大法對社會是絕對的「百利而無一害」。自己決心堅定地修下去,加倍彌補,永不反悔。

聲明人:熊大芬 2001年7月10日


嚴正聲明

因我學法不深,執著心重,所以在片警的威逼和家人的壓力之下,違心的交過大法書和資料,違心的寫過不利大法的所謂「保證」。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一律作廢!我一定要堅修大法緊隨師,抓緊時間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楊命蘭 2001年9月21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修的不好,各種常人之心放不下,給法帶來了嚴重的損失,走向了邪悟,現聲明:無論是在勞教所還是在鄉政府所寫的「悔過書、保證書」全部作廢,今後決心堅修大法,「以法為師」,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商平 2001年9月1日


嚴正聲明

99年10月我在公安局的威逼下曾寫過所謂的「保證書」。在此本人鄭重聲明,此書非本人意願而寫,乃是高壓所逼,現聲明一律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本人堅修大法,於國於民有益而無一害。

大法弟子:楊斌 龍德桂 2001年7月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修的不好,有各種常人之心,給法帶來了損失,走向了邪悟。現聲明無論在勞教所,還是在鄉政府的所言、所行全部作廢。今後決心堅修大法,「以法為師」,走出人來,講清真相,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孫公山 2001年9月1日


嚴正聲明

我於99年7月20日在進京上訪途中被截,並被送進看守所,由於學法不深,怕心重,在被放回時寫了「保證書」,和2000年7月在縣裏的脅迫下做了「口頭保證」。現聲明作廢,今後堅定修煉,全面講清真相,正念除惡,救度世人。

大法弟子:王春光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法輪大法的修煉者,由於自己有怕心,在去勞教所看望家人時,說了違心的話,回來後悔不已,知道這樣做不符合煉功人的要求,現聲明以前一切不符合煉功人標準的言行一律作廢,加倍彌補,緊跟師父正法進程,作一個真真正正的修煉人。

聲明人:劉春秀 2001年9月21日


嚴正聲明

大法使我獲得了新生。由於人的執著心沒放下,在邪惡的迫害下寫了所謂的「保證」,雖然是不情願的,但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污點,使我深感痛心。聲明一切「保證」作廢!我要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助師世間行。

大法弟子:鄧全容 張欽蘭 2001年9月14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修煉得不好,在壓力面前違心地簽了名,事後心裏非常難過。在此我鄭重聲明以前簽的名,還有說的不利於大法的話作廢。我要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修煉者,挽回一切損失,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那雅芳 2001年9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由於自己修的不好,沒有嚴格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做過很多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向邪惡寫過「保證書」,按過手印,現在非常痛心,本人在此嚴正聲明,我寫過的、做過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要求的都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白汝傑 2001年9月17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以後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張兆信 2001年8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是法輪大法弟子,通過修煉法輪大法,我的身心得到全部康復。在邪魔的迫害下,說了不該說的,寫了不該寫的話。現在我向世人申明,凡是我對邪魔說的寫的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作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李瓊芳 2001年9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以後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馮雲龍 2001年9月5日


嚴正聲明

我在江澤民邪惡勢力的高壓威逼下違心地寫過「保證書」,現在明白這是在向邪惡妥協,是助紂為虐,做了一名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做的事,特此聲明:過去所有不利於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一定要加倍彌補,堅修大法到底。

大法弟子:謝佳波 楊利順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所說、所寫的對大法不利的話,從現在開始一切聲明作廢。以後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做一名合格的弟子。

大法弟子:王華 2001年9月2日


嚴正聲明

我在街道辦的「洗腦班」上,被迫作了表態和寫了「保證書」,給大法造成極大的損失。現嚴正聲明這些表態和「保證」一律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張文清 2001年8月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修得不好,有各種常人之心,給法帶來了損失。現聲明,我給鄉政府寫的保證一律作廢,今後決心堅修大法,以法為師,走出人來,講清真相,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田惠珍 2001年9月1日


聲明

以前無論自己寫或者別人代筆寫的「保證書」,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從此以後堅修大法,加倍彌補,做大法一粒子。

大法弟子 趙文平 2001年8月4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因為學法不深,寫了「三書」,現在正式聲明「三書」作廢。以後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加倍彌補,做一名合格的弟子。

大法弟子:楊秀清 2001年9月21日


嚴正聲明

99年對大法認識不足,派出所找我寫「不煉功了」。我就寫了,心想應付了事,後來悟到,堅決不能向邪惡妥協,現在嚴正聲明,原來所寫一切作廢,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周桂雲 2001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自7.20以來,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怕心重,說了和寫了「保證」,都是違心地說出來的,通過學法,認識到以前做的不對,今後一定要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白紅 王秀清 2001年8月11日


嚴正聲明

在高壓下,由於自己的不堅定,說了不該說的話(不學了),這是一個大法弟子的恥辱。我們對不起師父,現嚴正聲明,所說的不符合大法的話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聲明人 曲迎春 曲淑蘭 孫敏起 2001年9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們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以後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張桂玲 孟慶芝 2001年7月12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對大法不堅定,在高壓下違心地寫出了「保證書」,現在聲明作廢,加倍彌補,重新開始走入正法修煉。

張倩 2001年9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先前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輪大法的全部作廢。加倍彌補,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挽回給大法造成的一切損失。

大法弟子:曹宏 2001年9月21日


聲明

曾經在99年7月22至現在,在邪惡的高壓、威逼、迫害下,寫過「保證」(包括給單位、派出所、615辦公室寫的)現聲明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劉玉春 2001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我在1999年7月邪惡開始迫害大法及眾弟子時,違心的向單位寫過「保證書」,現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 王林山 2001年9月1日


嚴正聲明

從99年7月20日至現在,在「洗腦學校」強大的高壓政策下,被迫寫的所謂「保證書」,不符合法輪大法法理要求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今後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加倍彌補。

唐秀麗 2001年9月20日


嚴正聲明

以前在高壓下寫過「悔過書」,聲明作廢,在正法時期向世人講清真象,繼續修煉,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劉官文 2001年9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我決心加倍彌補,「堅修大法緊隨師」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勇猛精進,做一個夠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王友菊 楊紅鷹 2001年9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們以前在受到壓力下所說和所做及所寫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三書」,嚴正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王春梅 葉桂蘭 王義珍 潘洪雙 2001年9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所寫過的「保證書」全部作廢。堅修大法,一修到底。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金珠 2001年9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過去所說所寫不利於大法、違背大法、破壞大法的一切作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學員:雷茂儉 2001年6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