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人發表聲明

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明慧網2001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9年9月幸得大法,2000年2月26日到京上訪,由於參加大法活動,散發大法勸善材料於2000年8月21日被非法勞教一年。

在勞教所裏,為了證實大法,曾絕食抗議迫害,寫真相材料,可是怎麼也沒有想到2001年5月9日,被叛徒們誤導而走向邪悟,並且交了大法書籍。2001年6月12日被解教回到家後,自己還誤認為在是法上,竟做出一些助紂為虐的事,並且在法上還開脫自己。每想到這些我真的都是剜心透骨地難過,悔恨自己幹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能犯的罪,是自己在修煉過程中的一段恥辱,大法又一次挽救了我。我深挖自己為甚麼陷入邪悟,認識到關鍵是自己心中對法還有迷惑與人心的執著而被邪惡利用。其中:(1)在實修中有些心還停留在對法的初期認識上,沒有在實修中及時發現自己的漏洞。同時,產生了顯示心和歡喜心,被邪魔利用,從而走向自心生魔的邪悟當中。(2)承認邪惡破壞,認為是安排、是必然,消極承受中淡忘了自己與法連在一起,當魔難來時用了人的認識加上沒有「以法為師」,就這樣順水推舟似的被邪魔利用,從而使其鑽了思想空子。師父說:「修煉是嚴肅的,差距拉開得越來越大了,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經文《挖根》)

由於自己被邪惡迫害,被假象矇蔽,在迷茫中欺騙了自己,痛悔自己曾經邪悟,背離了師尊與大法,在此鄭重聲明:在這一過程中所寫的「保證書、決裂書、決心書」,一切言行全部作廢,修正自己,堅定修煉,加倍彌補,踏上正法的行程。

最後,我真誠的希望走錯路的學員,由於我們的錯,加大了大法在人間的魔難與阻礙了正法的進程。我們的師尊還在慈悲中等待。所以我們要從根本上找出邪惡迫害我們的原因,鏟除邪惡,放下一切包袱,回到大法中來。大法可以糾正一切不正確的狀態,不要錯過千萬年的等待。

大陸大法弟子 陳玉蘭 2001年8月9日


嚴正聲明

在這從古未有的正法修煉中,我是眾多受益者之一,幾年前我身體健康狀況極差,病魔纏身,苦不堪言。得法後是大法純淨了我的心靈,淨化了我的身體,使我身心健康,對人生充滿了信心,是大法給了我新生。

可是99年7月後,當邪惡鋪天蓋地壓下來時,在單位領導和有關部門的高壓下,因為有怕心,我把整套大法書,師父的錄像,資料等都交了,這是我一生犯的最不可饒恕的錯誤。2000年6月,在我依法進京證實大法的路上被抓後,所管轄派出所讓本上簽字、按手印。在正法期間,派出所叫有關部門和單位領導不斷的給我施壓,由於自己執著心太重,學法、實修不足,被魔鑽了空子,從而走向了邪悟,寫了所謂的「三書」。回到家後,通過學習《轉法輪》和師父的新經文,使我猛醒,我又從可怕的歧途上回過頭來,我痛心疾首,追悔莫及。是大法的威力,是師父的慈悲再次救了我。在此,我嚴正聲明走向大法的對立面不是我內心情願的,是在高壓迫害下,自己神志不清的情況下所為,決不是我真實的心願,所有在正法期間所寫的「三書」及我丈夫所寫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書面材料」一律作廢。今後,我將努力學法,堅定實修,積極講清真象,加倍彌補給大法所帶來的損失,抓緊時間,過好每一次關,揭露邪惡,時時發正念,鏟除邪惡,救度世人。

大法弟子 劉東梅 2001年9月11日


嚴正聲明

惡警怕我上京正法,把我非法抓到拘留所裏關押,由於學法不夠有執著心,被魔利用,在高壓下寫了「決裂書」,被非法拘留15天後,又被抓進「黨校洗腦班」強行洗腦,在「悔過書、批判書」上簽了字。

現在我清楚的認識到,我的所做都是錯誤的,我對不起恩師、對不起自己,我要洗刷污點重新修煉,我要用正法行動來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我現在嚴正聲明:以前無論是在拘留所、「洗腦班」上所寫的一切「悔過書、批判書、決裂書」或簽了甚麼字都宣布作廢,我家裏人和社會人給我寫的一切「擔保」都宣布作廢。從今以後在我不同意的情況下家裏人所擔保的一切都不成立,我是不承認的。我要加倍彌補,做一個堂堂正正的正法弟子,堅修大法緊隨師,一定對得起大法弟子的稱號。

大法弟子:高淑英 2001年9月3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9年4月底學法,2000年3月1日上京證實大法被非法拘留,於2000年6月6日被抓非法勞教一年,今年6月放出。在這期間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對法理解不透,各種執著心沒有從根本上鏟除,在這場「洗腦」的邪惡迫害下,迷失了本性,導致了邪悟,做了一些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事,說了、寫了些違背大法的話和東西。在此我聲明一律作廢。當我幾經磨難,在痛苦的掙扎中重新站起時,清醒了,我沒有多的話要說,只覺得被邪惡勢力利用是我修煉路上的一大恥辱,今後我會按照師父所講的做,以實際行動按大法的要求在這正法修煉時期加倍彌補,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楊桂芝 2001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10月8日被非法拘留15天,原因是我堅修大法。由於學法不夠有怕心,被魔利用,在決裂書上簽了字,後又在「洗腦班」裏,在高壓下走向邪悟,在「悔過書、批判書」上簽了字。現在我清醒地認識到我所犯的錯誤,我對不起恩師的慈悲苦度,我要重新回到正法修煉中來,改正我的錯誤,在正法中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我現在鄭重聲明:以前無論是在拘留所、「洗腦班」上所寫的一切不利大法的「材料」和簽字全部作廢,別人代寫的「保證」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徐秀傑 2001年9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叫潭秀霞,因堅信大法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一年。由於自己在修煉過程中,沒有真正從法上認識法,在勞教所中被執著的心所帶動,在所謂的洗腦班和其他勞教所的學員引導下走入邪悟。後發現自己被邪惡利用,給大法、給自己證悟的東西造成了損失,這是我修煉過程中的一恥辱。現在我嚴正聲明從今年5月份以來我所寫、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要求的全部作廢,那不是真正的我要做的。現在我已重新走入正法修煉行列之中,加倍彌補!望同修們引以為戒!

大法弟子 潭秀霞 2001年8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在7.20嚴峻的考驗面前沒有堅定正念,再由於心中有魔性和執著,讓邪惡鑽了空子,違心地寫了「三書」,交了大法書籍。通過學法,我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和後天的變異,我心中無數次的悔恨和流淚,我對不起傳給我「真、善、忍」宇宙大法的李洪志師父。我在此嚴正聲明:我過去所做過的不利於師父和大法的事一概作廢。我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的安排,還我師父清白。今後緊跟師父,加倍補償,正法修煉,走向圓滿。

以詩明志:生命誠可貴,修煉價更高;若為大法故,生死皆含笑。

大法弟子:祝家輝 2001年8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是97年得法的。修煉後,嚴重的風濕心臟病好了,身心得到了淨化,是法輪大法使我親身受益,為證實大法,曾幾次進京上訪。在這場邪惡的迫害中,由於學法不精進,許多常人心沒去,怕心重,為了掩蓋自己內心深處的根本執著,讓邪惡鑽了空子,在磨難和壓力下,違心地寫了不該寫的「保證書」。特此嚴正聲明:所有不符合大法及師父要求的言行一律作廢,加倍彌補,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王雅清 2001年7月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3月被非法關進封閉式的「洗腦班」;2000年11月到北京上訪被抓,被非法關進女子拘留所;2001年元月又被非法抓進封閉式的「洗腦班」。由於學法不深,在以上沒有一點人身自由的情況下,寫了所謂的「認識」,為此我深感慚愧,對不起我們偉大的恩師,特聲明所寫的東西一律作廢!我決心多看書,多學法,嚴守心性,珍惜自己,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杜厚芬 2001年5月12日


嚴正聲明

作為大法弟子,在正法時期,應該緊跟師父精進修煉,做好正法事情。然而由於自己修煉的不好,執著心沒去掉,在邪惡的威逼下沒能把握好自己,做了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寫了「保證書」、「悔過書」等,自己感到非常痛心。我鄭重聲明:過去寫的所有「保證書」、「悔過書」、簽名、替別人簽名和不利於大法的「材料」等一律作廢。堅修大法,回到正法中來,加倍彌補,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緊跟師父回家。

大法弟子:白永貴 2001年9月13日


嚴正聲明

在衛護大法中,由於我學法不深,沒有從法上認識法,怕心和執著太重,在邪惡之徒高壓手段的威逼、欺騙下,我順從了邪惡向它們屈服,寫了做了違背大法的錯事,這都不是出自我的內心,這是我最大的罪過,我對不起慈悲苦度我八年的恩師,請師父原諒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我一定要跟師父回家,加倍彌補我造成的一切損失,向世人講清真相,揭露邪惡。特此聲明:我在不清醒的狀態下寫的所有損害大法和師父的「材料」、言論全部作廢。

大法弟子:黃玉蘭 2001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悟性不高,思想不堅定,在邪惡勢力的脅迫下,我們於1999年7月違心地寫了不該寫的東西。兩年多來,通過不斷地學法和看明慧網上的文章,使我們深深地認識到向邪惡勢力的妥協是完全錯誤的,特此聲明以前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在「正法傳,難上加難。萬魔攔,險中有險。」的正法進程中加倍彌補,做師父的真修弟子,緊跟正法進程,直到「敗物滅,光明顯。」。

大法弟子 劉俊華 萬桂春 蔣德成 2001年9月2日


嚴正聲明

本人1999年7月份以後所寫的(包括別人替我所寫)「保證書、悔過書」和其他違背大法事實的話,全部作廢!雖是不情願所寫所說,但我已做了大壞事、大錯事,是修煉人絕不應該做的,並意識到了它的嚴重性,我要發自肺腑的說一聲:法輪大法好!李老師好!今後,我要堅定大法的修煉,勇猛精進,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石穎 2001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0年因煉法輪功而被非法勞教,在勞教期間理智不清的接受洗腦,寫了「決裂書、「悔過書」、「保證書」,而且惡毒的攻擊師父,而且從師父的法中邪悟,對不起大法和師父。其實內心深處根本就沒有離開法輪大法,現在聲明我以前錯了,我還要繼續學法、煉功,繼續修煉心性!今後加倍彌補。

聲明人:張玉 2001年9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11月11日進京正法,被關進看守所47天,由於學法不深,有執著沒有放下,在高壓下寫了「決裂書」,出獄後又被抓進「洗腦班」,在邪惡逼迫下簽了字。現在我認識到了我的錯誤,對不起恩師,我要改正我的錯誤,重新走入正法修煉中來,在正法中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現嚴正聲明我在看守所、「洗腦班」以及在派出所裏所寫的一切統統作廢,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別人代寫的「保證」無效。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合格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宋紅 2001年9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們夫婦二人在勞教所寫的「保證書」、「決裂書」、「悔過書」都是自己的邪悟,嚴重的破壞了大法,給大法帶來了不可估量的損失。在這我們嚴正聲明我們在勞教所裏向邪惡妥協是錯誤的,我們對不起師父,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們向所有受我們的邪悟影響的大法弟子認錯,現在我們還要繼續學法、煉功,繼續修煉我們的心性,向世人說明真相,加倍彌補過失!

聲明人:許迎九 王愛華 2001年9月14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有執著心和怕心,在看守所裏,寫了作為大法修煉者絕對不應該也絕對不能寫的「三書」,過後非常痛悔,特別是這特殊的歷史時期,我們全盤否定邪惡勢力所安排的一切。更感到對不起師尊和大法在不同層次對我的要求,今後加倍彌補,不再給大法與自己修煉的路抹黑,並借《明慧網》聲明所寫的一切作廢。

大法弟子 王麗萍 2001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幡然醒悟,重歸正法道。自今年四月十七日被捕後,被強行關押,並被強行「洗腦」,由於一些常人心沒去掉,在「洗腦班」上寫出了有損於大法的東西,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做的事。現在我嚴正聲明:一切違背大法的所為全部作廢,我仍然堅定修煉,今後我一定會加倍彌補,挽回損失,跟上正法的進程。

大陸大法弟子 紀秀玲 2001年9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勢力的逼迫以及執著心的驅使下,主動邪悟,口頭答應「不煉了」,後來又寫了所謂的「認識材料」。這都是因為我法學得不好,沒有堅定正念,沒有放下「情」、生死所致。真是後悔莫及,現在我嚴正聲明:我在邪惡勢力的威逼下說的、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材料」一律作廢。今後我要繼續助師正法,講清真相,加倍彌補,珍惜時間,珍惜這唯一的機會,走好正法修煉的每一步。

大法弟子:張春茹 2001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當時學法不深,沒有用神的一面正法,被迫寫了對師父不尊敬的話,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能做的事。現在我深刻地認識到,這是我根本上對法還不堅定的表現,沒有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現在嚴正聲明:以前給政府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加倍彌補,堅定實修,更加珍惜每一分鐘,做到真正地從人中走出來。

大法弟子 薛霞 2001年9月15日


聲明

本人於2000年4.25去北京上訪,回來後,被勞教所拘留了三個月,放回來寫了「悔過書」。在2001年6月出去粘大法真象材料被抓,被非法拘留一個月,家人被迫寫了「悔過書」(三書),至今不知他們到底寫的甚麼。我想凡是以前寫過、說過不符合大法的事情全部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堅修大法緊隨師,修煉到底不動搖。

大法弟子 張桂英 2001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怕心太重,面對邪惡的迫害沒有放下執著堅定除惡,7月底,在本市邪惡的「洗腦班」上走向邪悟,做了對不起師尊和大法的壞事,回來後十分痛苦,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現在聲明一切有損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願意回到師父身邊,重新走入正法,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學員:劉淑琴 2001年8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因印發真相資料被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期間,受了謊言的欺騙及一些假象的迷惑,做了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做的錯事,給大法抹了黑,我深感痛悔,所以我現在嚴正聲明:在勞教所裏所說所寫的全部作廢,我仍然堅修大法,加倍彌補,緊隨師尊正法進程,走好每一步。

大法弟子:鄭荷香 2001年9月3日


聲 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好,悟性、心性不高,當邪惡勢力壓下來時,我就產生了怕心,怕這怕那,在邪惡勢力的恐嚇、逼迫下寫了「保證書」。我真後悔呀!我太對不起大慈大悲的師父了。在此聲明:對邪惡所做的「保證」和迫於邪惡的壓力下所做的一切不利於法輪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繼續修煉,「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魏廣英 2001年9月14日


聲 明

我去年12月末去北京上訪被當地派出所接回後被非法關押。呆了半個月,女兒替寫了「三書」,我一直後悔不已,今天特此聲明,這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所為一律作廢,加倍彌補。今後無論做甚麼都要按照師父所說的去做,符合大法的我們就去做,不符合大法的堅決用正念抵制。

大法弟子 張國珍 2001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們在邪惡勢力的逼迫下,違心地寫了「保證書」,說了違心的話,我們現在知道這是在順應邪惡的迫害,是在幹破壞法的事,所以特此聲明: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加倍彌補,堅修大法緊隨師,徹底鏟除邪惡勢力的安排。

大法弟子:葛興青 劉向華 2001年9月10日


嚴正聲明

在2001年6月,主任到我家讓簽字不煉,因我當時沒在家,家人替簽了字。我知道後向主任要,但主任推說已經上交,說你願意煉就在家煉吧。但我認為我們應該堂堂正正修煉,在此嚴正聲明:所有家人代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一律作廢。正告一切邪惡,善惡有報乃宇宙天理,堅決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做一個真正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鐘維華 2001年9月7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有一顆怕心,加上對「情」的執著,使邪惡鑽了空子,給大法造成了很大損失,無形中破壞了大法,對不起師父,我痛悔不已。特此聲明所有我寫的不符合大法的文字和言行統統作廢。今後多學法,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 董建芳 2001年8月25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根本的執著沒有放下,違心地寫了「保證書」,給大法造成了損失,給自己的修煉道路留下了污點,痛悔不已。我現鄭重聲明,自7.22以後,我所寫的「保證書」及家屬代寫的「保證書」一切不利於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宋曉萍 2001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邪惡的強制下寫了「保證書」,自己痛悔莫及。現在我在《明慧網》上聲明,以前所寫的「保證書」作廢。並要求政府還法輪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我要堅修大法,加倍彌補,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圓滿回家。

趙雲 2001年9月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在單位的壓力下,在「保證書」上簽了字,還有家裏替寫了「保證書」,通過反覆學法,認識到這是不對的,所以我今天正式聲明,以上所寫的一切「保證書」,聲明作廢,堅修大法,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董紅豔 劉雲秀 2001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以前由於學法不深,在高壓下,神志不清的情況下,說了一些對大法不好的話。聲明作廢。從今後,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肖桂玲 2001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在高壓威逼下,本人被迫在「保證書」上簽名,給大法造成了損失,特此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劉大軍 2001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我被非法勞教期間寫過的「悔過書,決裂書」現聲明作廢,從現在開始學法,正法,鏟除邪惡,講清真相,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 任桂霞 2001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對以前在邪惡勢力迫害下,所寫的「保證」、和所說的對大法不利的話聲明作廢。在以後的修煉、正法路上「以法為師」,堅修大法、維護大法,加倍彌補,做一個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徐培蘭 2001年8月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迫害中,我曾經配合邪惡,寫了「悔過書」,現嚴正聲明,以前的「悔過」、簽字一律作廢,並嚴格要求自己,多學法、煉功,全力破除邪惡,向世人講清真相,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陸大法弟子 馬玉京 馬玉芳 2001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的迫害中,曾配合邪惡所說的一切違心的話全部作廢,堅持實修,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陸大法弟子 左淑玲 2001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因學法不深,寫了「保證書」,說了對大法不利的話,現今悔恨莫及。在此聲明全部作廢。以後精進實修,做好大法的一切,跟上正法進程,助師正法,加倍彌補,誓死捍衛宇宙大法。

大法弟子:劉小衛、肖利華、劉民 2001年9月7日


嚴正聲明

我99年7月20日以後,凡寫過、說過對大法不利的話,特此聲明作廢,堅修法輪大法,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張瑛 2001年9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在99年7.22以後,由於沒有認識到大法修煉的嚴肅性和邪惡的惡毒本質,在邪惡複印的紙條上簽了名,在此聲明作廢,並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今後加倍彌補。

聲明人 毛玉珍 王玉珍 2001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在居委會寫了「保證」,現聲明一律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聲明人:韓淑芬 2001年8月28日


嚴正聲明

7.22以後,在強迫壓力下做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王淑榮 2001年9月14日


嚴正聲明

1997年7月22日以來,所有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語言和「文字材料」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 胡修琴 2001年9月6日


嚴正聲明

我在「洗腦班」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聲明人:段長越 2001年8月28日


聲 明

原來由別人代寫、自己簽名的「保證」作廢,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大陸大法弟子:熊曉蘭、湯麗娟、趙蓮琴、王菊英 2001年9月15日


聲 明

由兒媳代寫、代簽名的「保證」作廢,堅修大法,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大陸大法弟子:周意華 2001年9月15日


聲 明

在壓力下違心寫過的「保證」作廢!加倍彌補,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大陸大法弟子:曹旭武 2001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寫過的一切違背大法和師父的話,聲明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 張永和 2001年9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