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明慧網2001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我是小學四年級學生。在不知道真相的情況下,在學校的誘導下,在反對大法的簽名單上簽了名。現聲明作廢。

陳佳雯 2001年9月17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9年3月份有幸得法,自從煉功之後身體和心靈得到淨化,思想境界得到了提高。

2000年3月11日,公安人員非法從家裏把我抓走,勞教一年。到了勞教所後,整天呆在極度令人緊張、嚴刑拷打和非法虐待的環境裏,管教人員對我們軟硬兼施。作為一個修煉人,修心向善又何罪之有呢?非法把我們這些大法弟子送進勞教所,每天面對著的是緊張忙碌的強制勞動和管教人員對大法弟子的嚴刑拷打--用電棍過、強行下食管灌食、沒有病也強行打針;管教人員利用那些犯人用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用針刺手指;冬天脫光衣服上外面站著等等。在這種長時間的逼迫、拷打、恐嚇、參加「洗腦班」欺騙的手段下逼迫我們放棄對大法的正信。在這樣的環境裏由於自己的執著放不下,向邪惡妥協了。到後期,我很後悔我的妥協。大法開創了整個宇宙,連我的生命都是大法給予的,如果我不煉了,生命還有甚麼意義呢?想要回「決裂書」又不敢。就這樣被邪悟所帶動、利用,在這個可怕的歧途上越走越遠。

當我於2001年2月10日回家之後,我試圖向其他大法學員灌輸我的邪悟時,大法學員在法上的義正辭嚴和慈悲說教震撼著我的心,我開始懷疑自己的邪悟。當再次在大法中找證明自己是「對」的佐證時,發現自己以前所認識的一套「理」是錯的,是不符合大法的,那才是謬論,是真正的「歪理邪說」 。特別是看了師父的新經文後才終下決心,發表聲明,挽回損失。我要極力挽回我給大法帶來的損失和破壞。因為能有緣在大法中修煉,我的生命才有了真正的意義,而自己卻背離了大法,走上了邪悟,破壞大法,這是違背我的初衷的,也成了我終生憒憾,我痛心疾首,追悔莫及。在此,我向慈悲的師尊請罪!我對不起師父的苦度,對不起大法賦予我的生命,對不起大法弟子,對不起不知真相受我矇蔽的善良的人們。我嚴正聲明如下:

我過去不利於大法、違背大法、破壞大法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
一、我在勞教所違背大法、破壞大法的所說所寫現身說法的一切作廢,包括「決裂書」、「悔過書」、「保證書」、「揭批書」;
二、無論在任何情況下寫的 「保證書」,特此聲明全部作廢。
三、在其它任何場合與任何人所做出的不利於大法、違背大法、破壞大法的言行一切作廢。

沒有法輪大法,我的生命將會枯萎,走向滅亡。我要重修大法,彌補損失,揭露邪惡,抵制邪惡,向世人講清真相,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到底!

吳傳茹 2001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1年6月下旬在「洗腦班」所寫的「認識材料」與簽字,現在鄭重宣布:全部作廢,決不認同!並決心堅定大法修煉,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去。

2001年6月是我一生中最痛苦的日子。深感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那段日子裏我做了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能做的事情。每當想到此事,我的心在顫抖,在流血。不能強調環境,不能強調邪惡如何,而是自己學法不深,沒能在法上認識法。由於執著心太重迷失了方向,被魔鑽了空子。

作為已修煉多年的老弟子,為甚麼在短短的時間內居然動搖了對大法的正信正念?痛定思痛,反觀自照,由於自己有顯示心、爭鬥心,又被常人之情代替了理性,以至懷疑師父、懷疑大法;忘記了恩師諄諄教導:「我在法中告訴你們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煉,從未說要符合甚麼常人。和常人一樣那還是修煉的人了嗎?」(《去掉最後的執著》)在正法時期,宇宙中各個層次舊的勢力在控制邪惡的人對大法進行所謂破壞性的檢驗,所以才有人反對大法,為甚麼認識不到呢?主要因為沒有紮紮實實地學法,認為自己該做的都做了,該捨的都捨了,認為自己差不多了。現在想起來比起真修弟子差之何止千萬里。正如師父所說:「在惡毒的破壞性檢驗中所有會出現的問題,事先我都在講法中講給了你們。沒有真正實修的,走過來是很困難。」(《排除干擾》) 在「洗腦班」的經歷讓我明白了師父這句話的份量。

師父早就告誡過我們:「……所謂被轉化的人,歷史上就是這樣被安排迫害法的。不論他過去被抓被打表現得如何好,都是為了他今天跳出來迫害法、迷惑學員做準備的。希望學員不要聽信它們邪惡的謊言。這也是我有意叫它們暴露出來,叫大家認清他們,從弟子中清除這些隱藏的毒瘤。」 (《窒息邪惡》) 而我卻沒有銘記在心,被他們的假善所迷惑,動了情,認為他們講的有一定道理。由於「情」放不下,產生了對家人、對社會的眷戀等等,最終心有所動,被魔鑽了空子,附和了邪悟,給了他們市場,害己又害了人,最後順水推舟似的接受了。這種違背當初貞潔的誓約,這種被情所帶動下隱藏得極深的怕心,對法不堅定的行為,實際上給大法造成了損害。就是這樣,恩師還在點化我、幫助我,使我能從泥潭裏拔出來,還給我洗淨了身體,使我在心裏感受到那種從未有過的一種澄明。就在我絕望只求速死不想苟活於人世之際,是師父給了我再生的機會,領我走上重修之路。為挽回我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給師父造成的傷害,在此我嚴正聲明:在「洗腦班」中所寫的「材料」全部作廢,決不承認,並決心重新堅定地投入到正法中去。今後我要認真學法,時時發正念,不為外來邪惡因素所干擾,鏟除一切邪惡勢力,永遠不承認它,否定它。永遠記住師父的話:「不叫舊的邪惡勢力鑽你們的思想空子,唯一的辦法就是抓緊學法。」

在這裏我想勸一勸那些寫「悔過書」心中還想修煉的,放下自我,勇於面對邪惡說我們就是正的!雖錯努力改過。古人云: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正法還在繼續,修煉還沒有結束,只要認識自己的錯念,能幡然悔悟,不自悲,不自棄,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慈悲的師父會給我們機會的。慈悲的恩師正期待我們的醒悟。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如果不這樣:「一切與那千萬年的等待都將在史前的誓約中兌現。」

大陸弟子 劉和平 2001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95年開始修煉大法以來,一直沐浴在師父的洪大慈悲之中,學法、修心,緊跟師父正法進程。但是,2001年4月以來,當講清真相被捕以後,由於沒有悟到清除自身不正的因素對於正法除惡的巨大作用,認為當時要更好地發揮大法粒子的作用,還是要答應他們的要求先走出魔窟(雖然心裏明白不應該答應他們的要求),所以就寫了所謂的「悔過書」,而沒有用正念除惡,堂堂正正的走出魔窟,另外我發現了自己在所謂更好地發揮大法粒子的想法背後隱藏著很深的常人求安逸之心,這是導致自己對大法犯罪的根本原因。現在,我已悟到,聲明自己在拘留所寫的「悔過書」作廢,所有對大法不利的言行一律作廢,重新回到正法進程中去,加倍彌補造成的負面影響。

大法弟子:耿颯 2001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6月13日下午4點多鐘,由居委會騙我開門,派出所十多名警察先後闖入我家,沒有任何手續,就將我老伴擰胳膊扭大腿地拖下樓,塞進下面的警車,將雙腿用繩捆住,雙臂反扭,強行壓在光板警車地面上,當時老伴僅穿一條睡褲,赤腳光身,手裏只抓著一件背心。天近傍晚,留下的警察借給老伴送衣物為由,將我騙出,關在陰暗潮濕的地下室20天。在家人全不知道的情況下,完全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當我指出這是違反憲法時,街道「610辦公室」主任說:這是「政府」行為,「政府」犯法不算犯法。

為此我聲明,法輪大法是萬古難遇的正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我決不放棄修煉。

陳淑英 2001年8月


嚴正聲明

今年五月份我被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正念不堅,頂不住邪惡的迫害,加之又輕信他人的邪悟,儘管不是真心的,卻被迫寫了所謂的「保證」,幹了有損於大法的事。這是向邪惡妥協,是對大法的侮辱,我感到很痛悔。我決心在正法工作中加倍補償,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名符其實的大法弟子。現嚴正聲明我在關押期間所寫的所謂的「保證」及所有「資料」上的簽字全部作廢。

大法弟子:楊增釵、楊興瓊 2001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2月到天安門打橫幅,被當地公安局政保科的惡警聞訊後抓回,非法關押一個月餘,因當時自己學法不深、執著心強,被邪惡利用,強迫寫了「保證書」,並被勒索3600元。回來後又被強迫向公安局和大隊各交一份「保證書」。後來通過學習師父的新經文和看《明慧網》上的材料,才猛然醒悟:師父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作為弟子我們更不能承認邪惡的安排,應該全面抵制他們。

2001年初,公安局政保科的邪惡之徒利用我們善良的一面,把我騙到黨校「學習」。一到黨校他們就露出了醜惡嘴臉,門上落鎖,把我非法監禁起來,又逼我寫「保證」,我拒絕。於是再次把我非法關押在看守所,3月底才被釋放回家。今年7月初,大隊又按「上級指示」,再一次逼我在「保證書」上簽字,我說寧可死也不簽,不能配合邪惡。膽小怕事的老伴在我不同意的情況下替我簽了字。在這裏我鄭重聲明,不論以前我寫的「保證書」,還是老伴替我簽的字,一律作廢。用實際行動報答恩師給我的一次又一次改正的機會,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於秀雲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有放不下的執著,在常人情的帶動下,做了大法弟子絕對不能做的事,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現在我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作廢。給大法抹黑的地方,在今後的洪法與救度世人的偉大壯舉中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真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孫景明 2001年9月6日


嚴正聲明

我們由於以前學法不深,在無理的強迫高壓下,在所謂的「洗腦班」過程中,在頭腦不清時做出了一個修煉人絕對不該說不該寫的事,使我們心中非常內疚。今得恩師洪大慈悲之恩有幸重返師門。現在我們在明慧網上特此聲明,以前我們被強迫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無效。我們加倍珍惜這萬劫難遇的正法修煉機緣,彌補我們所造成的一切損失,緊跟正法進程,從新開始做一個真修的大法弟子,完成賦予我們的正法使命。

聲明人:李旺、張棟材、張玉蘭、劉劍宗2001-9-10


嚴正聲明

我在被非法勞教期間所作所為完全是錯誤的,破壞了正法,助紂為虐。反省這段慚愧的經歷,都是自己學法不深之故,混淆了正法與個人修煉的關係,讓邪惡的魔鑽了自己的空子,所以我嚴正聲明,我在勞教所寫的「保證書、悔過書、」及所有的一切全部作廢。我將投入正法的洪流,在正法中起到一個正法粒子的作用,加倍彌補,成為師父的真正弟子。

聲明人:金順女 2001年9月17日


嚴正聲明

99年7.22後,邪惡開始大面積迫害大法學員。居委會也通過我父母向我施加壓力,要我交書。當時抱著一種無可奈何的消極狀態,同時摻雜著在常人中養成的狡猾心理,交了一部份書應付了事,沒能用正念維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助長了邪惡的氣燄,也給自己的修煉道路抹了黑,過後非常後悔,為了儘量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特此聲明,正告那些助紂為虐、迫害大法的人:我會盡我所有的力量去證實大法、講清真象、清除邪惡、維護正義,永遠都做一個堅定的大法弟子。

大法粒子 胡耀璞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思想上存有放不下的執著,因此在過關中掉隊落伍,在邪惡迫害法時沒有用大法弟子的標準要求自己,在惡人的威逼下,違心地寫了所謂的「悔過書」,說了不利於大法的話,此舉有損於大法弟子的形像,給正法造成了很大的損失,現在我聲明,以前所寫的甚麼「悔過書」,所說的不利於大法的話全部作廢,我決心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過失,堅修大法緊隨師,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孫吉中、米計果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沒有真正地在法上認識法,抱著各種執著心和受不正確的思想干擾,在去京的正法路上被抓以後, 7月30日寫了「保證書」。在同修的幫助下,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觀念。認為自己所做的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在鄭重聲明在看守所裏所寫、所說的一切全部作廢。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學好法,加倍彌補,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聲明人:袁秀珍 2001年8月30日


聲明

我曾於2000年7月上京護過法。但後來卻由於怕心,不敢堂堂正正地承認自己在修法輪大法,並說了大法弟子不該說的話,也沒有阻止家人代寫「保證」之類的東西,成了一個邪悟者。通過學習師父的經文,我已經認識到自己偏離了法,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全部作廢,重新緊跟恩師,加倍彌補,直至法正人間!

大陸弟子:高慧玲 2001年8月19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於7月初被邪惡的派出所片警及辦事處人員哄騙到610洗腦班強行洗腦,當時由於有怕心和執著兒女情……。現在我心裏明白了,我的生命我的一切都是師父給的,我對不起師父啊!我要聲明在洗腦班說的及文字一律作廢,我要緊跟師父修煉到底!決不再向邪惡妥協,堅定修煉,加倍彌補,清除邪惡,正法修煉到底。

大法弟子 蘆風賢 2001年9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在神志不清時、在邪悟的帶動下,罵了師父,現在痛悔不已,特此鄭重聲明我所說的不利大法的話一切作廢,今後一定堅修大法緊隨師,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王志梅 2001年9月6日


嚴正聲明

去年在邪惡的強迫和自己強烈的執著下,做了對師父對大法不該做的事,過後也知道自己所做所為是不對的,卻沒有勇氣聲明。自從見到師父經文《大法堅不可摧》我才醒悟,現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律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所的損失,堅修大法緊隨師,助師世間行。

大法弟子:赫慧芳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下,在怕心和人的觀念的帶動下,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在此我們嚴正聲明:自7.20以後所寫的保證、悔過、簽字、宣誓之類的一律作廢。今後在正法中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過失,全身心投入正法的洪流中。

大法弟子:張俊麗 鄭秀珠 鄭乾山 方文芳 張聚九 萬慧芳 鄭麗 鄭娟2001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99年我去北京證實大法,在邪惡的高壓下在悔過書上簽了字。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助師世間行。

聲明人:段向平 2001年8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於九六年有幸學法輪大法,並決心修煉到底。但在九九年七月風雲突變、在惡劣形勢下,由於學法不深、執著心纏身,就違心的寫了、說了「保證」。這是違背大法、給大法抹黑的行為,我深感內疚。現我鄭重聲明,全部作廢。今後要堅修大法,除掉一切執著心,隨師精進,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發揮好大法粒子作用。

大法弟子:姜自義 2001年6月29日


聲明

從99年7月份──2000年12月份,在貌似強大的邪惡壓迫下,我作為一個大法弟子,說了不應該說的話,給宇宙大法造成了不好的影響。這是學法不深,沒有真正地用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背離了法造成的。我現在聲明,過去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緊跟師尊洪法、正法,加倍彌補,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俞桂芳 2001年9月11日


嚴正聲明

從1999年7.20以來,在鄉政府逼迫下,由於學法不深,寫了「保證」,還口頭聲明不煉了,雖然是不情願的,但在修煉中是個污點,做了大法弟子決不該做的事,真是愧對師父、愧對大法。我們現在向世界鄭重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向世界人民講清真相,一定加倍彌補,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耿計才、李彥雪、張貴彩、王敏雪、陳敏羅、耿翠娟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悟性低。在邪惡迫害法時,交了書、錄音帶、填了不煉功的表,做了作為大法弟子不該做的,我不是真心的。現聲明作廢,在今後的講清真相中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聲明人:於學珍 2001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對法認識不足,在邪惡的迫害下,神志不清的寫了悔過書。愧對了師父的慈悲苦度,在此我嚴正聲明,在邪惡迫害下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努力跟上正法進程,堅定大法,加倍彌補,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王桂金 2001年9月15日


聲明

當我幹裏迢迢來到天安門廣場,看見許多邪惡的警察、便衣,面目表情十分兇狠,由於自己修的不紮實,心裏很害怕,又未見其他大法弟子的出現,於是就退縮了,沒能站出來證實大法,沒敢在邪惡面前堂堂正正地說「法輪大法好!」現心情十分沉重,很難過,覺得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很愧疚,同時懇請師父原諒,從今以後,我要紮紮實實地堅定地修下去,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以前我所說的,家人所說的一切不符合法輪大法的言論,一律作廢!

法輪大法好!我們的師父是最好的!

聲明人:李素明 2001年8月7日


嚴正聲明

2001年7月2日至7月16日,我被單位強行送到勞教所「洗腦」。在邪悟的引導下,自己變異的觀念符合了這些邪悟,寫了「決裂書、揭批文章」等。現在我宣布這些在強行「洗腦」下所寫的一切東西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彌補我的過失,走好正法修煉的路。

姚四萍 2001年8月18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人的心沒有徹底放下,在看守所裏違心地、被迫寫了「悔過書」,深感痛心,這是對大法不堅定的表現,得了法不能證實法就不配做大法弟子。因此特嚴正聲明:我所寫的「悔過書」一律作廢,緊跟師尊的正法進程,在正法中修煉自己,加倍彌補,做好一個大法弟子該做的一切,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史向寶 2001年8月30日


鄭重聲明

我於1999年7.20以後,由於缺乏正信,錯誤地用常人觀點來衡量這場魔難,心裏產成巨大的怕心,從而主動上交了師父法像、大法書籍、錄音帶、錄像帶等。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污點。通過反覆學法(看明慧材料及與學員交流),深深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決心用自己正法、護法的實際行為來彌補自己的大錯,努力讓自己跟上正法進程以不辜負師父的慈悲和苦度。

邵紅豔 2001年9月17日


嚴正聲明

我叫潘曉波,修大法已6年有餘,由於沒能認清修煉的嚴肅性、更主要的是學法不深,在接受考驗之時,說了不符合修煉人的話。現在深感內疚,對不起恩師,同時鄭重聲明:我以前所說的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做一名合格的弟子。

大法弟子:潘曉波 2001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在被非法關押在市教養院期間所做全是錯的,破壞了法,對大法有負面影響。現在我要對大法負責,所以我要嚴正聲明:我在教養院所寫的「悔過、保證」和類似的一切全部作廢,當時因為自己的私心、怕心。師父慈悲眾弟子,給弟子機會,我堅決回到正法中來,加倍彌補,做真正的正法弟子。

聲明人:王有財 2001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去年在邪惡勢力的迫害下,我寫了「保證」和對師父不利的話,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今後,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緊隨師,助師世間行。

大法一粒子:張風英 孟慶珍 柳玉海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聲明在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期間所寫的「三書」、「一批」立即廢除。在勞教所時,由於長期不學法和高壓下,使自己在不理智的情況下而走向了邪悟,使大法受到了損失,愧對恩師的慈悲苦渡。現在自己要加倍彌補,重新跟上正法修煉的進程,慈悲世人,法正乾坤!

明曉光 2001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因為以前學法不深、人的情沒有徹底放下,在看守裏違心寫了「悔過書」,我愧對恩師、愧對大法,在此嚴正聲明,我寫的「悔過書」徹底作廢,以後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加倍彌補,做一個師父合格的大法弟子。

朱英華 2001年8月29日


嚴正聲明

由於在高壓下,在長期的關押和折磨下,被逼迫寫了「悔過書和揭批書、決裂書、保證書」及罵老師等等。現在我們徹底醒悟了,知道錯了,並決心修煉法輪大法,特此聲明上面所說的「揭批書、悔過書、決裂書、保證書」等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李文龍 王增佐 王桂雲 李秀美 孫家村 劉翠玲 曹美香 2001年5月31日


嚴正聲明

由於平時學法不深,沒能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以前不情願地說過寫過不符合修煉人標準的話,現在聲明,凡是以前無論在哪說過寫過不利於大法的錯誤言論一律作廢,加倍彌補,做師父合格弟子。感謝恩師慈悲。法輪大法好!

大法弟子:皺瑞英 2001年6月29日


聲明

由於在邪惡勢力的迫害中,自己的執著心太重,做了向邪惡低頭的事情。我萬分痛悔,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同修。現在嚴正聲明,過去寫過的、說過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過失,做一個真正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陳智孝 2001年8月18日


嚴正聲明

法輪大法是正法。由於高壓和在執著心帶動下寫的「保證書」及別人代寫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論一律作廢,因為這都不是自己真心想寫的,「真善忍」是宇宙大法,「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鈐華敏、孫文動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在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期間所寫的、所說的違背大法的一切作廢,在不同環境中所說的違背大法的話作廢。由於自身的邪悟給大法造成了損失,愧對恩師的慈悲,給不明真相的人造成了對法的誤解。今後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張秀茹 2001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沒有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尤其是在重壓之下產生了怕心。違心地說了不該說的話,我對不起師尊,內疚慚愧。我鄭重聲明:我以前說的不利於大法的一切都作廢!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孫靜芬 2001年9月


嚴正聲明

由於對大法認識不深,以前違心寫的或說的不利於大法的話、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現聲明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加倍彌補,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鄭學順 2001年8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學法不深,在高壓下寫的「保證」,現在聲明作廢!我將用證實大法、講清真相的實際行動,加倍彌補自己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 石淑英 2001年9月


再發嚴正聲明

2000年10月份我進京上訪,被惡警非法綁架。在看守所邪惡之徒對我進行鞋打腳踢、繩捆,刑訊逼供,要我說出其他大法弟子,我沒與邪惡配合。12月它們找來特務對我進行偽善的「轉化」,在怕心和邪悟的驅使下寫了悔過書。在此我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寫的不利大法的一切作廢。加倍彌補緊跟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宋振靈 2001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於99年7月20日進京上訪,為法輪功討回公道,後被非法關押,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之下,做了違背大法的事,燒了大法書籍,並寫了保證書。現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寫的保證一律作廢,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朱鳳蘭 2001年9月13日


聲明

為了表達我們對宇宙大法堅信,堅定地維護大法。同時為救度世人,本人以前所說所寫的違背大法真理及誹謗師父的語言及文字材料一律作廢,特此聲明。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 吳志岐、熊一澤、詹廣岩 2001年9月8日


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沒有放下常人心,加上邪惡對大法的破壞和對弟子的迫害,寫了「保證書」。經過近來學法,正念除邪,使我醒悟,現嚴正聲明寫下的所謂「保證書」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孫文學 柳鳳香 牟洪慶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沒有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我鄭重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所做所為一概作廢。加倍彌補過失,堅修大法心不動。

大法弟子:陳環好 2001年8月20日


聲明

2001年2~3月份向單位科長交的「保證書」作廢。加倍彌補,緊跟老師,堅修大法心不動。

大法弟子:唐淑梅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在邪惡迫害下寫了不煉了並簽了自己的名字,心中萬分後悔,聲明作廢!從此以後「以法為師」,用生命和智慧正法,講清真相,走好自己修煉的路。

聲明人 湯憲國 2001年8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在被非法勞教期間強制「洗腦」後邪悟,深感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聲明在勞教所所寫、所說的一切不利於大法的言行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熊伯珍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對以前在邪惡勢力迫害下,所寫的「保證」、和所說的對大法不利的話聲明作廢。在以後的修煉、正法路上「以法為師」,堅修大法、維護大法,加倍彌補,做一個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徐國華 2001年8月


嚴正聲明

單位同事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在污衊法輪大法的橫幅簽上我的名字,現聲明作廢。法輪大法是正法,迫害大法必遭惡報!

大法弟子 溫健民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由於邪惡高壓,違心寫了「保證書」,今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寫的一律作廢,從此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心不動。

魏紅芬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以前我曾寫過「保證及認識」。那不是發自本人內心的意願,是在執著心驅使下違心的。現特嚴正聲明所寫的「保證、認識」一律作廢!從今以後堅修大法,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吳向紅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因發放大法真相資料兩次被抓,孩子兩次做「保證」放回。今特此嚴正聲明,孩子的「保證」不算,以前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事一律作廢。今後要堅定地走好修煉的每一步,加倍彌補。

王守蘭 2001年9月2日


聲明

本人於2001.7.4寫的「保證」和其後寫的檢查統統作廢,是自己向邪惡妥協,執著心不放,被魔利用的結果。今後要努力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重新跟上正法的進程。

諶捷生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99年7.27我在看守所違心寫下了不煉功了,及單位逼迫寫了「材料」,聲明一併作廢! 法輪大法好,我要加倍彌補,堅定不移的修煉到底!

大法弟子 劉翠蘭 2001年9月11日


聲明

在邪惡勢力迫害下,所寫的「保證」、和所說的對大法不利的話,聲明作廢。在以後的修煉正法路上「以法為師」,堅修大法、維護大法,加倍彌補,做一個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孫寶軍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第一次上北京時,所寫的「保證書」和我家人所寫的一律作廢。加倍彌補,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心不變。

大法弟子 宮海蓮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下,我就在他們寫好的,也不知甚麼書上簽了字。現在我知道我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特此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律作廢,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牛長奎 2001年9月13日


嚴正聲明

自7.20以後,本人所說所寫的一切不利於大法的文字全部作廢。從今以後堅修大法,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姚玉蘭(至今仍在洗腦班非法關押)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去北京上訪被抓回,在看守所的強大壓力下寫了所謂的「保證書」,還有「三保書」,後悔至極,對不起師父。我嚴正聲明一律作廢! 今後抓緊學法、修心,加倍彌補,緊跟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林寶昌 2001年7月30日


聲明

在邪惡勢力的迫害下所寫過的「保證書「,今特此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王豔輝 2001年8月2日


嚴正聲明

在「洗腦班」裏所說所寫對大法和師父不利的言詞,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心不動,加倍彌補。

郭連生 王滌塵 2001年9月18日


聲明

在邪惡勢力的鎮壓下,我所寫的所謂「保證書「,今日鄭重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王鳳達 2001年8月2日


嚴正聲明

由於在高壓下所說、所做、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律作廢。今後加倍彌補,做一個真正合格的大法一粒子,堅修大法緊隨師。

大法弟子:申全會 2001年8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