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人發表聲明

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明慧網2001年9月25日】
嚴正聲明

大法與修煉都是極其嚴肅的。作為大法弟子本應時刻同化、圓融大法,捍衛維護大法。在面對邪惡時要按師尊的教誨:「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可是,由於自己法學的不好,對法理解不深,致使上半年在單位要求寫保證與揭批材料時,雖然自己沒寫,卻同意了由別人代寫而蒙混過去。現在認識到:這實際上還是配合了邪惡的要求,自己雖然沒親筆寫,卻也給大法抹了黑,造成了嚴重損失。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當時完全是常人的觀念,歸根結底自己還是有怕心和沒放下的執著。師尊教誨我們:「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神絕對不會幹這種事。」(《大法堅不可摧》)現在我認識到自己幹了不應該幹的事的嚴重性,就要堅決糾正,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特此嚴正聲明:以前由別人代寫的「保證與揭批材料」全部作廢。今後一定繼續堅修大法緊隨師,時刻「以法為師」,在最後的正法進程中走好每一步。

大法弟子 紀俊勇 2001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是2000年12月30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正法而被捕的,我只想說句真話「法輪大法好」,就說我們「擾亂社會秩序」。因當時被抓到人很多,第二天我們就被分流。我還有幾個外地同修,有海拉爾65歲的退休老教師,有武漢科技研究院的院士、江西的、鶴崗的,被分到看守所。室內24人中有5人不是煉功人,但她們都受到同修的感化,紛紛要學法,要學功。看守所內除星期六、日外,每天縫白線手套,不許學法、煉功。有一女同修因煉功被幹警拖出去用電棍電,後又用手銬和腳鐐一起銬在床板上,吃飯、大小便都需別人幫忙,於是我們全體同修就齊聲喊「法輪大法好」……,引來一幫幹警和男勞改犯用電棍制止我們,看我們不聽,就拖出去電。一個所長說:「你們再不老實,我叫男犯人治你們!找政府也沒用!」──這就是中國警察所言所行。第二天我們又以絕食方式要求放人,因為絕食又有八人被拖出去用電棍電。有一個24歲的女孩被電40多棍,電得滿地滾。所有人被電完之後,被銬上雙手吊起來。

在本地看守所的幾個月內,我沒能用法來嚴格要求自己,總是聽信某個人的,認為別人悟性好,對自己懷疑,不相信自己,其實就是對法不堅定。出來後又跟隨人家去給警察送甚麼錦旗,這更是錯上加錯,站到邪惡一邊,做了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這真是恥辱,對不起大法和師父。醒悟之後,悔恨莫及,消極不振作,總認為自己不可救藥,這又一個非常嚴重的自卑、自責。經同修勸說,我現在決定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有損大法形像的事及言論一律作廢,重新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以前的過錯,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任愛香 2001年9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們自九七年修煉法輪大法以來,身體健康了,道德得以回升,可九九年"7.20"以後,江澤民等壞人迫害法輪大法,並大肆造謠污衊,對善良的大法弟子採用毒打,抄家,罰款,開除公職,停發退休金,株連親友,關押,判刑,辦「洗腦班」等多種邪惡的手段,企圖不准我們修煉。因為放不下人的執著,在後天觀念和業力阻礙下,為了求得暫時的解脫,和追求平靜的生活。我們違心地做了對大法不利的事,特別是在今年初的"洗腦班"上,由於我們學法不深,人的觀念重,怕心重,怕親人受牽連,便寫了所謂的"保證書",有幾個學員還被迫在電視上表態"不煉了",可是過後心裏卻總是感到慚愧和痛苦,覺得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後來通過學法和交流,特別是學了師父的新經文《強制改變不了人心》,《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等後,逐漸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在此,我們嚴正聲明,以前所有說過寫過的不符合法輪大法要求的一切言行一律作廢,從今以後,我們將更加堅信大法,堅定修煉,真正將身心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去,加倍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堅定正念,揭露邪惡,堅修到底。

陳明瓊 徐明芬 王才珍 鄒軒榮 胡曉玲 2001年9月


嚴正聲明

我是2000年12月30日在天安門廣場被抓的,31日被分到一看守所。我們屋內有30多人,只有5人是煉功人,其他人也說大法好,說有機會出去再學。由於我們要出來,要煉功,我和其它3人開始絕食,第三天給我們帶上背銬,就是雙手背後銬上,不能躺,躺下就起不來,一帶就是5天。女幹警和4個女犯人把我們按住,強行插管灌些玉米粥和大量食鹽水。有一人因掙脫不讓灌,被反背帶上手銬、腳鐐。隔兩天又強灌,這次換粗管,從鼻孔塞到胃裏,鼻子被插破出血,這是第一次絕食。第二次絕食才兩天,它們又給帶上背銬,女犯人把手銬銬得很緊,卡在肉裏,我大拇指和食指麻木了好幾個月。這次絕食,幹警惡狠狠地說:「再不吃飯,一天灌一次」,都是些特別鹹的玉米粥。這是真實的,講出來讓有正義感人的明白,江澤民集團是如何對待手無寸鐵的上訪煉功人的。在看守所內當我不同意所謂的悔過時,有人就說我影響整體,自己又怕影響大家,也認為別人悟性高,很勉強地順從了,這都是錯誤的。出來後也不情願地去送了錦旗,明知不對,也隨著去做了,做了不應該做的。由於我學法不深,執著心太重,怕吃苦,執著圓滿。給大法造成了一定傷害,起來負面作用,對不起老師和大法。痛定思痛後,現在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有損於大法的一律作廢,重新做起,加倍彌補所犯之錯,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李淑娟 2001年9月5日


嚴正聲明

我在99年7月22日因去北京上訪,被當地警察半路截回,被審訊連續站了16個小時之後被送進拘留所,拘留15天。因學法不深,放不下執著,簽了兩次"保證書"和按了手印,特此宣布全部作廢。在當地派出所裏,拘留證書上簽的名字也宣布作廢。我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怎麼能向邪惡保證甚麼呢!不能順從邪惡被其左右,我的生命只為大法而存在!很久以前就想寫聲明,可是一些壞的思想總是讓自己以種種藉口掩蓋自己,認為自己沒有給法造成損失,所以不用寫聲明。深挖其根還是怕心起了作用,掩蓋自己,怕聲明以後被抓,對大法沒有達到堅如磐石。學習了師父《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後,我明白了那是自己修煉中的污點,一定要嚴肅對待,不給邪惡留有任何可乘之機,我不在彷徨,要找回自己,作一個純正的大法粒子,把污點抹去。我決定寫下此文,震懾邪惡,呼喚寫過"妥協、保證"的同修趕緊清醒過來吧!鏟除邪惡,共同精進,救度眾生,助師世間行!

大法弟子 孟曉靜 2001年8月14日


嚴正聲明

以前向邪惡寫過的所謂「保證書、悔過書」和所有簽過我名的「材料」全部作廢,今後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堅修到底助師世間行。

大法弟子 國淑蘭 石秀雲 2001年9月


嚴正聲明

我叫被強制抓到「洗腦班」被一些邪悟的人欺騙,最後隨著邪悟,做了一個修煉人絕對不能做的事,現在我知道錯了,特此聲明我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堅定修煉,跟上正法進程,堅決修到底。

溫岳泉 2001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我過去因為執著心不放,被魔利用而產生的邪悟和向邪惡寫的所謂「保證」,及所有的一切全部作廢,我知道錯了,感謝師父重新給我一次跟上正法進程的機會,從今以後加倍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中:朱海雲 2001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自1999年7月22日以後,我在壓力之下違心的向邪惡妥協,寫了「保證」。現嚴正聲明一律作廢,今後一定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齊秀珍、宋秀英、彭小平、鄭福林、汪桂珍、楊應林 2001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98年得法,在大法中受益無窮。2001年邪惡把我強行抓到「洗腦班」被一些邪悟的人欺騙,最後隨著邪悟,做了一個修煉人絕對不能做的事,給大法抹黑,對不起師父。我現在清醒了,特此聲明我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堅定修煉,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

於秀傑 2001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2000年6月,因依法上訪被公安非法拘押。在看守所被迫寫的「保證書」聲明作廢。今後決心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做一個真正的大法粒子,溶於法中,堅持正念,昇華回歸。

大陸大法弟子:魏事甫 毛雪莉 2001年9月11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在大法遭受迫害時,做了一些對不起大法和師父的事,現在鄭重聲明以前所有簽過的「保證書」、「悔過書」之類一律作廢,今後要嚴格要求自己,多學法,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李曉蘭 武光發 2001年9月1日


嚴正聲明

2001年邪惡把我強行抓到「洗腦班」被一些邪悟的人欺騙,最後隨著邪悟,做了一個修煉人絕對不能做的事,給大法抹黑,現在後悔莫及。特此聲明我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堅定修煉,跟上正法進程,堅定修煉。

楊美雲 2001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以前自己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一律作廢,堅修大法心不動,緊跟師父走。加倍彌補,做大法的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楊守賢 劉碧群 2001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怕心所致,99年720以後,在邪惡之徒的威逼下,寫過「不煉功、不上訪」等保證書,後悔萬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在嚴正聲明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加倍彌補,一修到底!

大法弟子:王立發 史桂英 2001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今年元旦前我去天安門護法,被抓後押回家鄉。由於自己的執著被邪惡鑽了空子,所以在邪惡的威逼、誘惑下沒有守住心性,幹了一個作為大法弟子絕對不能做的事,寫了「保證」之類的東西。從拘留所出來後,通過學法,使我清醒了許多。所以我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違背大法的言詞一律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陸大法弟子:臧海林 2001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為了證實法輪大法的正確,討還法輪大法的清白,我於1999年去北京上訪後被拘留,在勞教所被釋放時,被迫寫下了「悔過書」。幹了大法弟子不應該幹的事,寫下了「保證」回家後,通過學法使我認識到自己的行為是破壞大法,是對大法的犯罪,我深深痛悔,對不起師父。為了挽回我的錯誤,特此嚴正聲明,以前所寫的「保證書、悔過書」等自己不該做的事,一律作廢,從此以後堅修大法,並且一修到底,盡全力助師世間行。

大法弟子:邢德福 邢德祿 史曉春 2001年9月23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迫害下,自己沒有做好,做了不應該做的,我向邪惡寫了「保證書」,我做為大法弟子怎麼能向邪惡保證甚麼呢?我走一段錯路,修煉法輪大法是神聖的,我對不起師父,師父為我承受得太多,我聲明寫的「保證書」作廢。一定要趕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顧鳳芹 2001年9月4日


嚴正聲明

以前,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對法理認識不夠,因此在一些魔難和過關中,主意識不強,沒有把握好自己,走了彎路,走入了邪悟,致使被沒去掉的執著心和後天形成的變異觀念驅使下,先後在99年12月份上交了幾本大法書籍和一些大法資料,2000年4月份和2001年2月兩次寫下了「保證書」,當時自己還認為:只要內心堅修大法,表面上搞點文字遊戲,符合一下常人,只要不說法輪大法不好就行。現在通過不斷學法,我突然猛醒並悟到:這種做法是變異人的做法,不配是大法弟子,是邪悟。師父在《大法堅不可摧》一文中說:「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神絕對不會幹這種事。」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徹底清除自身造成的一切不利於大法的信息及觀念,不斷在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正法進程中歸正自己,挽回對大法造成的影響和損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粒子。

呂修雲 2001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元旦去天安門證實大法。被邪惡警察抓住後,在他們軟硬兼施的迫害下,沒有守好心性,讓邪惡鑽了空子,說了姓名、地址,被押回當地非法拘留四個半月。由於學法不深,不想再吃苦,為了出來,向邪惡寫了假「保證」。出來後重新學習了老師的新經文,認識到了自己已走向邪悟,特此聲明作廢。從今以後,改過自新,重新做起,堅修大法。

大陸大法弟子:姜傳宏 2001年7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去北京上訪被拘留,被關了一個多月,由於學法不深,還有人的執著,寫了「保證書」。雖然心裏不願意,但還是寫了。這也是對邪惡的妥協。隨著學法的深入,我深深明白了,作為一個偉大的修煉者是不會這麼做的,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弟子感到十分慚愧,當看到《強制改變不了人心》這篇經文時,深深體悟師父對弟子的寬大與慈悲。我一定加入正法洪流,發揮一個大法弟子的作用。

大法弟子 陳麗春 2001年9月23日


嚴正聲明

當我被迫寫「保證書」時,我心裏非常難過,因為這麼好的法,我卻要違背心意,不敢說實話,從寫了「保證書」後,我心裏就像堵了東西,就是難受,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在我鄭重聲明,這麼好的大法我一定要堅定地修下去,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就是好!

大法弟子:王志中 2001年9月20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怕心較重,在99年7.20以後,兩次在派出所寫了"保證書",通過學習師父的經文,我徹底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這是我在修煉中的兩大污點,在此嚴正聲明:所寫的「保證書」及所做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過失,洗清自己修煉中的污點,堅修大法,緊隨師父。

大法弟子:田兆碩 2001年9月22日


嚴正聲明

今年3月份,在鎮政府辦的「洗腦班」裏,由於我學法不深,讓邪魔鑽了思想空子,滋養了邪魔,以為親人簽字與我無關,現在我悟到這是錯誤的。我聲明所有簽字作廢。以後我要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王秀清 2001年9月24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的執著心太重、學法不深,在邪惡的迫害、壓力面前,違心地寫了"保證書"和"悔過書",做出了違背大法的事。現鄭重聲明所寫的「保證及悔過」一律作廢。今後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堅修大法緊隨師,做一名堂堂正正的大法修煉弟子。

大法弟子 張春芳 2001年8月28日


嚴正聲明

此聲明是我的尊嚴,我願為我所做過的錯事承擔一切,聲明「悔過書」之類的一切作廢,我願用我的生命捍衛大法,我心堅如磐石,用人的語言無法形容我的心,我會加倍彌補我的過失,請師父放心。

大法弟子:曲鳳 2001年8月24日


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怕心太重,明知道大法好,但還是違心地寫了"保證",現在想起來十分後悔,總覺得愧對大法,特此聲明"保證"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廢,以後加倍彌補,堅定修煉,跟上正法進程。

聲明人:陳秀蓮 2001年9月20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不能真正對大法正信與堅定,以至給大法造成很大損失。當我清醒過來後,對自己的行為感到深深痛悔。在此我嚴正聲明:自己以前的一切不利於大法的言行及思想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堅定修煉大法。

大陸大法弟子:李豔皎 2001年9月6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壓力面前,由於放不下的執著,被邪悟所帶動,做出了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事情,助長了邪惡勢力對大法的迫害,造成惡劣影響,痛悔之餘聲明:以前不利於大法的言論和所寫全部作廢,立即回到正法中來。

大法弟子 湯恆芬 2001年9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95年得法,在大法中受益無窮。2001年邪惡把我們強行抓到「洗腦班」被一些邪悟的人欺騙,最後隨著邪悟,做了一個修煉人絕對不能做的事,給大法抹黑,對不起師父。我現在清醒了,特此聲明我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堅定修煉,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

孫環梅 2001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悟性差,在公安機關面前曾按過手印,現在我正式宣布,所有我按過對大法、對師尊不利的指印,全部作廢。緊隨師父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楊桂芳 2001年6月13日


聲明

我在2001年2月,由於學法不深和有執著心,在強壓下做了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寫了「保證書」,這是在我很不情願的情況下寫的,現聲明作廢。從今以後以身護法,堅修大法緊隨師。

大法弟子 宋雲 2001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法輪大法是宇宙真理,作為大法弟子要堅決護法,由於自己有怕心、執著心等。寫了「悔過書、保證書」,說了違背大法的話,現聲明一律作廢,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高麗萍 2001年9月21日


嚴正聲明

做為一名大法弟子,我感到十分慚愧,由於放不下執著,在高壓迫害下,我違心地寫下了「保證書」,在此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一定要堅修大法緊隨師,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李漢洲 2001年8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底去北京正法,被警察抓住後,經過嚴刑拷打,我受不了痛苦,就說了地址。被當地公安帶回後非法拘留。由於學法不深,拘留期間自己走向邪悟,寫了假「保證」,向邪惡妥協,現鄭重聲明以前所寫的「保證」全部作廢。

大陸大法弟子:楊長江 2001年7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是法輪功學員,今年我在江澤民集團搞的抵制法輪功萬人簽名的條幅上被迫簽了名,簽名不是發自我內心的,當時我們單位領導以不簽名就不發下崗費來要挾,強迫我簽名。我聲明簽名無效。今後加倍彌補。

常振華 2001年9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一定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劉啟英 2001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自己以前由於對法認識不深,有執著的東西沒放下,寫了「保證」。現認識到這也是向邪惡妥協,現嚴正聲明:以前所寫的東西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潘貴淑 謝福民 2001年9月19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執著心太多,在壓力面前沒守住心性,寫了所謂的保證,又寫了甚麼檢查,現聲明一律作廢。跟上師父正法進程,精進實修,助師正法,做一個合格的真修弟子。

大陸弟子 李振香 王金榮 楊應清 夏嵐 2001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今年3月份,在鎮政府辦的「洗腦班」裏,因我學法不深,讓邪魔鑽了思想空子,造成念不正,朋友替我寫下了「保證書」,現在悟到我錯了,也害了朋友。我聲明所謂的「保證書」作廢,我要緊跟師父正法到底。

大法弟子 趙清芳 2001年9月24日


聲明

自己過去在邪惡威逼下寫了「保證書」,當時自己只是為了應付一下,以後能不被干擾學法煉功,可沒想到這些都被邪惡利用。在這裏鄭重聲明所寫的「保證」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馬久勇 2001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在監獄裏服從邪惡,寫了「悔過書和保證書」,「決裂」,現在聲明一律作廢,決心跟上正法進程,彌補過失。

大法弟子:王淑平 2001年8月26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忽視了學法,被邪惡鑽了空子,不想承受,寫了不該寫的東西,給自己的修煉背上了污點,現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不利於大法及師父的言論和行為一律作廢,加倍彌補,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兌現自己的誓約。

大法弟子 陳忠強 2001年9月23日


嚴正聲明

大年三十,我被劫到拘留所,那時我心性很不穩,導致朋友替我寫下「保證書」。通過靜心學法我悟到我錯了。在此聲明,別人替我寫的一切都作廢。我一定跟師父走到底。

大法弟子 丁國翠 史翠芬 2001年9月24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在怕心和壓力面前說了違心的話,很後悔,現聲明,以前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的全部作廢。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來報答師尊的慈悲苦度。

大法弟子:於淑梅 2001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怕親人受牽連。在邪惡的強迫下順從了邪惡。一切不利大法的話,現在聲明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馮世廣 2001年9月4日


嚴正聲明

過去我在邪惡形勢的逼迫下,違心的簽了不該簽的字,及別人替寫的「材料」,在此聲明一律作廢,今後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王秋平 2001年9月24日


嚴正聲明

今年3月份,在鎮政府辦的「洗腦班」裏,我的家人寫了「我不煉法輪功」的話,我不能承認這一切。在此聲明這一切作廢。今後加倍彌補。我永跟師父正法到底。

大法弟子 李玉玲 2001年9月24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高壓欺騙迫害中,使我神志不清時所說的所謂"口供"一律作廢,包括家人受迫害時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廢。本人堅修大法,做一個正法弟子。

黃季英 2001年9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過去所做過、說過不符合大法的地方,一律聲明作廢,今後我要加倍彌補,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任秀蘭 2001年9月7日


嚴正聲明

在1999年由於學法不深,受邪惡帶動,寫了違背大法的「保證書」,現嚴正聲明,期間所說所寫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張麗萍 2001年9月23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向邪惡寫了「保證書」,從現在開始徹底作廢,發誓以後堅修大法緊隨師,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徐先照 張玉泉 2001年8月17日


嚴正聲明

2001年8月8日,「610辦公室」的邪魔來我家,逼迫我寫了「保證」之類的東西。現在聲明這些東西全部作廢。

牟作亮 2001年8月9日


嚴正聲明

因在執著心重,沒有按照大法嚴格要求自己,在邪惡迫害下,寫了「悔過書」。現在嚴正聲明作廢,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李波 2001年9月21日


嚴正聲明

聲明以前所寫的「保證書」、簽字等違背大法的「材料」一律作廢,堅修大法,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做合格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陳德民 2001年9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心性修的不好,做了有損於大法的事,我感到深深的痛悔,現嚴正聲明以前寫的「保證」全部作廢,加倍彌補,重新走進正法的洪流中。

大法弟子:譚蜀媛 2001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我在「洗腦班」上所說所寫的一切邪悟的東西,全部作廢!堅決和邪惡勢力決裂!鏟除所有迫害大法的邪惡。

大法修煉者 呂學香 2001年9月3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由於受邪惡的利用,作了有損於大法的事,我感到後悔,我嚴正聲明別人替我寫的「保證」一律作廢,重新走進正法的進程中。

大法弟子:余登芳 2001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被迫寫下了「三書」之類的東西。現嚴正聲明,所說所寫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好正法之事。

大法弟子 王興保 2001年9月23日


嚴正聲明

由於邪惡的威逼、欺騙,從而妥協,簽了字(包括家人背地裏代簽的)現聲明全部作廢,加倍彌補,挽回對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夏美蘭、徐梅英 2001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在大法受到迫害時,我在壓力面前說過、做過對法輪大法不利的言行,在此嚴正聲明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陸大法弟子:崔玉紅 2001年9月3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