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市黑嘴子勞教所就是人間的地獄

【明慧網2001年9月15日】我於2000年11月23日因散發法輪功真相傳單被非法關押在樺甸市看守所,於2001年1月12日被送到長春市黑嘴子勞動教養。在送去的當天,就被逼迫與法輪功決裂。由於我拒絕接受那些邪悟,在長達38天的晝夜不讓睡覺,四大隊張隊長又用電棍電擊了我幾天後,我突然昏倒在廁所地上。經檢查,由於長時間的不睡覺,造成心肌勞損,心率不齊等。因為我堅信大法,不寫決裂,勞教所又逼我幹活,整天整夜讓那些叛徒們給我洗腦。由於我拒不向邪惡妥協,在那呆了70多天後又無理地給我加期80天。

在勞教所的宿舍大樓上面明明寫著「幫教、教育、轉化」方針,而實質上那些警察根本就沒有照那個去做,每天長達17、18個小時的繁重勞動不說,對於堅信大法的人實施的是暴力,超體力勞動,晝夜不讓睡覺,電棍等各種惡毒的手段。

3月15日不知道是哪來的甚麼幫教團和甚麼領導來檢查,這些大法弟子可遭了殃。由於每個寢室20多人,平時幹活都在下鋪或坐在凳子上幹活,可那天床鋪上不許坐人,都在地上坐著幹活,坐不下就鑽到桌子底下幹活,弄得有的人一天都直不起來腰。平時吃的所謂大米是高粱米對的大米,發黑,菜多數是大豆湯,吃得好多人都胃酸。3月15日檢查團來時吃的是雪白的大米飯,菜是肉燉酸菜和煮花生米,給人製造假象。

3月8日婦女節那天,別人可以去看節目,參加娛樂活動,而堅修大法的學員都被逼迫在屋裏幹活,而且被那些叛徒們看著,不許隨便說話。

四大隊大法弟子馬蘭,由於每天18、19個小時的勞動,一天正在幹活的時候,忽然有些迷糊,她坐那扒在那兒稍微歇了一會兒(半分鐘不到)。邪惡的管教王晶進來大聲問:「她咋啦?」同寢室的大法弟子回答:「她虛脫了。」她又厲聲地說:別人咋沒虛脫,怎麼就她虛脫了哪?起來幹活。無奈馬蘭咬著牙又起來繼續幹活。

黑嘴子勞教所賣日用品和一些吃的東西比外面要貴一倍,一雙普通拖鞋,7元一雙(外面約3元左右);小瓶(假的)飄柔洗髮精25元/瓶;奇強洗衣粉4.5元/袋(外面1.7元/袋)衛生紙4.5元/卷(外面2.3元/卷)等等。接見時,不許家屬送水果、食品,要想吃必須買勞教所的,而勞教所的東西卻貴得嚇人。

堅定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剝奪了一切人權。四大隊堅定的大法弟子不許說一句話,吃飯互相不許挨著,上廁所不許挨著,睡覺兩邊各有人看著,不許接見,最重的活都得堅定的大法弟子幹。三大隊還給堅定的大法弟子掛上誣蔑大法的牌子。二大隊堅定的大法弟子曲淑雲由於跟別人說大法好的話,被惡警郎翠萍把嘴用膠布貼上,吃飯由班委劉小雲揭開,吃完飯再封上。

四大隊大法弟子鮑淑芹由於不決裂,在大年初八那天早上,家屬來接見,而惡警們不但不讓見家屬反而被邪惡的張大隊、李大隊、關大隊三人一頓拳打腳踢再加一頓電棍的毒打,在11點鐘又把鮑淑芹叫到辦公室問是否決裂,而鮑淑芹還是堅持對大法的正信,又被這三個惡警一頓拳打腳踢加上電棍電擊,一上午挨打兩次,打得鮑淑芹眼淚直往下掉,午飯都吃不下。

大年三十那天早上,四大隊大法弟子吳秀芹只是想說說自己堅修大法的理由,被班委報告,關大隊長和三小隊的豐管教把吳秀芹抓進辦公室,把吳秀芹毒打和電擊一頓。

勞教所根本沒有洗浴的地方,得很長時間才能洗一次澡,洗一次還得擠時間,最多不超過二十分鐘,而地點是在洗漱和刷碗在一個地方的屋子裏,像水房一樣,冬天也是冷水浴,洗衣服也是一樣,很長時間能洗一次,而來了檢查的還得造成一種清潔衛生的假象。

電視台採訪的對像都是那些叛徒,堅信大法說真話的人從來都沒被採訪過,而且被非法剝奪了一切人權。勞教所表面看好像很溫暖,實質上黑暗得很,堅定的大法弟子和被逼迫決裂的都面臨著挨打、挨罵、電擊等各種刑罰,這還是邪惡被曝光以後,它們不敢像以前那麼邪惡了,以前更邪惡。確確實實地講,長春市黑嘴子勞教所就是人間的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