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長春黑嘴子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累累罪行


【明慧網2001年7月29日】我於99年因進京證實大法被非法關進了看守所,由於不配合邪惡的命令、要求,不寫保證書,被送進長春黑嘴子勞教所勞教一年。在那裏我親眼見證了邪惡勢力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的累累罪行。

在勞教所裏沒有一點人身自由,每天被強迫勞動17個小時,還不許對外講。有一次,上面來人檢查工作,勞教所命令各大隊把我們幹活的都藏起來。數九寒天,把我們關在五樓沒有暖氣的屋子裏,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整整凍了一上午。

邪惡勢力對所裏堅定的大法弟子採取了集中圍攻的方式,讓邪悟的人整天給「洗腦」。如不決裂就用電棍、綁死人床、關小號等酷刑折磨。二大隊的汪敏因不寫決裂書,被大隊長毒打得遍體鱗傷,還威脅不讓對別人講。三小隊的劉桂蓮對大法堅定不移,不寫決裂書,也遭到了管教的毒打,回來時臉都被打腫了。鄭思鄉因堅持煉功被任大隊長用竹板抽打得渾身青腫,臉都被打變形了,直到任大隊長自己的手被震出血了才算罷休。還有一次,鄭思鄉不承認自己是勞教人員,被郎管教用電棍電了一個多小時,隨後被關進小號綁在死人床上。趙麗娟因堅持煉功被四大隊某管教用電棍電得脖子上的皮膚都燒焦了,隨後也被綁在死人床上。二大隊四小隊的耿萬珍因堅持煉功被管教用電棍電得昏死過去,後來被送往醫院搶救才脫離了危險。二大隊四小隊的張玉輝因堅持煉功被關進小號綁在死人床上長達一個月,床上吃、床上拉,不能洗漱,不能換衣服。二大隊一小隊的一個功友因堅持煉功被劉管教用電棍電得頭上的大包腫得雞蛋那麼大。同隊的凡秀瑩因堅持煉功被綁在死人床上十多天,五十多歲的人了,本來身體就瘦弱,再經過這麼一折磨,下來時都不能走路了。更有甚者,許恭春三次被綁死人床。韓翠燕進勞教所八個月,其中六個月被綁在死人床上。……總之,只要不放棄修煉大法,就要遭受酷刑折磨。

此外,為了達到長期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惡目的,他們可以隨意給大法弟子增加刑期,如被發現看經文就增加刑期50~100天,三大隊的大法弟子孫力清被加了200多天。

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一邊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的同時,一邊卻控制著宣傳工具說甚麼:「在勞教所裏,工作人員對他們很好,就像父母對待孩子,老師對待學生,醫生對待病人一樣。」真是無恥至極。狼就是狼,誰能相信狼自己說它不吃羊,而且對羊很好呢?!

善惡有報是天理,「歷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強制改變不了人心》)我們奉勸還有一點良知的人們,為了你及家人的未來,立即停止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不要繼續助紂為虐,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都將被打入地獄以償還他們欠下的深重罪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