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勞教所對大法弟子的血腥摧殘


【明慧網2001年9月4日】2000年3月我因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省黑嘴子勞教所。入所的一個多月,我們因堅持集體煉功每天都要遭到毒打。為嚴防大法弟子煉功學法,管教專用吸毒、打架等兇狠歹毒的刑事犯做護廊日夜值崗。發現有煉功的衝進來就是劈頭蓋臉的一頓拳腳,搧嘴巴子,揪頭髮往牆上撞,用力踹小腹,後又用竹板子打臉。有一天夜裏,我們聽到隔壁一聲接一聲響亮的竹板子打人聲,就知道又有大法弟子挨打了,心裏比刀割還難受,第二天早飯時果然看見大法弟子李淑珍滿臉青紫,腫變了形。看到的和聽到的都止不住落淚。還有些大法弟子也被打得很重。當我們質問護廊為甚麼如此狠毒,她們卻一口同聲地說她們也是身不由己,是管教交待的,做不好就給她們加期。有的班頭(犯人)深知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後來她們也都學了法),在大法弟子煉功時無奈躲到廁所裏去。有的甚至給打眼,等護廊和管教進來時再假意制止。在功友被打時她們都哭了。

第二天我們向教育科長反映情況,他哄騙我們說對打人的護廊已經教育並給予加期處分了(其實背地裏卻是鼓勵和減期)。所以此次打人的惡性事件後,護廊非但未收斂,反而更變本加厲地折磨煉功的大法弟子,從拳腳改為用笤帚、橡膠管子抽,鞋底子搧臉等,後來就幾個護廊同時邊打邊用繩子捆綁,而後罰站、罰蹲,背經文就在嘴上貼膠帶,管教上班時還要在走廊排隊,挨個體罰。我們在上告無門、生命時刻危在旦夕等萬般無奈的情況下集體絕食。在絕食期間,除了每天因煉功挨打、體罰,還要超負荷勞動,晚上10點才讓收工,而且幹活時總有人監視,稍一停手就要挨罵。3月天氣很冷,她們卻特意從早到晚敞開窗戶和門,大法學員們凍得發抖也不讓關上。因為絕食和過度勞累,大法學員們身體都很虛弱,管教卻故意以問話為由讓學員們在管教室長時間罰站。致使有的大法弟子當場嘔吐、虛脫。除此之外,每天強行灌食,絕食人少時就換個叫到管教室,拳打腳踢(有的用電棍電)後,幾人按倒在地,用鋼勺撬開嘴灌食。每個學員回來後嘴角都帶著血。人多時就排隊去衛生所,學員被牢牢地綁在鐵床上後,一人邊插胃管邊攪動,一個往裏灌摻水的生苞米麵,同時捏鼻子不讓出氣,快要窒息時迅速鬆一下又趕緊捏上,劇烈的嘔吐聲伴隨著惡警的奸笑和嘲笑聲,有如人間地獄。

所謂的新生隊的侯管教是所裏迫害大法弟子的主犯。她多次用電棍電擊學員。有一次半夜因有學員請示上廁所,她手持電棍惡狠狠地說:今天廁所不通,有尿尿在床上,(其實廁所已通好)。大法學員再三要求才允許便到盒裏。每一個下床小便的學員都挨了電棍。有個叫黃月順的大法學員在上鋪因請示大便被電了好長時間。至使身體和精神承受巨大打擊。

大法弟子李淑珍因背《論語》,被朱大隊長及另一個管教同時用高壓電棍不停地電擊,當即小便失禁。

幾乎所有的大法學員人人都要先挨打,電棍電,暴徒用這種下馬威來強迫決裂。同時由走向邪悟的叛徒日夜做洗腦工作,不與大法決裂不讓睡覺,不讓家屬接見,不許收信和寄信。白天大法學員時常被叫到管教室偷著電。大法弟子李淑珍被惡警王管教電得一聲聲慘叫,實在無法忍受。長期的精神壓力,加上每日十六小時超負荷的勞動(除吃飯、上廁所幾乎沒有活動時間),晚上還要被強制洗腦,大法學員大批出現血壓忽高忽低,身體極度虛弱,過久站立都會摔倒。

紙裏包不住火,一切惡行都將大白於天下,在此警告邪惡之徒,現在醒悟為時不晚,否則在即將到來的法正人間之時,等待你們的是無休止的層層痛苦中滅盡!為自己的將來三思而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