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黑嘴子勞教所對大法弟子的非人折磨

【明慧網2001年8月22日】我於2000年2月17日依法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在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的。因堅信大法,在黑嘴子勞教所遭受了非人的折磨,至今已一年多仍在無限期的關押,而且不讓見家屬,不讓送食品,沒有任何人權。下面我把我在長春黑嘴子女勞教所親身經歷和耳聞目睹的邪惡之徒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惡行徑向世人訴說:

(一) 我們沒有任何錯,我們寫過覆議書,上訪信,至今也沒有答覆,覆議權被剝奪,從去年5月以來,管教取消我們用筆的自由,寫信要跟管教請示,限制我們寫信的時間。

(二) 管教經常縱容犯人打罵法輪功學員,致使大多數學員絕食要求無罪釋放,勞教所採用一頓不吃就用插鼻管、胃管強行灌食,再不聽從就用電棍電,電得法輪功學員滿身都是傷痕。法輪功學員祝英就是受害者之一,當時足足被電半個小時之久,身上發出肉皮電焦的氣味。

(三) 管教因法輪功學員煉功,採用體罰、電棍等手段迫害大法弟子。4月末的一天,李迎、徐芬、黃春因煉功被扒光衣服用電棍電得滿身都是傷。5月,四大隊大多數學員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毒打、電棍電、體罰,我因為煉功被叫到辦公室,管教、大隊長等四、五個人一會打一會電,然後用皮帶把我綁在鐵床上,一動不能動,大小便都在床上,吃飯得別人喂,整整8天8夜,在這期間我的胳膊疼痛難忍,當第九天被解開皮帶下床時,我的胳膊已失去知覺,就像腦血栓症狀,就這麼耷拉著,完全喪失自理能力,一直2個多月才恢復,然而這也未能喚醒這些惡警們的良知。

自從2000年6月以來,管教們為了強迫大法弟子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採用各種野蠻手段迫害大法弟子。每天都能聽到辦公室裏傳出的電棍聲及學員撕心裂肺的慘叫和發出刺鼻的肉皮電焦氣味,許多學員多次被叫到辦公室進行恐嚇和威逼。一個星期六的早上,我們被體罰坐板,大隊長讓我們念反對大法的資料,我們誰也不念,大法弟子祝英被叫到辦公室,被大隊長電了足足半個小時之久。當朱娥從辦公室裏出來時,臉已經不成人樣,慘不忍睹。第二天她的臉上都是黑色的水泡,已經毀容,至今被電的傷疤還在臉上。我們還經常遭受電棍、體罰,管教還用吃完的西瓜皮往我們臉上打,打得西瓜皮粉碎,西瓜水順臉往下淌,它們從中取樂。

10月末的一天晚上,我看經文,被「護廊」發現,強行收走,因大法經文都是公開的,都是教人如何修煉心性,誰都可以看,可這些邪惡之徒卻極其害怕。管教逼我說出是誰給的,按慣例,誰傳看經文就要遭到毒打、電棍。我不說,當時我被狠狠地打了幾個耳光,它們還強迫全體四大隊100多人不讓睡覺,原因是我不說是誰給的經文,一直到下半夜1點半,說這一切責任都算在我身上。然而事情並沒有結束,星期一,我又被叫到辦公室,遭到幾個管教的拳打腳踢、電棍。還叫來幾個學員問我是誰給的經文,如果我不說,那麼經文就是她們給的,就用電棍電她們,她們被電得發出一聲聲慘叫。次日,功友洪瑩被關進小號8天。這些警察已經喪失了做人的最起碼的道德水準,竟用如此卑鄙的手段來迫害大法弟子。

12月的一天,我因寫「思想彙報」時指出她們晝夜不讓法輪功學員睡覺,是違法的,被暴徒叫到辦公室用電棍和竹板毒打,這些邪惡的管教還說不允許寫。又過了大約5天時間,早上我被責令搜身,大隊長說我身上有經文,我說沒有,他就打了我許多耳光,後來又各屋翻,結果甚麼也沒有搜到。我又被叫到辦公室,又是打、又是電棍電,電得脖子上都是傷,然後又體罰我"開飛機",壞事都讓這幫邪惡之徒做絕了。

幾天前,我得知一個功友被叫到洗腦班遭到了慘無人道的折磨。我及時發出一封救援信,結果被暴徒們發現,所以慘遭毒手。下面我把詳細情況說一說:勞教所舉辦了一個強化洗腦班,它們採用最邪惡、最流氓,最見不得人的手段。汪秀就是親身受害者。這個洗腦班設在接見室左側,首先是晝夜不讓睡覺,後來就是體罰如:一隻腳落地,兩隻手舉起來,這種體罰都是整天整天的,然後就把衣服扒光,用兩把椅子把人放在椅子背上,脖子在椅子背上,腿放在椅子背上,中間是空的,兩隻胳膊往上舉,這叫"飛",還用電棍電擊等往肉皮上打,電得滿身都是傷,最後被送進小號。這種折磨長達一個多月之久,至今汪秀提起往事還痛苦不已。

以上所述,句句屬實,它們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已經達到令人髮指的地步。然而這也只是說了我個人及我親眼所見的幾位功友所遭受的迫害,在這裏每個大法弟子都有自己被迫害的心酸經歷。總之,勞教所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都是極其邪惡、見不得人的,它們所幹的一切已經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下了滔天罪行。現還有大批的法輪功學員被關在勞教所裏,他們受盡了折磨,晝夜不讓睡覺,有的甚至幾天幾夜不讓睡覺,導致舊病復發,就連60多歲的老人都要遭此迫害。

犯罪惡人榜:
長春黑嘴子女勞教所四大隊大隊長:關某,張某(極其邪惡),李某。

後記:

我不是因為有病學大法的。當聽人介紹"法輪功"三個字時,我的心為之一震,便脫口而出"法輪功好"。可是當時我並不知道法輪功是甚麼。當我第一次看完《轉法輪》時,就被其深奧的法理折服了,並發願我要修煉,我要返本歸真。通過學法、煉功在理性與實踐的修煉中,我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正如《論語》中所說:「 「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他結合著現代科學,現代人體科學講得非常明瞭,講的都是實實在在的東西。我沒有見過師父,我只是通過看《轉法輪》,我相信《轉法輪》講的句句都是真理,我能夠在大法弘傳之時,喜得大法,這是我的福緣和造化。在短短的幾年中,法輪功在世界各地傳得如此廣泛,遍布世界的每一個角落,越來越多的人都在要求心性提高,人心向善,即使不想修煉,通過看《轉法輪》也會做一個好人。因為大法有這麼大的威德,是我們的恩師慈悲於眾生,把一切功,一切法都寫在《轉法輪》裏,等於給人留下一部上天的階梯。

然而一夜之間天象大變,在這種天象變化中,大法遭到誣蔑,師父遭到陷害之時,做為一個修煉的人,洪法、護法是我們的神聖職責,需要真修弟子證實法,向世人講清真象,這也是在救度世人,助師正法。特別是99年7月份以來,一些新聞媒體給大法與師父造謠、誣陷,使一些人相信了新聞媒體的謠言,對大法產生了負面的心理,而大法弟子不顧個人的得失,本著善心,站在慈悲眾生的角度洪揚大法,向世人說清真象,這是真正的善,其實有很多社會階層很高的人和知名人士也去天安門證實大法,講清真象,包括國外的大法弟子也通過各種方式證實大法,揭露邪惡勢力迫害大法與迫害國內學員的真象。這絕不是參與政治和搞甚麼常人社會活動,大法弟子做的是最正的事。江澤民集團動用大量的警力武力迫害大法弟子,打死、打傷大法弟子,把法輪功學員無辜地抓進勞教所,在勞教所裏也一直沒有停止對大法與學員的迫害,有些殘忍的迫害手段在互聯網上已經被曝光。這些都是真實的,雖然新聞媒體上還在掩蓋,拒不承認,但是紙裏是包不住火的。現在大法弟子越來越清醒,都在揭露暴徒們的邪惡,他們這一切邪惡是最怕曝光的。

我是冒著生命危險寫出長春女勞教所(長春黑嘴子)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真實情況,為的是讓更多的人能夠真正的從正面了解法輪功是利民利國的好功法,他能使人心向善,社會道德回升,所以才會有千千萬萬個像我一樣的人,為堅持真理敢於向世人講真相,目的是為了讓世人知道真相後對法輪功能有一個正確認識,也是對社會、對國家、對人民負責,讓人類的未來更幸福、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