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人的觀念,警惕求安逸之心的掩蓋


【明慧網2001年9月14日】這兩天因寫家信而動了親情,不知不覺中放鬆了自己,過去佛教的一些東西一層層地罩住了我。

記得在我得法最初的一個月,看完《密勒日巴佛傳》後,我做了一個夢,很真實地知道自己和另一位女子在一個寺廟中聽佛講法,那種莊嚴與殊勝之感在我醒來後仍久久不退,令我不知是真是假,但這種生生世世的佛緣與我比一般人簡單的思維,卻使我在不二法門的問題上栽了不少跟頭。

我現在流離失所,寫信時就將自己比做了出家人。寫完信學法時,才感到干擾很大。《轉法輪》中「佛教中的法不能概括整個佛法,他只是佛法中的小小一部份。」的「小小」兩字在我天目中打了一下,「那麼甚麼是佛法呢?」的「甚麼」兩字也在我眼前黑了一下,我很疑惑,又非常困,想不明白就睡過去了。沒多久,就有魔來襲擊,在危急中我腦中返出密勒日巴佛修煉中的話,我想是對我的點化,我做起來立掌除惡,然後安然睡去,早晨醒來還有點興奮,在電腦前工作了一會,精力總是分散。我開始除惡,立掌的時候,恍惚中,密勒日巴佛將他留給後人的一些東西交給我,讓我保管。我接下來後,再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時,一下清醒了:我是修大法的,怎麼能要別人的東西?這些幻景立即消失了。我才想起昨天晚上的所謂點化,我知道這又是舊勢力的邪惡考驗,利用我沒修去的過去佛教的觀念,企圖讓我走入邪道,從而被其利用來破壞法。當我意識到這一點時,覺得頭上的一頂一頂的帽子在往下掉,我想這可能是那生生世世的觀念吧。

學法時,看到一條很粗大的蟒蛇的影子。我本應該立即發正念將其鏟除,但在疲憊中,求安逸之心佔了上風,學法最重要的藉口使我沒管它。到後來再也學不下去了,才立掌除惡,但這時發現自己一點力氣也沒了。我非常懊喪,接著工作時,心情也很煩躁,甚麼也幹不下去,覺得自己肯定是修不成了,但又不甘心,就邊做材料邊聽師父講法,心情好了些,找到了自己的執著 - 還是對自己能否圓滿放不下,再加上求安逸之心的縱容,使我錯失了除惡的良機,又使自己陷入危機。

接連兩次的教訓使我深刻意識到時時刻刻以法為師的重要性,確實是不能再以任何藉口來放鬆自己了,否則就是對法對自己對眾生的不負責任。在法理上明白了之後,再接著除惡時,感覺到自身的小宇宙及相連的整個空間場的變化非常巨大。我又在正法中精進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