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食請願中的點滴感受


【明慧網2001年9月9日】自從看了華盛頓DC學員絕食的消息,內心感受到震動。我覺得這是一場喚起良知與正義、清除邪惡的又一場大戰。當大法弟子能夠以捨生忘死的境界去呼喚世人時,邪惡一定是很害怕的。

我決定加入渥太華大使館前的絕食靜坐,而這一行動也是我心中的一個願望。很久以來,在這宏偉的正法進程中國內及海外大法弟子身心付出感人淚下。每當我看到別的大法弟子日以繼夜地工作,多少次的新聞發布會通宵工作徹夜達旦,我總是覺得自己做得不夠。能夠有這樣一個機會付出,我就想盡自己最大力量去做。

我帶著付出一切的決心來到絕食靜坐的地方。可是隨後將近五天的絕食,使我經歷和體驗了一個心性變化的過程。第一天,我還沒有清楚地意識到絕食中的正念的問題。當大家都認為應該少說話、少行動以保持能量,我也覺得似乎應該這樣。可是當天傍晚,有一個畫肖像的客戶因為需要給他改一下畫,我約了他來。當時我想,他能有機會和一個大法弟子在一起,是他得知大法真相的機緣,我要不講就對不起他了。所以也顧不上保持自己能量的問題,我一邊畫一邊和他談話,講了三、四個小時。因為他是個藝術愛好者,我從畫的角度入門揭示出江集團踐踏中國文化、迫害大法的邪惡本質,因為此次人類文明的一切都是為大法開創的。最後我感覺他是被感動了。晚上,11點鐘發正念時,我一下子感受到特別強大的場,是平時從未感受到的。於是我開始重新思考這個問題:在絕食過程中我們需要保持能量嗎?

我意識到那是一個常人觀念。我們身上的法輪24小時在旋轉,當我們在助師正法、做最正最好的事時,我們的能量怎麼會消耗?當然在目前狀態中,身上還剩有人的一小部份在向最高境界中突破時要去掉人的觀念及業力,但修成的一面是主要部份,剩餘那一小點,正是要丟棄的業力。自己的心態才是決定身體狀況的根本。以正念去對待一切,我發現身體上出現的反應都是假象。「你認為是有病的時候,那可能說不定就導致有病了。因為你認為有病的時候,你的心性就跟常人一般高了。」身體上的不適事實上是一種消業現象。

雖然我從未看到或夢到甚麼超常現象,但是我堅信只要心在法上,身體就會有超常的能量來源,而事實也確實證實了這一切。大法的超常在弟子們正念中體現了出來。


油畫:母子被害的悲劇

在這近五天的絕食絕水中,我要求自己還像平時起居一樣,沒有增加更多的休息時間。而當我在創作王麗萱母子這幅畫時,每次一開始畫畫就感覺精力特別充沛。這些身體上的感受都在證實著作為一個大法修煉者的超常。後來,當我向一個常人朋友洪法時,講到這個絕食的過程,他當時就表示願意把大法的資料帶入中國去(因他要去中國探親),還表示以後要學法輪功

在這個過程中,自己還經歷了其他的一些心性考驗,比如當有的功友不理解並誤解自己時,自己為甚麼會惱火?我由此發現了一些自己心態中不純淨的東西,並在發正念時清理掉。

以上是自己的點滴體會,有不當之處望大家指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