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現代人任何形式的冷漠(譯文)


【明慧網2001年9月9日】參加SOS汽車旅行的途中,我們在許多城鎮停留以喚起人們對迫害的注意,也為那些已明白真相的人提供一次抵制邪惡的機會。當站在市政廳外,手握SOS橫幅,面向過往行人時,一位同修提議發正念。我立即開始發出我最純的正念。

我們站在那兒做著最正的事,緊急呼籲人們伸出援救之手。但仍有一些過往的行人對此視而不見。我開始意識到人們對大法遭受迫害的漠不關心是變異後現代社會的副產品,也是舊勢力用來阻礙整個正法進程的安排。最常見的例子就是當我試圖揭露邪惡時,人們就對我說:「…噢,世界上到處在發生這種事」,「…這就像對某某宗教團體的迫害」,或是「我們在自己的國家也同樣遭到迫害」。它的表現形式多種多樣。我現在更加清醒地看到是舊勢力在干擾人們的思想,把這些念頭強加給人,使人們能找到各種藉口不積極參與抵制邪惡。然而我還逐漸認識到人們的冷漠是由於我們自身的思想還不夠正,致使魔鑽了空子。

師父在最近的華盛頓DC講法中說到:「必須得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當我以常人的觀點與人們談及SOS救援活動時,當我把整個SOS救援看作是一般的人權運動,而不是從修煉人的角度來對待這件事時,我就會發現講清真相的效果不夠好。對於我們接觸到的每一個人,都會遇到這一潛在的嚴肅問題,我希望我們能夠更加清醒地認識到它,使自己保持更強的正念。過去,每當我聽到那樣的回答,我常常給予口頭上的肯定或是點頭表示同意以獲取人們的同情與理解,不敢冒犯別人,並且認為只要向人們揭露了邪惡就足以救度他們了。

現在回想起來,這樣的做法是修煉人最不該有的行為,既不符合真,善,忍,也沒起到證實法的作用。師父曾經寫到:「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大法堅不可摧)。作為一個修煉人,我不應該承認這些敗壞的觀念。這些敗壞的觀念是邪惡舊勢力用來封閉人們先天善良本性的,使他們在緊急呼籲下仍找到藉口,從而不積極地給予援助。以上是我目前有限的認識。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