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師父的慈悲苦度,正確對待大法中得到的好處


【明慧網2001年9月11日】9月8日看到一則中國大陸消息中提到:「鄉幹部去百姓家十趟八趟收不上來,他們便把這個重擔子強加給了法輪功學員。逼迫大法學員限期內把所分配的戶數徵收完畢,否則罰款。他們對大法學員無情無義,百般刁難。說也怪,這招還真「靈」,不幾天公糧收清,他們便去領功受賞。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明眼人不難看出:老百姓擔心大法學員挨打,再受罰,所以主動上交。他們利用老百姓和法輪功學員的真情,想出了這卑鄙的招數。」

看到此報導,內心極為難受。我就覺得有些學員太糊塗。

在《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 》中,師父說過:

問:可不可以用修煉的東西去還常人中的東西?
師:不可以,我沒有叫你這樣做。因為修煉的東西是無價的,師父為你圓滿而做的你卻這麼不珍惜。那不只你修的,其中有師父為你承受的、為你做的。想也不能這樣想,沒有這個道理。

如果沒有修大法,你那些業力沒有師父給你承擔,你根本沒有三天好日子過,怎
麼會人人給你個笑臉呢?「用修煉的東西去還常人的東西」尚且「想也不能這樣想,沒有這個道理。」,更何況你根本沒有欠人家的,而是在惡人逼迫下行此不堪之事呢?

「老百姓和法輪功學員的真情」?我不這樣看。一個不修煉的常人覺得你好,在他明白的那一面是覺得大法好。作為常人,他這一念可能就奠定了他未來得法的基礎、擺放了他的位置。實際從高層次來看這一念是高尚的。可你卻利用了這高尚的一念在人中的表現,替魚肉鄉里的惡霸收租子?!簡直是豈有此理!

從救度世人角度講,這樣做是將世人敬佛敬法的心導向混濁的人情,從而動搖了他對佛法的正念;從大法弟子修煉角度講,如何對待師父和法是根子上的問題。

報導中說:「明眼人不難看出:老百姓擔心大法學員挨打,再受罰,所以主動上交。」我也不這樣看。不是老百姓擔心,而是學員自己擔心挨打受罰。師父在法中講過:「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 」(《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還有在邪惡壓力下交罰款等等都是同一類行為。

我認為,作為大法弟子,一定要珍惜師父的慈悲苦度,決不能用大法中得到的好處來逢迎惡人。否則就好比拿山珍海味餵蛆。

由此我還想到,在一些做大法工作的弟子中,幹事心、歡喜心、好大喜功的心、貪心等等是經常出現的執著。從明慧網報導中我們也可看到這些執著心給大法、給修煉人帶來的傷害。我想談談自己的體會。

摸著心口問問自己,不是師父傳給你這部法,你能在持續這樣長時間的巨難中撐到現在嗎?肯定不能。為甚麼能撐到現在,而且形勢在好轉呢?有師在、有法在。

其實弟子在做大法工作時的超常的堅定、不動、勇猛、智慧無不來自於師父,來自於大法。又怎能因為常人中看得到的這些成績而升起了對自我的執著呢?古語雲:「奪人之物猶曰是盜,況貪天之功以為己有乎?」

工作艱難了,想想師父和大法的慈悲;工作成功了,想想師父和大法的慈悲。這樣內心會很平靜,不會為外物所動,不會感到大起大落;也不會見到成績就輕飄飄然不知所以。否則,那不是修煉人的驕傲而是羞恥。

最後,想引用師父在《法輪佛法﹒在瑞士法會上講法》的話:

「我不只是為你們,我為所有的生命操盡了心,我為所有的生命幾乎耗盡了我的一切。當然了,這種耗盡不是你們理解那個就沒了。我經常講一句話,我說我把所有能夠使你們修煉提高,在修煉中能得到的東西都壓進這部法裏面去了。你們雖然在不同境界中,但是都不能夠真正理解我說的話有多大的份量。你只要去修,你甚麼都會得到。但是你們知道嗎?你們所得到的那裏容入了我多少東西在裏邊?(掌聲)當然我不想講我自己這些事情,我只是想告訴你們我這個當師父的做這件事情,你們也得珍惜呀!你們一定要好好修,不要錯過機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