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身強健 轉變觀念心自寬


【明慧網2001年8月28日】我原在總後機關搞政治工作,95年下半年,我寫的歌詞在面向全國的「人民檢察官之歌」歌詞徵集中獲獎;文化部在徵集隊列歌曲時,我也有兩首詞同時獲獎。我曾兩度中風,身不離藥,走路要人扶;對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心裏不平衡,蓄意尋機給造點「麻煩」報復。學大法後迅速病除體健,思想昇華,化解了怨和恨;看淡了名和利,專心修大法,笑迎新人生。

得法前,我有兩年住了兩次醫院。出院證明上寫著:「冠狀動脈缺血性心臟病,二尖瓣脫垂,全休一個月,繼續門診治療,定期複查,避免生氣和勞累」可是,就在我出院的第八天,單位不但不讓我參加分房,反而讓我「轉業」。我一氣之下,再度中風,口眼歪斜,四肢麻木,左臂一度失去知覺,左腿無力,走路要人攙扶,或拐棍相助。在總後門診部靜脈點滴兩個多月半年沒出大門。

1995年10月的一天,我愛人陪我在小街溜彎兒,在書攤上我看到了《轉法輪》,書中的每一句話都使我感到親切。在我遇到不公正的對待,心頭壓著一個巨大的冤結的時候,得到李老師講的這些理,心裏感到熱乎乎的。第二天我又去書攤買了《中國法輪功》修訂本。在讀書的過程中,我就感到了老師在給我調理身體,最明顯的是睡眠正常了,人精神了,以前睡不醒的毛病沒有了。照著書本煉功後,當天我就感到走路特別輕快,上樓不像以前那麼喘了。從此,身體一天一天的明顯的好起來了。

不僅如此,更主要的是,法輪大法淨化了我的心靈。我以前恨那些良心不正的人,恨那些鼓搗著讓我退休的人。當兵30多年一直表現比較好,曾多次受到嘉獎,沒有犯過任何錯誤。只是近幾年坎坷不斷,該調職的時候,一拖幾年調不成;該分的房子分不到。以前我曾3次讓過房子,可就在關鍵的時候,即將讓我退休之前,我又在分房範圍規定之內,20幾套房子,我排在前5名,卻硬是沒分到;而不在分房範圍之內的人,卻分到了房子。我曾想過:等身體好了,我一定去找那個當官的,他不是水平高嗎?請他給我做做思想工作,我天天都去找他「學習」,要搞得他不得安生。反正我無官一身輕。

學了法輪大法之後,我認識到,個人所遭遇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我去掉了爭鬥心,化解了怨和恨。我雖然才四十八九歲就失去了工作的機會,但得到了千年不遇、萬金難買的大法;我雖然沒有分到房子,但得到了安身立本的法輪大法和健康的身體;我雖然蒙受了委屈,但我的心性得到了磨煉和提高;我雖然在常人的班車上被擠下來了,但有幸乘上了返回「聖潔而又無比美好的世界」的法船。法輪大法使我從根本上變了,改變了對人生的糊塗觀念,放棄了許多的不好的執著追求。95年11月的一天,我室為我開歡送會時,領導說:「你把補給你的那間房子鑰匙拿去吧」。我說,我不要了,把它分給更困難的同志吧。我修煉法輪大法,是《轉法輪》使我悟到了「以苦為樂」的境界。他說,明天他也買本《轉法輪》看看。

就在我室為我開歡送會的這天晚上,我在煉功點打坐時,腿也不那麼疼了。以後,我又幾次看到法輪,非常漂亮。有時看到的是比無瑕白玉還漂亮的法輪,有時是顏色美過彩虹的法輪。這使我進一步體悟到:法輪大法是真正的科學,絕不是唯心和說教,是切切實實地存在,真修者是可以感悟到的。

法輪大法像一盞明燈,照亮了我的心,開闊了我的視野和胸懷。我決心按照法輪大法的要求,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修心去業,排除干擾,紮紮實實地修煉,直至功成圓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