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使我成為一個品學兼優的大學生

【明慧網2001年7月15日】 我是大學學生。修煉後,我深深地感受到大法的威力。大法給了我智慧,使我明白了超越常人知識的宇宙真理,認識到了人生的目的,成了一個全新的自我,走上返本歸真的道路。

修煉法輪大法以前,我一直沉迷於名利的追逐當中。作為年輕人,總想在常人中奮鬥一番,有所造就,達到甚麼目標。所以,一直在苦苦追求。我雖然在大學讀書,但由於被高中同學取笑過學的專業是冷門而耿耿於懷,發誓一定要考取好的功名,讀雙學位或研究生,將來出人頭地,讓他們走著瞧。好勝心、爭鬥心、妒嫉心促使我整天泡在書堆裏,埋頭苦學。可是,即使天天泡在圖書館,晚上讀到深夜,花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複習功課,考試成績仍不如所願,心裏很不平衡。每當看到別人超過自己,心裏不是替別人高興,而是妒嫉得不行,忿忿不平,恨不得把他拉下來。考試前,每逢有人問我功課問題時,儘管我會做,也假說不知道,怕別人知道了,考試成績超過自己,就連筆記本也不願借給人家抄。自私和妒嫉心漸漸在我和同學之間築起了一堵無形的圍牆,令我無法超越和解脫。強烈的執著把我的身體弄得一團糟,精神緊張導致晚上失眠,由於長期坐著複習功課而引起的痔瘡、鼻炎等慢性病不斷地折磨著我。

九六年一月底,我有幸得到李老師的法輪大法,世界觀、人生觀發生了很大改變。隨著修煉,我逐漸拋棄了以前那個為私為己的我,開始以「真、善、忍」要求自己,從做一個好人起,不斷提高心性。我首先端正了學習目的,扭轉了只為個人奮鬥的自私心理。我悟到,作為一名學生,就應該把學習搞好,因為這不僅僅是我個人的問題:家長撫養我長大,供我上學;學校老師傳授我知識,備課講課辛辛苦苦;社會給我提供了一個安定舒適的讀書環境。如果不好好學習,就不是一個好學生,對不起家長、對不起老師,對不起學校和社會,更談不上是一個好的修煉者。

修煉後,我心中有所顧慮:我花了一部份時間學法煉功,會不會影響學習呢?實踐證明:只要把心擺正,處理好修煉與學習的關係,修煉不但不會影響學習,相反還會促進學習。比如,以前複習考試時,執著心很多,心亂如麻,腦袋中經常冒出各種不相干的念頭:考完後到哪去旅行或約誰誰逛街看電影;上次考試就差零點幾分落後於某某,不行,這次一定要超過他......心情特別容易煩躁、緊張。煉功後,隨著執著心的看淡、捨棄,心胸越來越寬廣,雜七雜八的念頭也隨之銷聲匿跡。我帶著一顆平靜、祥和的心態學習,所以精力更加集中,記憶力也增強了,成績不但沒下降,反而提高了。現在,我學習起來覺得很輕鬆。上課認真聽課,做好筆記。考試時,用最後兩個星期將整個學期的功課進行系統複習,時間雖短,但效率很高。厚厚的七八門課筆記,幾乎都能記住。以前要背幾遍才能背下來的內容,現在只要抄一遍、讀一遍就能背下來,可以說事半功倍。成績提高之快,效率之高,不但同學、親友意想不到,連我自己也意想不到。其實,我心中明白,這是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的體現。修煉幾年來,我體會到,隨著修煉的提高,心態會越來越祥和慈悲,做事就越順利,成績也越好。我深深認識到,是大法給了我智慧。

修煉大法後,由於我各方面表現突出,學校給予我不少榮譽:大學二年級時,考試成績全班第一,獲一等獎學金和「學習積極分子」獎金,被評為大學「優秀學生」大學三年級時,考試成績全班第二,被選為班長,獲一等獎學金,被評為大學「優秀幹部」,獲「優秀團員」稱號。大學四年級時,被選為團支書,期中考試全班第一,被學校批准為大學免試推薦研究生。

修煉前,我對班裏的事不甚關心,對同學的事也不過問。一到週末就回家,集體外出活動也很少參加,與同學關係一般。修煉大法之後,我牢記老師的要求:「煉功要重德,要做好事,要為善,處處事事都這樣要求自己」(《轉法輪》103頁),所以下課後,我經常主動擦黑板;實驗課後,有些同學忘記搞衛生,我默默地做了;同學有不懂的問題問我,我都會很耐心講解,並很樂意地借筆記給他們看,毫無半點保留;同學遭受意外傷害,我更是主動關心、照顧。被選為班長時,我虛心聽取了多方面意見,對班內的活動進行了一些改進,收到了良好效果。原來班內組織鬆散,同學關係不融洽。現在同學之間增進了了解,集團凝聚力也增強了。

李老師講的法理博大精深,無所不包。我學的是生物專業,屬於研究人體生命的學科。但正如李老師說的:「人體之窮奧非人知其表面一學之渺,生命之龐雜將永遠是人類永恆之迷」(《精進要旨》15頁)。現代的科學依然是很膚淺的,課堂上有許多問題連授課老師也解釋不了,科學也解釋不了。在《轉法輪》一書中,李老師把宇宙、時空、人體之迷都揭示出來了,將人類許多不解之迷都道破了。所以老師的《轉法輪》等書我越看越喜歡看,越看越覺得裏面的法理真是高不可攀、遙不可及、深不可測。

我決心要以法為師,在修煉中做一個真修實修的好弟子。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