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找到了人間的淨土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七日】我今年六十一歲,是對外經濟貿易大學的副教授。我先生張銀生今年六十五歲,是軍隊某委研究員(副師級)。我倆在教學、科研和導彈研究方面都工作了四十多年,現已退休。

一、拼搏大半生病魔纏身

一九九四年十一月,我倆有緣開始學法輪大法。在此之前,我倆不相信任何佛呀、神呀、道等,也不相信任何氣功。一方面由於教學和科研工作總是那麼多,那麼累,無暇接觸與自己專業無關的東西;對除自己專業之外的任何事情、任何娛樂既不會,也不感興趣。每天總是兢兢業業的忙自己的專業,沒有享受過一天人間吃、喝、玩、樂的幸福,因此結婚十一年才有兩個孩子,結婚十六年才有個家,而先生老張每年要有三分之二的時間出差在外,四十年我們很少在一起度過星期天和節假日。我們在各自崗位上做出了一定的成績。可以這樣說,我們前半生一直兢兢業業。

但是,人像一部機器一樣,不停的運轉遲早是要壞的。我倆到五十多歲時,身上所有的零部件都出了問題,甚至嚴重到有生命危險、趨向徹底報廢的狀態。例如,我一九九零年突然昏迷不醒。住院一查,得了嚴重心臟病。經北京市許多心血管專家會診,都說無法醫治。常用藥已無法治療,建議我出十萬元更換心瓣膜。試著換,還不能保證治好。

聽醫生這麼一說,我想我這輩子還沒賺過十萬元,考慮學校的經費又那麼緊張,別給學校找麻煩了。既然醫院沒有辦法治,住院也就沒有意義啦!早點出院,還能給國家節省點醫藥費。

出院後,身體更加虛弱,心臟病沒好,又得了肺結核、胃炎和肝積水,好像五臟沒有一個好的,每天病魔把我折磨的只求一死,不想一生。

俗話說的好,「禍不單行」。我的病還沒解決,一九九二年五月的一天,我丈夫突然得了大面積腦血栓,嘴也歪了;人也痴呆發傻了,不能說話,不能走路,立即住院。經「三零四」醫院搶救,病情有所好轉,但由於堵塞面積太大,後遺症用常人的辦法是沒法根除的。

當時兩個孩子還都小,男孩上高中,女孩上初中,也不會照料我們。我們真是活的很累,很痛苦。

二、得大法獲新生判若兩人

天無絕人之路。在一九九四年十月一日,我的一位朋友來看我們。她說,法輪功很好,你們倆待人忠厚,你們一定會有緣份學好法輪功的。說著,就把《法輪功》這本書給了我。我當時因悟性很差,就說:「當今騙人的事太多了,我不信,你把這本書拿走吧,我也不想看。」她說,先放在你這裏,有時間翻翻看看。因為這位朋友的熱情和誠意,我就把《法輪功》這本書留下了。

她走後,我漫不經心的翻看著,看著看著看進去了。越看越想看,越看越發現這本書與一般科技書不一樣,有著很深的哲理。在我所看到的國內外科技書中,第一次看到能把宇宙、時空、人體、生命的奧秘說的清楚的就是這本書了。

我看完一遍還想看第二遍。邊看邊照著書上寫的功法一點點的去做。做著做著,感到全身特別舒服,心臟也不那麼疼了。

這是怎麼回事呢?不明白,我就打電話問我那位朋友。

她說:這是好事。讓我繼續看書,繼續煉功。

我就是這樣走進大法之門的。

後來,我們夫婦倆又找到南禮士路煉功點。我們剛去,功友們都特別熱情,幫我們糾正動作。每個煉功人都是那麼祥和,心懷坦然,我從心裏喜歡這些人。

當我煉功一個多月的時候,奇蹟在我身上出現的很多,我只說一個事例。煉功前心臟病疼的有時昏迷過去,從學大法一年多來沒昏迷過。過去心絞疼不能平躺著睡覺,只能用棉被墊在床背靠著坐著睡,誰知,煉功不到一個月竟然能平躺在床上睡,每天睡的非常好,夢都很少做,一覺醒來大天亮,舒服極了。就這樣,每天堅持看書,早晚煉動功。現在心臟也不疼了,肺結核也好了,臉色由蠟黃也變的白裏透紅了,真是判若兩人。

下面再談我丈夫的情況。他從一九九四年底到現在一粒藥沒吃,變化相當大,腦子比以前清楚了,還會思考問題了。學大法切磋時他還說上幾句。見到同事還幽默的開個玩笑,逗的大家捧腹大笑。腿走路也利索多了,早上去煉功,還在路上跑幾步,每天笑瞇瞇的。要說的奇蹟就太多了,大法給了我們新生。

三、以真善忍為標準做個真正的好人

通過學大法,我們的心性也有很大的提高。大法不僅給了我們新生,也改變了我們的人生。

通過反覆通讀《轉法輪》,我懂的了甚麼是宇宙特性「真、善、忍」,今後人生中怎麼做才是好人,心裏有了「好」與「壞」的衡量標準。我說一個例子。以前,我一個朋友與香港某服裝公司合資,從香港進口一批服裝,價值兩百多萬元。因沒有報關,被查扣,並被罰款,還要將貨退回香港。這位朋友找我幫忙。我當時想,朋友有難大家幫,我立即寫了一個條子,請我的學生從輕處理,結果只罰了一萬元就將貨退回香港。朋友說我的面子真大,我聽了還自豪,後來我學法輪大法之後,發現我做錯了,沒有按宇宙特性「真」字去做,既害了國家,又害了學生。

一九九五年三月,老張的一個同事退休後,在地方合伙辦了一個羊絨衫廠,產品要出口,但取不到「出口許可證」。在辦許可證過程中了解主管人就是我的學生,就找到我家,讓我出面辦「許可證」,並要給我一萬元的「佣金」,給我的學生兩萬元。沒等他說完,我立即回答他說:「我是法輪大法修煉的人,不能幹對不起國家、對不起學生的事,我不能辦。」就這樣拒絕了,他們很不高興的走了。

在一次中學時的校友會上,我們闊別了三、四十年的校友團聚在一起,有的建議說因我有許多在海關、商檢、外貿工作的學生,利用「師生」關係就能發大財,何必在家吃鹹菜,喝糊糊,受這份苦呢?我說,不幹損德的事,不賺不義之財,那不是我修煉人做的,吃鹹菜、喝糊糊有甚麼不好呢?許多人認為我是個「傻子」,我認為,是因為我的思想境界通過修煉提升了。真是:「識正邪,得真經,輕其身,豐其慧,充其心。」(《精進要旨》〈悟〉)

謝謝恩師,是法輪大法使我們找到了人間的淨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