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下地獄,要上天國

從吸毒鬼變成修煉人


【明慧網2000年2月7日】 我叫L,今年40歲,1998年3月底,在醫院住院時從我母親手裏得到寶書《轉法輪》,當我捧這本寶書時,感覺他是一本很特殊的、分量很重的書,當時我身體非常虛弱,骨瘦如柴,只有70斤,還處於病危狀態,但我一看到這本書就特別有精神,幾天時間就通讀了一遍,法輪大法使我痛恨自己以前的胡作非為,決心跟以前一刀兩斷,從做一個好人開始,走上一條修煉的金光大道。

得法前,我是一個有名的三教九流的浪蕩者,所交的朋友全是社會上的流氓爛仔。與他們結夥流浪於全國各地。除東北三省和西藏外,其它各省都流竄到過。我們這伙人吃、喝、嫖、賭、騙五毒俱全,隨心所欲,到處作案。在這個大染缸裏,我是從1995年學會了吸毒,毒癮很重,害的我身體垮到死亡的邊緣;「丟包」引人上鉤,騙取錢財,是我每天的罪惡行徑,打架鬥毆等壞事幹了不少。往往為了「哥們義氣」曾被公安部門多次抓去罰款或拘留。最後一次是在廣東惠州被抓去坐牢三個月(1998年1-3月),發病危通知後家人才去接回來。這是幾年來我所造成的累累罪業。

自去年3月有緣得法輪大法以來,通過學法煉功,在佛法的感召下,我不再吸毒,不再鬥毆了,心性提高,心靈在淨化,本體也在改變了。過去的我和現在的我判若兩人,社會上認識我的人都很驚奇地說:「想不到,L這個仔真的變好了,不是爛仔頭了。」是啊,我自己也覺得自己正在變,是法輪佛法改變了我的人生道路。

當我決心徹底戒毒,學習正法,走入正道的初期,方方面面的干擾還是很多的,其中特別是過去的「哥兒們」干擾不斷,經常找上門勸說我,拉攏我,甚至當我的面吸毒引誘我。但是都沒有動搖我修大法的正念。不過,由於人情難卻,我不好意思把他們趕走,只好無可奈何地坐在旁邊看他們吸,並勸說他們:「我已經學法輪大法了,李洪志老師教我改惡性從善,痛改前非,痛改惡習,給我指出了人生之路,使用我懂得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是返本歸真。法輪大法能感化人,度化人,能夠便使善良的人不斷向善變好。希望你們從現在起也做一個大法的修煉者。」由於我堅定不移,此後他們就很少來干擾我修煉了。我悟到這都是師父的安排。從此更堅定了修煉的信念。

回顧在這一年的修煉過程中,自己覺得師父一直在管我,同樣把我「當作弟子帶」。比如,我看完了《轉法輪》後的第三天,就夢見師父來看我了,而且感覺法輪在小腹部位不斷旋轉,還出現肚痛、拉肚,我知道是師父在幫我淨化身體。得法不久,為了解決生活困難,我打算把房子賣掉,要錢來做生意。有一天早晨剛睡醒來,突然聽到「想得道,要吃苦」的叫喊聲,連叫七八聲,當時,我就按照大法向內找,李老師說:「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橫下一條心,甚麼困難也擋不住……」(《轉法輪》第129頁)。我意識到這是師父再點化我,要我排除困難,不要「因為在常人中的利益損失了而對我訴苦。」要「放下常人心」,「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真修弟子人人都得過」師父這裏要我過好這個吃苦關,吃苦才能還業,做個真修弟子。這樣,我就放棄了做生意賺錢的念頭,高高興興地跟我父親到外面做零工來維持生活。另外由於我把自己的身心都投入到大法的修煉中,心性提高了,奇蹟就出現了。在我修煉到10個月時,兩次煉功時突然看到一隻大眼睛,當時我不害怕,還繼續煉,因為我懂得這是「師父看你天目開了,就演化一個眼睛給你,那叫真眼。」我現在每天早晚都堅持到煉功點煉功、學法,儘量擺脫「哥兒們」的「關照」,不想看電視,也不想和常人聊些無聊的話,一心學大法,一心修煉。師父說過:「你們經過修煉之後,真正的提高上來,你們會發現,人所執著的你不執著;人所津津樂道的東西,你覺得太無味了。」(《在美國講法》第139頁)是的,修煉對我來說,僅僅是剛開始,因為可能我的前世和這一世的前幾年造業太多,業力肯定要比別人大,要過的消業關要比別人困難得多。但我牢記李老師的教導:「功修有路心為徑,大法無邊苦為舟。」在各種磨難中,去掉執著心,經受考驗,做一個同化宇宙特性的得道者,做一個真修弟子,更加勇猛精進,爭取早日功成圓滿,返回到那聖潔而又無比美好的家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