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昇華了,工作更出色了

一個年輕教授的修煉體會

【明慧網2001年7月19日】我是某學院院長、教授、博士導師。我在走上法輪大法修煉之前,儘管在常人社會中有一些所謂的成就,但幾十年來在常人洪流中免不了爭爭鬥鬥,為了名利情而喜而憂,所以弄了一身病。前幾年也學過幾種低層次氣功,但由於心性沒有提高,並且還給人家治病,搞得身體越來越差,關節炎嚴重到膝蓋都不能下蹲。自從94年下半年有緣接觸到法輪大法以來,我被李老師所講述的宇宙真理、生命真諦震撼著、鼓舞著,很快就轉變了觀念,身體得到了淨化。在以後的學法煉功中,我越來越強烈地感受到了大法的法力所在,以及師父時時、處處、事事對一位真修弟子的幫助和愛護。

一、轉換觀念,才能真正地體悟大法

李老師指出:「「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我和其他一些知識分子一樣,開始覺得有些地方太高、太玄,簡直不可思議。但是,我沒有因為幾句話、幾個地方弄不明白或覺得太玄,就起了懷疑、猶豫之心,乃至抵觸情緒,從而放棄已經送到眼前的、萬古難遇的機緣。我當時換了一個角度想問題:我雖然在常人社會中有一點成就,可是在更高深的領域裏,我一無所知。我不能用我膚淺的知識對未知領域妄下斷言。既然李老師講出的高深的道理我還不能完全理解,可是我認為「真善忍」這三個字好,我就先按這三個字起步去做吧!所以我就一邊聽法看書,一邊開始煉功,很快就學進去了,而且越學越能理解老師講的法理,到第五期班時,我已基本上徹底轉換了觀念,並決定堅修法輪大法。我從思想上根本地扭轉過來了,李老師就給了我很多很多,在第五期班上以及隨後不長的學法煉功中,我身上一些多年不癒的老頑症奇蹟般的好了。如果我當時用第一種方式去對待大法,因對幾句話或幾個名詞有疑問就自以為是地懷疑大法,有緣而不悟,那麼我可能至今還陷在常人的泥坑中不能自拔。

二、不執於求,才能學法得法

一些知識分子學大法,就像李老師所說的:「就是把大法當作常人中學習理論著作的方法來學......,這對於修煉者的提高是有阻礙的」。我開始也走過這樣的彎路,認為要把老師在大法中講述的高深的內涵都要字裏行間弄明白了才能往下學。如甚麼是宇宙成住壞,甚麼是空,甚麼是單元世界等,座談時大家爭論得很激烈,有的學員甚至提出要寫信給李老師,請求解釋得清楚些。看到有的老學員在看其它一些方面的參考書,我也保留了一些,有時還翻一翻。通過學法提高,同時在李老師的點化下,我終於明白了這樣學法不行。老師這部大法是結合著各個層次、甚至是無比高的法在講,有的東西暫時不明白是因為層次不夠,你修煉提高了不就明白了嗎?於是我果斷地放下架子、面子,放下探求知識的執著,並在反覆通讀大法的基礎上,開始背書,採用不執於求的態度去學法,我越來越強烈地感受到真正學法得法,身心不斷昇華的玄妙境界。

三、向內去修,才能勇猛精進

在常人社會中我是一個小有名氣的專家教授,又是在得到國家成果獎後走上院長領導崗位的,所以免不了年輕氣盛、主觀武斷。我在院班子裏是最年輕的,其它成員資格都比我老。在我學大法以前,和一些成員關係比較緊張,由於爭鬥心、面子心放不下,處理問題分歧很大,而且在矛盾前都是埋怨指責對方,一度弄得很僵,曾經向上級訴苦,不想做院長了。後來學習了《轉法輪》中「業力的轉化」、「提高心性」等章節後,才真正開始明白我們這個法門要在各種磨難、各種矛盾中去自己各種不好的執著心和慾望。每個不好的心都要放下,沒有甚麼常人中那種以功補過,甚麼三七開等等。所以真正開始向內去找,一步一步地去檢查自己不符合真善忍的言行和爭鬥心,一件事一件事地去忍。開始忍得很難受,這裏面經歷了許多刺激心靈的磨煉和一次次摔跟頭摔過來了,才慢慢地能夠做到不動心,平平靜靜地忍,心態真正變得祥和起來,不知不覺能夠在處理問題時考慮對方,由於我的這顆心放下了,所以整個班子的氣氛也祥和起來,在領導班子討論問題,做甚麼決定時,我充份尊重每一位成員,儘量不去主觀拍板,而是發揮民主決策,順其自然。以前我對誰都不放心,大小事都想包攬,都想說了算,整天忙忙碌碌,但由於帶著不好的心,結果適得其反,往往吃力不討好。修煉大法後放下不好的執著心,不僅從許多瑣碎事中解脫出來,能夠騰出許多時間來學法和從事科研教學工作,還使班子團結增強了,氣氛祥和了,有了凝聚力,領導全院師生辦成辦好了許多事情,幾次受到學校表揚,還被評為省文明單位。

四、放下常人之心,才能不隨波逐流

李老師告訴我們:「我們這一法門,在常人中修煉的這一部份,要求就在常人社會中修煉,最大限度地保持著和常人一樣,」隨著學法的深入,我對自己如何在常人中維持最大限度的生活與工作狀態進行了思考。我認為作為一名修煉者時刻都要保持一顆向上的心,以修煉者的標準要求自己,這樣才不致於在常人社會中隨波逐流;但同時還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會的狀態,在任何環境中都要做好。修煉法輪大法以來,我把作為一個學院院長幾乎每隔幾天或天天都可碰上的吃吃喝喝、唱唱跳跳、吹牛拉關係、收禮送禮等常人熱衷的那一套逐漸都放下了,省下來的這些業餘時間我主要用來學法或做一些白天沒做完的本職工作。一年多過去了,我沒有隨波逐流,有沒有影響我做好院長工作呢?沒有。有的事反而做得更好。為甚麼呢?因為大家感受到一個真誠、善良、大公無私、辦事公平合理的領導比一個吃吃喝喝、拉幫結派、自私自利的領導更好更重要。同時我總結了在修煉大法前後自己和單位經歷的一些大事和要事,成功與否,確實不都是靠吃吃喝喝、爭爭鬥鬥得來的,都是有因緣關係的。當我放下各種不好的執著心順其自然去做時,往往是無所求而自得,該辦成的自然辦得很好。舉個例子:我是學校職稱評委會成員和自然科學基金評委,要知道,高校教師申請晉升職稱和申請項目經費競爭是很激烈的;在修煉大法前,每次評審時為了幫助自己單位的老師尤其是關係好一些的、給自己送禮的人達到目的,一到評審期都忙得不亦樂乎,上竄下跳,找這找那,甚至會有意無意地去傷害別人,幾天睡不好覺。95年評審期,我按修煉人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不搞地下活動,不傷害任何人;同時勸說本單位教師把工作做在平時,材料搞好就順其自然,不要到處去請客送禮,勾心鬥角,我自己更是決不收一份禮。我懷著一顆平靜的心參加評審,結果是:不爭不鬥,順其自然,我院晉升高級職稱人數在全校各院系中是最多的;省基金評審結果:我參加評審的學科項目中本院教師命中率也是全校最高單位之一。

修煉以來,我努力按「真善忍」行事,以慈善、祥和之心待人,身心昇華了,工作更出色了。我的轉變也使很多人看到了大法的威力,從而加入修煉者的行列。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