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正視惡人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七月七日】二零零零年年底,我在北京一個功友家交流時,被抓至派出所。在那裏,警察讓我們面對著牆站。我說我們不是犯人,你們不能這樣要求我們,並堅決抵制。這時幾名警察將我拉到大門外,打算把我銬在室外。我強烈的抵制,他們就說不行,這裏不能銬,把她銬在外面那棵樹下。我仍然強烈的抵制。他們一看又說不行,還是把她放在地上坐著吧。

這時他們要脫掉我的大衣,當時北京天氣很冷,他們說要把我脫的只剩單衣放在外面受凍。我仍然是拼死不從。雖然他們有五、六個大漢,累的氣喘,也始終無法得逞。這時,又有個警察說要對我搜身。當時我就斥責他們說:「你們不要打著搜身的幌子,妄想來耍流氓。」它們就說:「我們有規定,有兩、三個人在場,就可以這樣做。」我繼續斥道:「只要你們敢動我一下,我就會大聲的把你們的這種流氓行為喊出來,告訴所有的人,讓他們都來看看你們這些警察的沒有人性的所做所為。」我的一身正氣震懾了邪惡,他們只好放棄了所有的努力,把我單獨雙手朝後銬著,讓我坐在外面地上,直到提審我。

當他們提審時,我一句話也不說,僵持了很久,他們又只好放棄了努力。第二天早上,我們要上廁所,開始他們不允許,我們又據理力爭,說這是我們的權利,你們沒權這樣做,他們只好讓步。等到上午又將我和另一位女大法弟子轉到另一個派出所。在那裏,他們又繼續輪流審問,仍然沒有得到任何結果。這時他們又邪惡的威逼說:「你再不說就讓你上老虎凳!」當時我心裏沒有絲毫恐懼,但我語氣更加嚴厲的說:「你們自己看看你們的做法和當年的渣滓洞有甚麼不同。用如此殘酷的手段,去對付這些心懷『真、善、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善良的百姓,你們的良心到哪裏去了?我真不敢相信,這是人民警察說的話。」這警察一時無語,對別的警察說:「她說的話卡住我的脖子了,我不能說話了。」

接著他們就採取車輪戰,不停的換人來審。最後他們沒有耐性了,要將我兩個手銬在暖氣片上,我堅決不從。他們銬了我一個手後,拿來的其它手銬全是壞的。這警察說:「看來你還真沒有銬兩個手的命。」然後又逼我說,「如果再不說,就把你往死裏打!」當時我心裏很平靜,對於生死已無所畏懼,我平靜的說:「死並不可怕,對一個人來說,像我這樣被你們折磨,真是生不如死,已經毫無做人的尊嚴。我不明白你們為甚麼讓那些殺人放火的壞人逍遙法外,卻把主要精力都用來對付我們這些用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著自己,道德高尚的人,而且手段如此邪惡?」誰知這些警察卻不知羞恥的說:「是又怎麼樣?」我說:「哎!這話可是出自作為職能部門的人說出來的話,簡直是給這個國家丟臉,你們敢對你們說的話負責嗎?!」

此時,他們已經黔驢技窮了,沒有辦法了,而且態度也轉變了,說不再管我了。就這樣,我被關四十八小時後,他們把我放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