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時刻刻做一個神


【明慧網2001年6月17日】在師父的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發表之前,網上就有很多同修談到了用功能參與正法的體會(如《泰山頂上的法會》等),當時讀後覺得悟得也有道理,但不知為甚麼就是不願去做,甚至隱約覺得這樣做能有用嗎?現在看來,是沒有走出人的殼,時時刻刻都在用"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警言》)來思考問題,沒有"從內心認識到法"(《警言》)。學習了師父的經文後,覺得自己悟性怎麼那麼差,於是每次在網上看到國內同修被迫害時都發正念讓那些迫害法的人間敗類遭報,學法前發正念讓國內被關押的同修也能聽到法。後來學習了師父在2001年加拿大法會上的講法,開始煉功前和同修一起發正念,看過明慧網《發正念》的通知後,無論走路、吃飯,一有時間就發正念。於是覺得自己在國外,用功能參與正法只能做到這一步了。直到後來發生的一件事,才讓我認識到先前的那些觀念實際上還在人中。

那天和往常一樣,接一位同修去領館前煉功,在路上她說她昨天不知怎的,就想把拴在領館柵欄上誣蔑大法的橫幅摘下來。但是,領館前過往的車輛很多,總不能讓它在這裏毒害眾生,又視而不見吧。聽她這麼一說,我感到渾身猛地一震。大約一個多月前,領館中極個別的不務正業的邪惡之徒對我們天天在外面煉功、洪法不再視而不見,正對著我們放了一個錄音機,大音量天天循環播放誣蔑大法的節目。又用兩根棍兒支起一個誣蔑大法的橫幅,棍子綁在柵欄上,橫幅被高高支起,非常顯眼。於是我們也把大法的橫幅舉起來,擋住領館的橫幅。但大家心裏都覺得很彆扭,畢竟我們不能一天24小時在這裏,領館的橫幅卻一天24小時不間斷的放毒。可是好像也沒有甚麼更好的辦法,於是就這樣一直到現在。剛才聽同修一說,我猛然驚醒:我們天天發正念清除三界內的邪惡,為甚麼對身邊的邪惡卻無動於衷,不用正念去鏟除呢?為甚麼在遇到問題時,我們不用神的一面去對待,而老是陷入人的思維中,試圖用人的辦法解決問題呢?說白了,那不還是想做人嗎?

到領館後我和幾位同修談了自己的看法,好像沒有引起他們的重視。於是我就在集體發正念後,面對領館的橫幅站定,發出正念讓撐著橫幅的木棍立即折斷,不允許它再在這裏放毒。然後甚麼也沒想,站到一旁打大法的橫幅。就在這時,一陣勁風吹過,我牢牢地抓緊橫幅,難以站穩。突然間只聽見"喀嚓"一聲,我還在想甚麼東西斷了,一位同修指著領館的橫幅說:"大家看,斷了!"我回頭一看,一根兩個手指粗的木棍已經折斷,誣蔑大法的橫幅有氣無力的耷拉著,根本看不清楚了。我深感大法的威力,悟到如果早走出人來,用正念對待,這個橫幅就不會掛這麼長時間了。

後來去領館前煉功,發現邪惡的橫幅又被掛了起來。這次我便不再猶豫,立即發出正念讓它下來,而且以後誰也掛不上去。晚上去集體學法路過領館一看,橫幅已經沒了。 於是,我悟到我們應該把自己當成一個神,時時刻刻用神的思維方式考慮問題。 後來打印師父經文時打印機突然壞了,我便立即靜下來發正念,清除控制打印機的邪惡因素,再一試果然好了。現在我已悟到,我們遇到問題先找自己,如果不是心性上的問題,就應該馬上意識到有邪惡勢力在干擾,同時發出正念,鏟除邪惡,在正法修煉中走好最後一步。

個人體悟,不當之處還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