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擺脫邪惡的追捕


【明慧網2001年6月6日】由於放心不下一直由婆婆照看小孩,想到快到農忙季節了,為了減輕他們的負擔,所以我到婆家把小孩接回來。5月26日晚剛送小孩回家吃晚飯,就有三個警察找上門來了。當時我的腦子嗡的一下,怎麼辦呢?後來我媽才說出實情,他們利用哄小孩的手段取得了我父母的信任,只要找到我回來,就可以放我的兩個妹妹出來(兩個妹妹也關在裏面)。他們揚言用人頭擔保絕不關押我,只要寫了三書就可以了。我知道這是一個圈套。我悟到:不能就這樣給他們帶走。師父在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說了「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

我一直想找機會逃離這個家,我見三個警察都進客廳去了,我一看時機來了,我想翻牆逃走,可被我母親拉了回來,我只好進到廚房等待時機。這時家裏人又用親情打動我,讓我去跟警察承認錯誤,我不為之所動。後來楊姓和李姓兩個警察自己親自到廚房叫我,當時我已來不及躲了,只好坦然面對。他們叫我去公安局了解一些情況,我以小孩太小,天又晚了為藉口就推托了。他們只好說:「市裏的公安已在路上,我們還有事先走了,你在家等他們來。」就這樣他們走了。機會終於來了,我取了東西就往外走,這時我母親又上來拉我,不給我開門鎖,我父親也跑過來拉我,又一次逃跑失敗。我心裏想為甚麼兩次闖關都失敗呢?為甚麼阻止我的都是我的親生父母啊?他們已經被魔利用了,還站在邪惡者一邊替魔說話。關鍵是自己的心不夠純淨,還有放不下的情,否則就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這時師父《苦其心志》中的「關關都得闖,處處都是魔」湧現在我的腦海。我想無論如何一定要離開這裏。這次我只拿了一把雨傘(因外面下雨)就走,誰也攔不住我,推開門頭也不回地朝附近的山上跑去,剛跑上一個小山坡回頭一看,有二十幾個邪惡之徒已經從後面追上來了,警鈴大作,周圍都有燈光向我靠攏。我有點慌了,萬一給他們抓住怎麼辦?但到了這時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光著腳拼命連跑帶爬,因為剛下過雨路上很滑,而且又是晚上經常摔倒,氣都喘不過來了。這時我發現前面有很多像瑩火蟲的亮點在前面引路,我感受到師父的慈悲,也增強了我的信念。有師在、有法在,不用怕,人是追不上神的。

顧不上身體的疼痛繼續跑,實在跑不動了,就坐下來面對距我二百米左右的邪惡之徒發出正念:鏟除一切邪惡,絕不能被邪惡帶走。繼續向山頂跑,突然一腳落空了,翻進山溝去了,剛好有一棵樹擋住了我的身體才不致於出現危險。我再一次感到師父的慈悲。我又繼續向下滑,濃密的荊刺擋住去路,用手去分開,手腳都被劃破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發現有一個圓的坑,我聽聽周圍沒甚麼動靜,而且下起雨來了,估計他們也走了,我便坐在坑裏打坐,就這樣一直到天亮。

天亮後才發覺自己渾身是泥,手腳都是傷。忍著疼痛沿著小路向山下走去。這時我已分不出方向,又擔心那些人在路上封鎖不敢冒然前進,又在半山腰停了半天,直到下午才下山。走到山下已是傍晚時分,剛好碰上一位農婦在地裏幹活,看到我這樣很同情我,就把自己的鞋給了我,自己光著腳回家了,我感激地連聲說謝謝。恰好旁邊有一位看果園的伯伯,了解我的情況後熱心地帶我去吃飯,然後他們又用車拉我去市裏等車,我順利地攔到車離開那裏,逃出魔掌,找到功友,又溶入正法的洪流。

經過這次事情,我悟到由於自己放不下對親情的執著才讓魔鑽了空子,人為地加大魔難,如果不是師父慈悲,後果將不堪設想。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中說:「當然,形勢雖然還在好轉,可是邪惡還沒有最後除盡、還在表現,不能掉以輕心,還要繼續深入地做好我們應該做的事情,在圓滿這條路上真正地走好你的每一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