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新經文「甚麼是功能」聯想到的


【明慧網2001年6月22日】師父新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發表後,我反覆讀了好幾遍,深有體會。原來師父就把功能給我打開了,只是不會用,即使用了,也認為是一種巧合,其實這就在自己思想中形成一種障礙,影響正法。只有抱著純淨的心態發出的正念,才是有威力的。下面列舉幾例與同修共勉。

去年初,我被從看守所送到勞教所。在勞教所裏,我被分到伙坊勞動。伙坊人員複雜,環境惡劣,帶我們的管教與一個常人(盜竊犯)串通一氣,那個盜竊犯無論在勞動時,還是休息時,總是偷聽學員談話,然後向管教彙報,曾一度搞得伙坊氣氛緊張,環境惡劣。開始,我只是消極承受,度日如年。看著管教日趨囂張,魔難愈來愈大。後來,我在背師父《道法》經文時,師父說的「修煉的人畢竟不是常人,那麼本性的一面為甚麼不正法呢?」這句話在我腦子裏反覆出現。我想,怎麼用本性的一面正法呢?若能把盜竊犯清出伙坊,環境就會好起來的。對!把她清出伙坊,清出伙坊……。沒幾天,她做的壞事兒全敗露了,大家對她進行了揭批,大隊長給了她處分,並將其驅除出伙坊。事後,我感到驚奇,怎麼一想就好使呢。按理說,她不但是伙坊的老人,還是勞教所的「紅人」,一般人是動不了她的。後來,我與同修切磋,同修說可能是意念指揮功能的作用吧。

過兩天,帶我們勞動的那個管教一上班,發現自己的心腹被驅除出伙坊,十分惱火,魔性大發,啪啪摔門,用腳踹門,還罵我們,不許學員說話,午休時不讓上樓休息,搞疲勞戰術,聲稱要制垮我們,面對這個喪心病狂的惡警,豈能容忍?我與同修說:「如果她再猖狂下去,把她也清除出伙坊,叫她與盜竊犯同樣下場!」第四天,該管教在學員中挑逗事非,製造矛盾,被所長調出了伙坊。同修對我說:「你的意念真靈,心想事成。」此後,我看見那個盜竊犯在隔壁號裏整天坐板,哭喪著臉,很痛苦的樣子,我就想,「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夠善?如果她能改正錯誤,再回伙坊我也歡迎。」這次動念後,大約半個月,她又回伙坊了。真神奇!通過這件事我感到從心底發出的意念是有作用的。

去年八月,我走出勞教所。親朋好友看我時存入帳面一千多元錢,管理科不讓我支,說解教時再支。離所後不久,這筆錢被勞教所的一名工作人員給花了。我很不理解,心想:你也太黑了,偷花大法弟子的錢不會有好報的。不久,她突然做了大手術,在腹內摘出個大腫瘤,真是現世現報。

我從勞教所回來後,有的功友說,你們進勞教所的,都提高了層次;有的說,進勞教所的都是破壞大法的。一天早晨做飯時,功友們的話在我腦海裏反映得很強烈。回想起在勞教所的經歷,由於受邪惡勢力的干擾,一度導致邪悟,做出了對不起師父的事兒,從內心感到愧疚。自己就默默地對師父說:如果我是充當破壞大法來的魔,就請師父把我銷毀,寧願形神全滅,不讓我在宇宙中存在。又一想,師父的慈悲是洪大的,只要你修,就會度你。因為我並沒放棄修煉,那就請師父給我消大業,只剩一口氣能修就行。早飯過後,我駕駛摩托車行程大約40華里時,就在錯車的一瞬間,一下子摔倒在地上,昏過去了。我醒來後一看,被摩托車托出10多米遠,摔得滿臉是血。心想:沒事兒,這是師父給我消大業,在另外空間還了一條命。我滿臉的傷痕,有人說:這傷痕得過幾個伏天才能退下去。可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都退去了。熟悉我的人都感到神奇。我深知,煉功人和常人就是不一樣。

現在,我與同修們正在投入到這轟轟烈烈的宇宙正法當中,每天都在發正念銷毀邪惡。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