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助我走出魔窟


【明慧網2001年7月4日】4月11日晚8點多鐘,十多個公安包圍了我們廣州銀定塘的出租屋。當時屋內有手提電腦一台,速印機一台,打印機二台和大量的大法真相資料。

我們五位大法弟子當晚被帶到興華街派出所。我問自己:為甚麼我會到這裏來呢?「歷盡萬般苦,兩腳踏千魔;立掌乾坤震,橫空立巨佛。」「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既然我來到這魔窟那我就把這裏的魔除掉。

問我話的惡警很生氣,因為他連我的姓名和地址都沒問出來,他就向另一惡警抱怨:唉!問了半天連她的姓名地址都不知道。那惡警就用廣州話說:她不說就打她。這惡警趕快說:她能聽懂廣州話的。大概在晚上12點左右,派出所抓了個十多歲的小偷在一旁問話,問小偷話的惡警就開始罵師父,我轉過臉去嚴肅地正告他別罵師父和大法,否則對他不好。他不聽繼續罵,罵了一會見我沒理他就對小偷說:怎麼樣?搞定她,你今晚搞定她今晚就放你,有沒有把握?我心理很平靜,我知道就是真的這樣了也不會讓我說出哪怕一點點他們想知道的東西,更不會讓我放棄我的信仰。只覺得他們太邪惡、太骯髒,身為警務人員竟然縱容犯人作奸犯科,這就是人民的警察?!那惡警又把小偷帶到我面前,小偷低著頭說:我不敢。

我被銬在同修阿香的那間置留室的門上,正好對著走廊。他們把同修阿雄帶到一個房間,過了一會兒一惡警到另一間房找了一條一寸多粗的鐵棒,一米多長。然後就聽到拍桌子聲、打耳光的聲音、金屬打到桌子、凳子上的聲音……過了很久610的人才把阿雄帶到了另一間置留室,兩個保安就在離我一米遠的地方看了我們一夜。

第二天早上他們把我銬到緊挨廁所關阿雄房間的門上,上午又有兩個大法弟子被蹲坑的惡警帶來了,邪惡之徒怕我們互相說話就把他們帶到別處去了。我見到了阿雄,他告訴我,惡警用鐵棒打他胸部、腹部和腿,還用火燒他的頭髮。只見他右額邊的頭髮被燒掉一片。

晚上,有一保安見我站了一天一夜就給了一張凳子給我,可坐下沒到十分鐘,銬著的那隻手就又涼又麻,只好又站起來揉揉。我心說:昨晚沒機會,今晚得走了。我試著去脫手銬,結果脫不了,我說:沒事,可能時候沒到吧,到時請師父點化我。

610的人又來了,為首的一個過來對阿雄說:你就好好地把事情說清楚了,甚麼事都沒有,不要甚麼都不說,這樣你們付出會很大的。說完又拍了拍我的肩說:你也一樣。我聽了這話就想起網上寫的那些邪惡的暴行,心裏有點擔心自己能否承受得了,這時我想起師父說:「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得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得去。」心裏就說:師父,我一定要過這一關,請師父加持,大不了就是死在這兒,也沒甚麼,可我為甚麼一定要死呢?不能死!師父都不承認這些邪惡勢力所安排的這一切,既然師父都不承認了那我也不承認,既然我也不承認那就不存在甚麼關了。我更加清楚我該離開這了。610的人又把阿雄帶走了,接著又聽到打人聲,打耳光聲、碰撞聲夾雜著吆喝聲……

一個6-7歲的小孩因迷路被帶來了,小孩把名字、地址、電話號碼都說了也寫給了保安,完了就往外走,保安往回拽他並開始打他,但他又怕我看到就把小男孩拖進房間關上門來打,小孩就拼命哭。一個警察走進了廁所,我想機會來了。這時阿香也叫我說:快走啊!我趕緊脫手銬,脫了一半脫不了了。我心裏說:不管它,師父幫我!再用力一脫手就出來了,我順手把阿香的門開了,我們牽著手就往外跑。因為派出所的大門是用玻璃做的,我們差點撞上,用手抵住門才把腳步停住。值班的警察正在玩遊戲機,抬頭看了我們一眼又低下頭沒理我們。可能是因為站了一天一夜又沒吃沒喝的緣故,我的腿發軟,老往前要跪下,我提醒自己一定要堅持跑下去,一定要離開這裏!

我們身無分文,坐上一輛摩托車去同修家,走了一段路司機告訴我們他的車不能去那裏,因為那裏查車很嚴。但我們又沒錢付車費只好對他說:大哥,我們是煉法輪功的,剛跑出來,沒錢。那司機嘆口氣說:好吧,你們走吧。這樣我們又叫了一輛出租車安全地離開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