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選擇了真善忍


【明慧網2001年7月21日】我生於貧農家庭。走上工作崗位後,我立志要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後來又經過多年苦苦奮鬥,成為一名縣處級幹部。但此時的我已多種疾病纏身,工作力不從心,經常往醫院跑。後經專家確診,患婦科腫瘤。因腫瘤較硬,醫生建議做血液化驗分析,來鑑別是惡性還是良性。在等待化驗結果的日子裏,我焦慮不安,幾乎無法入眠,思緒萬千。想那正讀書的孩子還沒成家立業,我若撒手塵寰,丈夫可以再娶,孩子怎麼辦?面對可能的死亡我充滿恐懼和悲傷。痛苦中,我第一次認真地思索人生的意義何在?生老病死,人生難以抗拒。生就意味著死,那人生究竟有何意義?我百思不得其解,甚至痛恨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上,承受這些煎熬和死亡威脅的痛苦。

還好,血液化驗結果未發現異常。隨即開始了藥物治療並按醫生的要求定期去醫院複查。治療幾個月,腫瘤越來越大,生長迅速,為防止癌變,專家建議做切除手術。

一日,我很苦楚地和朋友談起病情。朋友說,你活得太累,你看看《轉法輪》,就知道人為甚麼得病,為甚麼痛苦。苦於病魔,而且朋友盛情難卻,我終於平靜地捧起了《轉法輪》……一氣呵成,時而疑問,時而贊同,時而平靜,時而驚奇……次日我告訴朋友,書已看完,中心思想說的是宇宙特性真善忍。朋友說,繼續通讀,收穫自在其中。朋友是學法的先行者,我自然按其指點去做。幾日之後,例行到醫院做B超檢查,醫生告訴我腫瘤小了,不用手術了。我心頭一震,醫生為我治療數月,越治越大。而只讀了幾天《轉法輪》腫瘤就小了,真是不可思議。過去朋友曾再三向我弘法,我都沒往心裏去,這次親身領略後,我不再遲疑,從此走入了大法修煉行列。很快,以往的周身不適、神經衰弱等症狀都一併消失。人從此變得精力充沛。過去我脾氣不好,有時因一點小事和親人朋友發火,說話尖刻,從不考慮別人的感受。學法後,明白了做人的道理,用真善忍約束自己,壞脾氣改好了。丈夫說:結婚18年,我一直受壓迫,是法輪大法讓我獲得了解放。孩子說,媽媽煉功後對爸爸太好了。一家人其樂融融。過去時常有貪佔之心,學法後,知道得到不該得的錢財會造業失德,自然也就管住了自己,面對不義之財善意謝絕。

不久,江澤民盜用黨中央的名義發出了「XX黨員不准修煉法輪功」的通知,領導讓我停止煉功。我不明白,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讓煉。領導說,XX黨主張無神論,你們煉功屬於有神論。作為XX黨員、機關幹部你要和黨中央保持一致,這關係到你的前途。我過去經受病魔折磨,苦不堪言。要知道,沒有好的身體,就沒有甚麼事業前途可言。修煉法輪功不但讓我身體好,還讓我道德回升,我不能輕言放棄。於是我選擇了煉功。我想這麼好的功法,使上億人身心健康,於國於民都有利,為甚麼不煉呢?

可是兩年來,江澤民等當權者對法輪功的迫害逐步升級,250多名大法弟子被奪去生命;18名女大法弟子被馬三家勞教所惡警扒光衣服投進男刑事犯牢房遭強姦;眾多的大法弟子被迫流離失所;無數個修煉者家庭妻離子散;幾萬名大法弟子被投進監獄、勞教所......有的屢遭酷刑;有的女大法弟子被流氓成性的惡警凌辱;警察可以隨便到大法弟子家抄家、騷擾......我震驚了。這一切一切,超過了文化大革命。在中國9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容不下以真善忍為準則、受世人稱讚的煉功者!

我學法後得知,宇宙中萬事萬物,包括地球和人的生命,皆由佛法開創和給予的。地球只不過是浩瀚宇宙中的一個粒子,人是宇宙中最低一層生命,高於人類的高級生命比比皆是。法輪大法在人類道德淪喪之時,告訴人宇宙的法理和修佛修道的方法。如果人修煉同化大法,就能成為高級生命。法輪大法自1992年在中國傳播以來,已使千千萬萬修煉者身心健康,道德回升。在修煉法輪功的人群中,沒有暴力,沒有腐敗等不良行為,成為人間唯一的淨土。這本身就是一個神跡,是佛光普照的一個明證。

可憐的中華民族啊,幾千年飽經風霜,歷經磨難,人們始終在正義與邪惡的較量中分辨著、選擇著,一代一代。而如今眾多有緣之士已經踏上修煉的征程,神跡已經展現在人們面前。大法弟子今天的高尚之舉與痛苦承受,正是為了喚醒人們的良知與覺悟。作為一名炎黃子孫、中華公民,我希望華夏大地昌盛,不再飢貧。而只有讓失落的道德回升,才能擁有真正的福份。而謗佛害佛,必招來天災人禍。現在,上蒼已經給了人們以警示,如不停止迫害法輪功,我們的民族會災難無窮。

我與法輪大法創始人素昧平生,從未見過面。兩年來一本《轉法輪》教我向善做好人,為我淨化身體和靈魂,使我由衷地感到了神佛的慈悲與苦度,佛法的玄奧與精深。回憶過去40多年的人生歷程,我活得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20多年的黨內生活,是是非非,反反復復,讓我茫然。2年多的法輪大法修煉,讓我在迷茫中幡然覺醒,找到了人生的正確航線。人各有志,作為人類的一員我有權做出自己的選擇:今天,我要告訴世人和上蒼,真善忍是我永遠不變不悔的選擇。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