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德在我身上的體現

【明慧網2001年7月13日】 我是一名小學六年級學生,今年14歲,1994年我患上了嚴重的頭痛病,訪遍了名醫,吃遍了名藥,受盡了痛苦,花錢兩萬多元,病也沒治好。迫不得已,我只好休學。休學後精神和身體都已接近崩潰的邊緣,爸媽看著我痛苦不堪的樣子也只是束手無策。

就在這絕望的時候,我有幸接觸了法輪大法,並於1996年6月16日開始修煉。我看了師父的講法錄像,第一次看錄像時身體反應就非常強烈,看第三講,第四講時兩天不吃不喝,看完錄像回到家裏整天躺著不動。老學員告訴說,真正修煉的人,師父會給淨化身體,淨化時身體會有一些反應,是好事。看五講那天早上就能吃東西了,而且我還驚喜地發現我的頭不痛了,能吃、能玩、一星期後還參加了輔導站組織的集體學法煉功活動。我從學法的第二天起就停了藥,沒吃一粒藥,病居然就好了,簡直太神了,當時我真是高興極了,太感謝師父了,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師父給了我們全家幸福。

我沒病了,又重返校園讀書。家裏人看在眼裏,樂在心裏。從此,我媽媽、姥姥、舅媽也參加了學法煉功。自我們學法煉功以來,人人都受益很大,這更堅定了我學法、弘法的信念。我在不斷的學法煉功中,悟性不斷提高,身體也不斷得到淨化,變得一天比一天結實。我知道了得病的原因是業力所致,只有修煉才能改變人生。做人的目的,就是要返本歸真。我有幸得到了法輪大法,我也要使更多的有緣之士得法,讓更多的人受益。

在別人眼裏我是個小孩子,可通過學法自己覺得長大了許多,懂得了許多法理。我在班裏當衛生班長,經常早到校,遲放學,為搞好衛生,自己經常一個人掃地撿廢紙,有時剛掃乾淨就又有人給弄髒了,我就再清掃。在我的努力工作下,班級衛生工作有很大好轉。在日常生活中,會遇到心性的考驗。有時個別同學無故罵我,或惡作劇,故意往我身上洒水,往我腳上、鞋上澆水,甚至有一次同學捉弄我,他們見我不反抗就用打火機燒我的頭髮。我做到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沒有害怕,也不覺疼。我沒有因為受苦受氣而苦惱,而是坦然處之,因為我是一個修煉的人。

我們學校轉來一位女同學,她爸媽都已去世,她和殘疾的姑父母生活,條件很艱苦。學校號召全校師生獻愛心,幫助她。當時我們家的條件也並不好,但我想起師父說:「善,就是修出慈悲心,看眾生都苦。」我很同情弱者,也願意幫助別人,於是我向媽媽要了15元錢,又把自己節省的早點錢25元全部拿出一同交給了班主任老師。因為同學一般每人只交1元,有的同學得知我捐40元時,就諷刺說:「你是不是有病?少交5元請咱吃雪糕多好。」我聽了,也沒動心。

修煉後,我先後被校、鎮、縣、市多次評為「三好學生」、「優秀少先隊員」、「優秀學生幹部」。當得到這些獎勵時,我堂堂正正地告訴學校,這都是因為我修煉法輪佛法以後,我的心性提高了才能做到的,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德在我身上的體現。是師父的大法救了我,並且教給我法理,使我學會了用超常的理來要求自己。今後我更要好好學法,同化「真、善、忍」,在修煉的道路上堅定不移地走下去,直至功成圓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